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湘江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特别报道·观点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旧版数据
2018年05月11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唤醒美丽乡村之魂

    湘阴县斗米咀风光。      湖南日报记者 刘谦 摄

    孙文辉

     文化才是旅游的灵魂

    3月,桃江的朋友邀我去该县大栗港镇。

    桃江是所谓“雪峰文化圈”“洞庭文化圈”与“梅山文化圈”的交界之处。大栗港镇紧靠安化,与梅山文化有着重要的联结。

    从长沙出发,一个半小时车程,就到达了大栗港镇朱家村。朱家村距离桃江县城24公里,村民们依托自然资源优势,建成了娃娃鱼野外放养基地,将农耕文化与旅游相结合,成为远近闻名的农业休闲村庄。

    桃江的故事很多,有凤凰山的屈原天问台,有腰子仑越人墓葬群,有诸多关帝庙旧址,有羞山美女传说,有马迹塘抬故事等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对宣传桃江、发展桃江旅游无疑是独特的资源。然而,这次考察使我深感这些资源没有得到深度的挖掘、清晰的梳理。

    旅游,离不开这个地域独特的自然资源,但自然资源只是前提、依托,是缺少灵魂的外在美丽和身魄。文化才是旅游的灵魂。一个有着独特自然资源的地域,必然产生这个地方独特的文化。如何努力寻找、挖掘一个地域独特的文化资源,是一件收魂附体、唤醒生命活力的大事。

      桃江腰子仑春秋墓地的疑问

    桃江,春秋战国前属荆州地域,正式立县前一直隶属益阳县。益阳置县始于秦,至明太祖洪武十四年(1381),益阳县辖26里,其中11个里属今桃江全境。清顺治年益阳县辖26里裁为23里,桃江全境仍是11个里。大栗与马家塘(今称马迹塘)同属武潭乡,即益阳县二里。大栗港是从益阳通往梅山的必经之路。

    1989年、1990年,益阳文物工作队在桃江境内的腰子仑春秋墓地进行考古发掘,共发掘东周时期墓葬百余座,出土了一批越式、楚式兵器与生产、生活用具,证实东周时期楚、越两族在桃江资水南岸相居一处,共用墓地,两种文化相互交流融洽;楚文化在春秋中期后段进入资水沿岸,与越人共同生活相当长的时间,楚文化全面进入后,春秋晚期至战国初期,越墓已极为罕见。考古学家们发出疑问:生活在桃江的越人究竟是融入到楚人中,被“楚”化了,还是迁徙了?如果迁徙了,他们迁往何方?我们从梅山蛮的历史来看,他们很有可能从大栗往马家塘方向撤离退居到了梅山。桃江的古越人,即后来的梅山东部的部分瑶人。

      梅山蛮与大栗的关系

    梅山,是古代“梅山蛮”瑶人居住的地方。北宋“开梅山”后,大部分瑶人离开了自己的家园,安化、新化建立,江西客家人大量迁徙梅山。

    梅山蛮与大栗的关系如何?

    五代后期,湖南马楚王朝出现危机,马氏兄弟引诱梅山瑶猷出峒相帮。梅山峒蛮于是操弓拓弩,开始驰骋于资、湘、涟、沩之间。梅山蛮猷出梅山进攻益阳,马家塘、大栗港是必经之道。太平兴国六年(981)起,梅山蛮开始进犯长沙、邵州,四处攻打周边城市。宋王朝一面镇压一面采取防御措施,设立梅子口、七星、首溪、白沙、蜉蝣五砦(寨)环戍之,同时筹划“开梅山”。梅山五砦中的首溪砦(寨),就在今大栗港镇境内。首溪寨控制了出入梅山的东口的水陆交通,有着明显的战略意义。如果现在还能找到首溪寨遗址,将是一个具有很大历史价值的文化遗址,对旅游也有明显的意义。《宋史》载:宋熙宁六年(1073)置安化,改七星寨为镇,废首溪寨,说明安化建县时,安化东部已获安宁,桃江大栗、马家塘地域已没有设立军事卡哨的必要。安宁湖是不是因此而得名,首溪寨是不是就在此地,值得考究。

