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版:湘江周刊·悦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旧版数据
2020年03月20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在奇绝处追寻

    贺秋菊

    马笑泉文学起步比较早,诗歌、小说成果颇丰,尤其喜欢有挑战性的写作。最新出版的短篇小说集《回身集》从奇绝处追寻,彰显了渐入中年的马笑泉冷峻背后的厚重与饱满。

    《回身集》由《回身掌》《宗师的死亡方式》《直拳》《轻功考》《阴手》《女匪首》《赶尸三人组》和《水师的秘密》八个相对独立又有内在联系的故事组成。题材涉及到回身掌、直拳、轻功、阴手等多项武功绝技和赶尸、水师等民间法术。唯一没有这些绝技和法术的《女匪首》,也因主角独特的当家才能而成为传奇。

    这些绝技、法术有些虽已失传,但依然可以从追溯考究中找到蛛丝马迹,有些尚在传承中发展或进一步边缘化,有些则只是玄之又玄的民间传说。掌握这些绝技的人,多处在社会的边缘,或被社会所遗弃;追寻这些绝技和法术的人,也多处在社会的边缘。从绝技、法术和传奇故事中追寻,从边缘处的群体追寻,源自生长于湘楚大地的马笑泉对巫楚文化、湘中梅山文化精神内核的深刻领悟。他既能够较好地把握大时代的发展脉络,又能够对湘中地区的民间生活有精微的观察。熟练掌握传统章回小说、传奇小说叙述方式的他,也能够在当代的现实主义、表现主义、先锋派创作技巧中有所取舍。

    作者以转述者、旁观者和参与者三重身份进入作品,融入小说的故事之中,大大拓宽了文本的想象空间,丰富了小说的精神世界。因为作品有强大的核心力量为支撑,所有的折叠、转换变得自由灵巧。阅读这样的文本,就像是远远地审视那些姿态优美又不乏难度和爆发力的武术表演。

    《回身掌》的开篇“回来啦?”“回来了。”“坐。”像是两人的对话,又像是眼神的交流,还像是高手见面的气息较量。两个人,三句话,七个字,把现场的冷峻、凌厉表达得淋漓尽致。这让人想起马笑泉在自序里的话:“回身,是一个看似优雅和谦退的动作,但当中往往潜伏着果决与凌厉,接下来的一击可能立判输赢,甚至立见生死。”小说以第三人称展开全知全能的叙述,但又能明显感受到那个“我”的存在。“我”像是最终去天津的三师弟,又像是作者想表达的那个“我”,但作者以大量的对话巧妙地回避了这个问题。人物被折叠起来,显然更具张力。作为小说里的人物,三师弟在大师兄、二师弟的感召下会做出这样的命运性选择,而这又是作者对“我”的期待。

    《赶尸三人组》里主人公无聊透顶的生活,却因夜宵时偶然发现的像赶尸匠样的“黑黝黝的山峦”,突发强烈探寻欲望。对赶尸的追寻就像赶尸早已销声匿迹一样艰难,但越是艰难,越让人充满激情,欲望更加强烈,以致于最后做出巨大的牺牲,看到追寻者“脸上焕发着迷狂的光彩”。

    《轻功考》则是从在大学中文系担任讲师的表弟尹星的自杀开始追寻。对表弟极少的记忆和电脑里遗作的整理,还原了一个对轻功无限迷恋的表弟形象。追寻即迷恋。作者不觉间爱上了轻功运动,并决定终其一生考证轻功的存在。

    在奇绝处追寻,在追寻中见人生。马笑泉在自序中说,“既是选择,当有对错,但这对错不该由人物本身来判定。他们只是在某一刻彻底醒悟,然后,回身,以此承担各自的命运”。读马笑泉的小说,很容易感受到一种无法逃离的悲伤。就像读张承志《黑骏马》那些指向草原悲剧命运和沧桑过往的文字。创作《回身集》的马笑泉和《黑骏马》时的张承志应是同龄。也许,这是一个追寻人生命运并能有所得的年纪。

    (《回身集》 马笑泉著 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证 湘B2-20080017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
   第05版: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
   第06版:观点
   第07版: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
   第08版: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
   第09版:市州新闻
   第10版:时事·体育
   第11版:湘江周刊
   第12版:湘江周刊·湘韵
   第13版:湘江周刊·艺风
   第14版:湘江周刊·悦读
   第15版:市州观察
   第16版:时事
   第17版:10-15版12-13版中缝
历史这面照妖镜
电视艺术的系统性与开创性成果
走马观书
在奇绝处追寻
病毒肆虐及其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