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版:湘江周刊 悦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特别报道·观点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旧版数据
2018年05月11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亦庄亦谐 妙趣横生

    郭虹

    近日,作家、诗人戴希出版了他的第二部诗集《凝视》。戴希打破叙事文学和抒情文学的藩篱,寓理于事、寓情于景,事、景、情、理冶于一炉,有时令人遐思,有时叫人展颜,可谓亦庄亦谐,妙趣横生。

    说到“趣”,总让人觉得神秘而难于捕捉。其实“趣”是中国古典美学术语,泛指人们的审美理想及审美情趣,包括人们在审美过程中的趣尚、趣味以及对艺术美的认识、理解、要求等等。在具体作品中,它是一种将情景理高度熔铸而产生的艺术效果,是诗歌作品表现力、感染力和启示力的巧妙汇聚,是诗人和读者在思想、爱好、性情等方面形成的一种默契。一首诗有情并不难,难的是兼而有趣。

    这部诗集收录了戴希1992年以来十五年间发表的诗作共99首,其中不乏情趣盎然之作。那阳台上一叶一叶晾晒着的“乡情”,尽管我“凝神看她/如何卷起叶子的边缘”,“屏息听她/浅唱低吟蒸腾的心音”,可她“无论骄阳似火/无论秋风阵阵”,“都一样/葱郁如春”(《乡情》)。诗人化抽象为具象,将对故乡的情感化为一株植物。那“一叶挨一叶地/排上阳台/晾晒”的,就是诗人在记忆深处翻检与故乡有关的林林总总,这一连贯动作很细腻很轻柔。而接下来的“凝神看她”和“屏息听她”连续动作则很专注很深情,这些细节,不仅蕴含对故乡始终如一的热爱之情,更富有韵趣,从而使诗歌有了一种独特的风致。

    诗不排斥说理,但不能用抽象、直露的理语入诗,而要用具体生动、自然和谐的美的形象去表现一定的道理。所以,一首诗要说明一个道理也不难,难的是兼而有趣。比如《凝视》,集子以此为题,应该是有深意的。“我”无数次“长久地凝视/一块坚硬的石头”,并“固执地幻想/有朝一日/她也能绽放/芬芳美丽的花”,因此“我”“忽视了/一朵其实很美的花/亦在长久地凝视/那块铁一样的石头”,直到最后也变成了“一块冰凉的石头”。由于“我”带着某种虚妄的期待甚至痴守一份虚无,而忽视了身边的美好,等到这美好消失,“我”又以悼亡者的姿态去追忆——其实这也是一种有趣的人生。由于这种“趣”的存在,使作品中的“理”不生硬,也使诗歌要表现的人生具有某种喜剧的色彩。

    与以上二“趣”不同的是,戴希诗歌中还有一种“无理而妙”的奇趣。《一个人的生存状态》“有时是自己的脸/有时不是自己的脸/有时是自己的心/有时不是自己的心/有时说自己的话/有时不说自己的话/有时做自己的事/有时不做自己的事/有时坚守自己的位置/有时不坚守自己的位置/有时走自己的路/有时不走自己的路/有时发自己的光/有时不发自己的光/有时找得到自己/有时找不到自己/有时是自己/有时不是自己”。这种矛盾对立一种是有理,一种是无理。诗人以事理上的无理来艺术地表现情理上的有理,这就是古人所谓“无理而妙”。所谓“有趣味”的美妙之处,是指这些虽悖于物理却符合现实中人们真实的“生存状态”,所以,它妙就妙在“无理”。

    戴希对现实生活的审美感受和体验经过自我改造、提炼、熔铸而成“趣”,并将“趣”物化在诗歌中,从而形成了诗歌的独特的艺术趣味。 

    (《凝视》戴希 著 现代出版社出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证 湘B2-20080017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特别报道·观点
   第04版:要闻
   第05版:要闻
   第06版:经济·政治
   第07版:政治·文教
   第08版:市州新闻
   第09版:专题
   第10版:新湖南 新作为
   第11版:湘江周刊
   第12版:湘江周刊 湘韵
   第13版:湘江周刊 艺风
   第14版:湘江周刊 悦读
   第15版:时事·体育
   第16版:专题
为什么评点《三国演义》
慈母手中线
亦庄亦谐 妙趣横生
心在苍茫中
走马观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