    宋以后梅山区域及周边获得安宁,成为客家移民聚集之地。进入大栗港的移民多聚族而居。这从如今留下的地名即可知道,如朱家冲、刘家冲、卢家村、张家村、田家坪等。2006年大栗港镇朱家冲村民在磨陶洞一方浅塘上方发现了被青苔覆盖的清乾隆年间石刻,一首五言律诗《咏磨陶溪》:“峡岸桃千树,环门水一渠。何年深洞里,潜读古人书。我亦居灵境,逍遥不计年。平分千古事,风雨共寒氊。”题款为“岳庵朱崧高记”,诗句下方,刻有“一鉴塘”三个大字。从诗的内容和意境来看,是一位不得志的书生平静心灵的写照。一首古诗,反映出了桃江山水对知识分子心性的陶冶,也表明桃江山水的美,除了清、秀,还有一个“灵” 字。

      美丽和宁静大栗的不平凡故事

    进入近、现代,桃江大栗港,仍然以她的美丽和宁静,默默地陈述着自己的故事。

    1917年夏,青年毛泽东与同学萧子升游学梅山,作社会调查。二人不带一分钱,历时一个多月,走了450多公里路,游历了长沙、宁乡、安化、 益阳、沅江五个县的不少乡镇。途中,结交了农民、船工、财主、县长、老翰林、寺庙方丈、劝学所所长各色人等。他们从安化前往益阳时路过大栗。

    当年,从安化县城通往益阳,唯一的大道就是梅城→仙溪→长塘→马迹塘→大栗港→浮邱山→新市渡→益阳,全程步行约140公里,至少要五天时间。非遗传统音乐和民间文学《资水滩歌》记录了从宝庆(今邵阳)到湖北汉口的水上一路的集镇码头和风光,包括安化经大栗到益阳的景物。

    桃江大栗一带虽安宁平静,却也发生过激烈的战争。一次是吴三桂军抗清兵败桃花江,吴三桂部长沙守将金吾左火烧长沙、弃城往益阳方向撤退,在栗山一带遭清军伏击损失惨重,后经安化往南逃亡。一次是解放战争中益阳的最后一战黄栗洑、马迹塘之战。两场战争均发生在大栗港。解放军49军147师击退国民党97军、103军3个师,歼敌1000多名,作为衡宝战役主战场之一,这也是衡宝战役最惨烈的前哨战,为衡宝战役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应当载入史册。

      招唤一方水土的灵魂

    屈原有诗《招魂》:“魂兮归来!/去君之恒干,何为四方些?/舍君之乐处,而离彼不祥些!”其大意是:魂啊,你回来吧!你为什么离开你的身体,在四方游荡?舍弃这一方乐土,而走向那不祥的地方!

    招魂,又叫收魂、喊魂,是南方一种久远的古俗。古人认为:魂与魄不能分离,人一旦失去了魂灵,一定要把它招唤回来。

    一方水土也是一样。

    什么是一方土地的灵魂?它就是大自然这个“魄”之上的一种精神特质;是自然山水对人世世代代的养育,使这种精神特质成为一种基因融入在这方土地之中。它为这方土地上生活着的每一个个体都烙上了文化标记——一种集体无意识,而成为一种集体习俗。明万历《益阳县志》将这种群体的性格概括为:“民尚朴素,敦礼让,勤于农桑,拙于商贾,士通经史,尚气节,有舜遗风。”人有灵魂,地也有灵魂。这就是包括今桃江在内的益阳人的集体性格,也是这个地方的文化灵魂。

    每个文化区域内仍可以划分出小的文化圈,这与同一区域内自然、历史的差别有关。寻找到这种差别就是去寻找具有鲜明个性的文化之魂。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大栗港。大栗港靠山临水,围绕这山和水发生了不少历史故事:越楚人墓葬桃江、梅山猷闯荡益阳,宋朝廷设立首溪砦、读书人刻壁一鉴塘,金吾左兵败入安化、驾船人资水唱滩歌,毛泽东游学大栗、解放军血染黄栗洑……这些历史故事都与这一方土地有关。说得更明确一点,与大栗港的地理位置有关——大栗,扼守着大梅山东隘口。

    大栗的故事,与梅山文化有关。梅山文化,是一段散佚的湖南文明。今天,梅山文化的研究和开发,已成为湖南文化的一个新热点,大栗港文化凭借这些历史故事,完全可以融入其中。

    (作者系湖南省艺术研究所研究员,湖南省非遗专家委员会委员)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证 湘B2-20080017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特别报道·观点
   第04版:要闻
   第05版:要闻
   第06版:经济·政治
   第07版:政治·文教
   第08版:市州新闻
   第09版:专题
   第10版:新湖南 新作为
   第11版:湘江周刊
   第12版:湘江周刊 湘韵
   第13版:湘江周刊 艺风
   第14版:湘江周刊 悦读
   第15版:时事·体育
   第16版:专题
“四十年来家国”征文启事
唤醒美丽乡村之魂
湘西穿越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