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版:湘江周刊 湘韵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旧版数据
2019年05月24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若繁华,花期自来

    林小文

    一股花香悠悠飘来,花又开了。

    这是一种不知名的树,平日里默默无闻,却在冬末春初开出一树米粒大小的白花,盛况空前,每一枝、每一桠都团团簇簇,牵牵连连,毫不孤单,在绿叶衬托下,宁静而热烈,芬芳而内敛。一阵风儿吹过,空气都醉了。

    忽然,一阵“咚咚咚”的声响传来,原来人们在挥着利斧砍树的枝丫。

    “好端端的怎么要砍树?”

    “夏天蚊子多,这棵树长得太密,招蚊子。”大人头也不回。

    它只是自然地长大,有什么错吗?这句话堵在我心里。“被修理”之后的树似乎从一位丰盈健康的女子变成了一个干瘦多病的骨感妹,周身显露出参差的伤口,一处又一处惨白。当晚下了一场暴雨,我想,没了叶片遮护的树干,飞溅的泥浆一定使她浑身泥泞。

    第二天一早醒来,却是一个大晴天。我记起院中的树,趿拉着一双鞋,急急推门出去,咦?那树正精神抖擞地站在我面前,叶片是洗过的新绿,阳光给她镀上一层金黄。伤口处似乎有一层保护膜,在自我修复。“雨过天晴,又是一个新的开始”,阳光下,那树仿佛微笑着说。我重回书桌边,树的身姿恍在眼前,我心也沉静下来,似乎字里行间都藏着笑容与坚毅。

    我陪着树,树伴着我,我们在相伴的时间里大多是愉悦的,只是在每年落花时分,一地细瘦的残花总使我忍不住惆怅,夏荣冬枯的叶儿轮回反复,去而复来,我又为之惊喜,树啊,花开花落,荣枯相继,你在追求着什么?

    树儿长得更高了,又长得很茂盛了,我也跟着一起成长。繁重的学业,起伏的成绩编织成了我的生活大网,我深陷其中,越是在意,越是难以挣脱,我好久都没有好好欣赏、关注这棵树了。当这熟悉的花香又将我唤回到树下时,久别重逢的喜悦让我仔细端详着它。它又伸展出许多枝条,葱茏茂密,似乎在张开臂膊,袒露胸怀,迎接风雨烈日。地上已铺了好些落花,原来的伤口处长出了许多枝丫——伤口已不复存在。

    我欣喜,我惊诧,因为这树怎么看都是青春昂扬的模样,它身上没有风雨摧残的印记,也没有刀砍斧削的伤痕。是啊,花落了又如何?于它,这不过是一段旅程的结束,一场拼搏的开始,一时的失去不算什么,烈日与风雨也不过如此。花开繁华,却总有落下的一刻,与其苦苦计较得失,不如专心汲取养分。

    我若繁华,花期自来,这声音自枝叶间,也从我心底传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证 湘B2-20080017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砥砺奋进 精彩湖南
   第06版:观点·要闻
   第07版:要闻
   第08版:经济
   第09版:市州新闻
   第10版:新湖南 新作为
   第11版:理论·学习
   第12版:新湖南 新作为
   第13版:时事
   第14版:时事·文教
   第15版:时事
   第16版:体育·摄影
   第17版:湘江周刊
   第18版:湘江周刊 湘韵
   第19版:湘江周刊 艺风
   第20版:湘江周刊 悦读
乡村知道我的童年
我若繁华,花期自来
北疆春雨贵如金
母 亲
诗三首
会把树压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