第14版:湘江周刊·悦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 奋力谱写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湖南新篇章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2020年10月23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的主体性的彰显
——观易江波《眷恋》有感

    袁龙

    终于见到易江波先生的摄影作品珍藏集《眷恋》了!

    从邵阳学院组织部部长任上退休后,易先生就告诉我,他要把这些年来拍摄的照片整理成一本集子,算是对自己业余爱好的一个总结。这本作品集四月份在湖南大学出版社出版后,正值新冠疫情肆虐。我说快递给我即可,但他却等到疫情好转学校开学,才当面交给我。这种当面赠书的仪式感足见他对自己这本集子的珍视。

    这本集子收录的照片,定格了岁月的瞬间,也展示了他作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对摄影艺术的理解和审美追求。

    摄影是一门技术,也是一门艺术。作为一门技术,摄影的出现曾让画家有危机感,因为照片可以比绘画更加真实反映对象,尤其是数码相机出现后,像素的提升和图片后期处理技术的多样化,让照片的光影变化更为丰富。但作为一门艺术,摄影即使有科学技术加持,仍需遵循美的原则——镜头前后,人的主体性必须得到彰显。

    从《眷恋》收集的102幅作品来看,易江波先生十分重视人的主体性的表现。

    摄影艺术对人的主体性最直接的表现是人像摄影。人像摄影分为单人摄影和群像摄影。易江波先生的单人摄影善于抓住人物侧影或背影,使之与人物所处的环境融为一体。《晨之物语》中挑着一担衣服去河边浣洗的少妇、《古寨岁月》中挑着一担茅草的男人、《捕》中撒网打鱼的渔夫等人物皆与周围的环境相得益彰,凸显出特定环境中的人物形象。他还善于正面抓拍人物的神情,表现人物内心的情感。《儿子生了》中得知儿子出生喜讯后眉开眼笑的男子、《侗妹出嫁》中大喜之日眉眼含笑接电话的侗妹、《赶集》中接电话时会心一笑的挑担妇女等,皆是从正面抓拍人物的表情,展现人物内心情感。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他拍摄的很多单人照中,手机是一个很有意味的道具。因为人物接打电话时露出的不同表情与电话那头的人有关,有限的照片内容便有了引人遐想的空间。

    群像摄影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像摄影。在《眷恋》中,易江波表现祖孙二人群像的作品比较多,《和爷爷赶鹅》《祖孙俩》《幸福祖孙》等作品都是反映祖孙二人相处时的温馨画面。从人物的服饰上看,不仅有邵阳地区花瑶的祖孙群像,也有侗族、苗族、藏族等少数民族的祖孙群像。其他群像摄影如《喜事》《瑶乡雪韵》《瑶山春》等作品注重反映花瑶日常生活和民俗;《福到苗家》《芦笙欢歌》《穷追猛赶》等作品反映的是苗族的生活习俗;《侗乡泥人节》《侗族大歌表演》等作品反映侗族的传统文化;《马队》《进城》反映藏族同胞的日常生活。这些群像作品反映出易江波先生的摄影取材比较关注少数民族同胞,聚焦于少数民族的日常生活、民族习俗和留守儿童问题,体现出他用镜头反映少数民族文化、记录时代变迁的责任担当。

    环境是人生存活动的空间,包括自然环境与人文环境。易江波的环境摄影更多的是人文环境摄影。《瑶乡雪韵》系列、《苗寨古居》、《夕照双清亭》等作品将镜头对准吊脚楼、亭台、鼓楼、桥、四合院等建筑。这些人文环境摄影作品并不直接表现人,但建筑本身就是人的主体能动性的产物,换言之,这些作品间接表现出人的主体性。而自然环境摄影作品,如《蜓恋残荷》《觅食》《黄昏鸟归林》等,虽然在镜头前并无人这一万物灵长或者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的存在,但在镜头后,易江波个人的审美情趣,如对中国水墨画韵的追求、对山水田园淡泊自然的神往、对祖国江山如此多娇的赞美等,都通过作品表现出来。

    易江波的摄影作品里,始终是有人的,在他的镜头前后,我们可以看到人的主体性的彰显。

    (《眷恋》 易江波著 湖南大学出版社出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证 湘B2-2008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