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深读·要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旧版数据
2020年08月06日 星期四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脱贫路上,一群不屈的身影
——石门县西北山区4位残疾人的励志故事
7月22日,石门县壶瓶山镇长岭村,王均尾(右)搀扶着哥哥王均波前往养猪场。 湖南日报记者 唐俊 摄
7月21日,石门县所街乡麻纳峪村,何儒家靠手持“木马脚”行走。
湖南日报记者 唐俊 摄
下图:7月23日,石门县三圣乡毛坪村,刘湘稳将辣椒递给直播的曾宏杰品尝。
湖南日报记者 唐俊 摄
观看视频请扫二维码

    湖南日报记者 周勇军 姜鸿丽

    见习记者 凌鑫 通讯员 李飞 周伟

    向贫困宣战,是中国大地上进行的又一场伟大的人民战争。

    7月底,记者在石门县西北山区釆访了4位残疾人,他们曲折而生动的脱贫致富的故事,便是这个宏大战场的鲜活一角。

    “瓷娃娃”微店带富众乡亲

    7月29日,记者来到石门县三圣乡白临桥村曾宏杰家。他父亲告诉我们,一大早,他妈妈郑继红就抱着曾宏杰,到相邻的毛坪村刘湘稳家拍小视频去了。

    一个“抱”字,勾起了记者的好奇。

    记者赶到毛坪村时,刘湘稳夫妇正在堂屋里忙着制作纯手工豌豆酱。曾宏杰则用自拍杆一边拍摄,一边介绍。忙活完后,刘湘稳用小勺从盆里舀了点豌豆酱,放入曾宏杰嘴里,让他尝尝味道。郑继红望着满头大汗的曾宏杰,既心疼又高兴。刘湘稳妻子满是赞叹:“去年,曾宏杰帮我家在网上就销了2万瓶豌豆酱和麦酱,真的了不起!”

    这个“了不起的”曾宏杰,2岁时患上罕见的脆骨病,只能躺着,翻身时稍不注意就易骨折。今年21岁的他身高只有80厘米,体重不足10公斤,人称“瓷娃娃”。

    回到白临桥村,许多村民将手里拎来的、肩上挑来的马铃薯、苞谷、黄皮梨、腊肉、茶油等农产品,码放在坪里,有说有笑地等着曾宏杰验货。郑继红见状,赶紧将曾宏杰抱起,让他坐在一张小木椅上。曾宏杰熟练地支好自拍杆,身子伏在另一张方凳上,将这些农产品一一拍照,有的制成小视频。很快,这些山货就出现在曾宏杰的直播间。

    在一本记事本上,一组数据吸引了记者的眼球:土鸡蛋6万枚、小猪仔500头、酸藠头1000瓶、山胡椒油2000瓶、草鞋300双、蒿子粑粑8000个、麦酱1500瓶……

    “去年,曾宏杰为乡亲们销出去的农产品,就有400多万元,净赚40万元。受益的乡亲也算了笔账,曾宏杰卖出去的产品,利润比他们平时卖出去的高出20%。”村党总支书记游业滔介绍。

    交谈中,记者了解到曾宏杰坎坷的人生。他2岁时患上罕见的脆骨病,尽管父母起早贪黑,四处求医问药,但仍改变不了孩子永远长不大的现实。“瓷娃娃”,成了全家人心里的痛。

    随着年龄增长,曾宏杰对山外的世界产生了无限的好奇与憧憬。他父母咬牙买回一台电视机,让曾宏杰打发时间。谁知,天资聪颖的曾宏杰凭着声音和字幕,熟悉了很多汉字。上小学的弟弟,一张贴在墙上的拼音表,又让他掌握了拼音字母。大喜过望的父母,赶紧帮他买了台手机。曾宏杰从此“醉”入网络世界,敲字、拍照,玩起来比正常人还顺溜。

    2017年,白临桥村有返乡创业的大学生办起了淘宝店。曾宏杰也学着尝试,然而一个多月过去,却无人问津。就在曾宏杰一筹莫展时,邻村的网络达人谢光明找上门来。一番交流,谢光明被他不屈的眼神震撼了。回到家,谢光明连夜写了篇曾宏杰的励志故事,并把他的微信二维码发到微信群。第二天,曾宏杰的朋友圈暴增400多人。不久,就在网上销售了60多公斤土蜂蜜。

    从此,曾宏杰一发不可收拾。他用这两年赚来的10多万元,买了3台高档手机给父母、奖励去年考上县一中的弟弟,并为家里添置了空调、电冰箱和沙发。

    2018年,曾宏杰与志同道合的本乡青年李梦悌、宋圣银、游修文、廖伟一起,成立了湖南云谷农耕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并担任法人代表。公司成立伊始,正赶上柑橘上市,那年公司仅柑橘就销售10多万公斤,获得石门县首届“一县一品”柑橘电商扶贫创意大赛二等奖。去年,曾宏杰又被评为“常德最美扶贫人物”。

    如今,曾宏杰全家搬进了宽敞的新房,父亲还在他参股的一家黑猪养殖公司帮忙打理,一家人的生活过得甜甜蜜蜜。

    “木马脚”撑起一个幸福家

    7月29日,记者赶到所街乡麻纳峪村何儒家家时,已是落日时分。何儒家的大嫂杨秋春告诉我们,他外出收荒未归。记者就在其家新楼前的禾坪里坐下,与他的家人拉起了家常。

    讲起何儒家,他年迈的父亲不停抹泪。他父亲说:“6岁那年,儒家患了一种怪病,双腿膝盖钻心般疼痛,尽管我们背着他四处求医,他的双腿还是开始萎缩,再也无法行走。”

    停了一下,他父亲接着说:“儒家没上一天学,但生性勤快好学。为了帮衬家里,他从8岁起,就拜师学艺,修过钟表、电器,做过篾匠,打过三棒鼓,表演过土地戏。挣来的钱,儒家舍不得花,都补贴了家用。那时虽穷,但全家人其乐融融,最开心的是一家人听儒家拉二胡。”

    儒家的嫂子杨秋春快人快语,她忙完厨房里的活,也搬了把椅子坐下来,打开了话匣子:“27年前,我丈夫何儒星在山里烧木炭时,中毒倒在炭窑里。命虽保住了,但造成脑神经受损,生活自理能力差。那时,我感到天都塌了下来。上有年迈的公婆,下有两个年幼的女儿,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哟!就在绝望时,小叔子儒家拍着胸脯说:‘嫂子,别灰心丧气,这个家还有我呢!’这不,这些年两个女儿在她幺叔资助下,完成了学业,一个当上了医生,一个在常德市区工作,都成家立业了。再后来,土砖屋拆了,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楼房。这些钱,大都是儒家挣来的。”

    这时,何儒家驾着一辆三轮摩托,满载着荒货驶进了院子。车刚熄火,哥哥何儒星就迎了上去,把弟弟抱下驾驶室,然后将车上的荒货搬下车,分类打捆。

    看见记者,何儒家有些腼腆。他亮出一双布满老茧的手,说:“我以前是用双手爬着走,很不方便。后来,干脆自己做了副‘木马脚’撑着走,出行时不伤手,很实用。”

    说起何儒家这几十年的奋斗,村党总支书记李杰满是赞叹:“何儒家站着、坐着、躺着都不超过1米,可他不等、不靠、不要,硬是用一副‘木马脚’撑起了一个幸福的家!”

    应记者请求,何儒家拿出他那把心爱的二胡,拉了一曲《在希望的田野上》,乐声悠扬婉转,令人陶醉。

    肢残兄弟抱团奔小康

    在壶瓶山镇长岭村,每天都可看到肢残兄弟王均波、王均尾相互搀扶着,在猪栏里喂猪、在田地里耕作的身影。

    7月29日,记者沿着一条水泥村道,来到这对兄弟家。一位拄着拐杖的汉子,正站在坡上向远处眺望。镇党委副书记周伟介绍,这位就是失去左腿的王均波。

    王均波将记者带入厅房,解释道:“今天一大早,弟弟就搭车到镇里帮我卖猪仔去了。按理说,这个时辰该回来了。”

    一杯茶工夫,一辆农用三轮车驶进了庭院,从车上下来的正是王均尾。他接过哥哥递过来的凉茶,几大口就见了底。“哥,你猜,猪仔卖了多少钱?”“不知道。”“你想不到吧,15头猪仔,每头1500元,一共卖了22500元。”望着汗流浃背的弟弟,王均波连声道:“大热的天,兄弟你受累了。”

    “亲兄弟,明算账。”说这话的,是兄弟俩的父亲王胜南,“记者同志,我这两个儿子成家后,虽说自立门户,收入分账核算,但在养猪、销售上,特别是田土管理上却不分彼此,相互帮衬。这么多年,兄弟俩从未红过脸。”

    说起两个儿子,王胜南滔滔不绝:“那时候,家里穷,致富无门,兄弟俩只好外出打工。先是均尾做工时,右手被电机卷伤致残,至今钢板还没取出。后来均波在做陶瓷时,左大腿被卷扬机搅断,造成高位截肢。”

    “我当过多年的村民小组长,深知天不养懒汉这个理,鼓励两兄弟要自强。好在均波脑子灵泛,又见过世面。2007年,他开始养猪,虽经历了一些挫折,但总算摸索出了门道,年出栏生猪上百头,成为村里的致富能手。我和老伴住的楼房,比城里人的别墅还舒适。”王胜南说。

    “从2017年开始,均尾也养起了猪。在哥哥手把手指导下,当年就赚了8000多元。现在,他每年出栏生猪近50头,加上卖猪仔的收入,早就进入了小康。”王胜南说。

    长岭村党支部书记田祥燕对王均波、王均尾兄弟佩服不已:“按理说,这两兄弟都是残疾,享受优惠政策应当优先。然而,每当镇村要给予照顾时,都被他们谢绝了。”

    田祥燕接着说:“兄弟俩成为村里的致富典型后,没有忘记帮扶贫困群众。凡是自家母猪繁育的小猪仔,都平价卖给乡亲,从不多赚一分钱。王朝广是村里的贫困户,去年从兄弟俩手上进了10多头母猪后,今年已出栏猪仔12头,年底预计又可出栏猪仔60头、生猪100头。王朝广脱贫摘帽不用说,进入小康也是铁板钉钉的。像王朝广这样的贫困户,兄弟俩已帮扶了20多户。现在,村里有四分之三的农户靠养猪致富,进入了小康。”

    离开长岭村时,记者不由感叹,有这样一群不屈不挠的人为美好生活而奋斗,乡村的明天一定会更美更好。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证 湘B2-20080017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观察·要闻
   第05版:理论·智库
   第06版:要闻
   第07版:深读·要闻
   第08版:摄影
   第09版:市州新闻
   第10版:真抓实干在湖南
   第11版:时事聚焦
   第12版:时事·体育
脱贫路上,一群不屈的身影
湖南电网供电能力达极限
用我挥汗如雨 守你清凉一夏
罕见“镜面人”,手术“反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