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版:悦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F1版
封面

第F2版
湖南印象

第01版
头版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旧版数据
2015年09月25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莫负此君深情

    □邹金灿

    一个人对中国传统文化亲近与否,取决于其性情。有深情者自能近之,无深情者即使雅好传统文化,亦难体察个中幽微之处。

    许石林先生深情。在他绝大多数的文章里,尤其是谈论古人言行之作,他都是在做同一件事情:进德彰贤。这听起来很冬烘,似乎头巾气十足,但里面所涉及的德行,是人之大端,不可糊涂。现在很多人看不得正襟危坐说道理的文章,时势如此,许先生在写作时也不得不进行权变,他将“进德彰贤”这一用心,溶在平易近人的文字里,如盐入水,人受其味而不觉有东西进入腹中。

    读许石林先生的文章,容易被各种生动的比喻吸引,又或是对其嬉笑怒骂的姿态印象深刻。在我看来,这些东西都不是最应注目之处。“天下文章出桐城”,桐城文章强调义法。所谓“义”,是《周易》说的“言有物”;所谓法,是《周易》说的“言有序”。许先生书中的各种比喻也好,嬉笑怒骂的姿态也罢,都属于“言有序”,而他的“进德彰贤”之心,才是言中之物,就像水里的盐一样。古人写作技巧极高,但并不以“言有序”为能事,不去高谈什么写作技巧。言有物,才是古人最看重的,因为无论你是反对还是赞成作者,都要基于作者的“盐”来发论。

    在古人看来,要窥得作者用意,是讲究眼光的一件事。譬如读《庄子》,入眼就不得不慎重。清末大儒王先谦在《庄子集解》的自序里,这样评价《庄子》里的各种狂言怪语:“此岂欲后人之行其言者哉,嫉时焉尔。”意思是说,庄子的狂怪,皆因忧世而发,并不希望后人模仿。王先谦可谓是庄子的异代知音。《庄子》成书于衰世,里面的言论多因忧愤而生,因此往往正言反说。后人读《庄子》,若不能体察其忧世深情,就容易对那些非贤非圣的言论不得要领,甚至走火入魔。

    当然了,许先生的书并非像《庄子》那样走激诡之路。但他在文章里大谈古人的好,这似乎给人“食古不化”的印象。其实,许先生自有深情。他服膺顾亭林,亭林先生主张“文须有益于天下”。许先生躬行顾氏之言,将忧世之心,化为崇古之文、笑骂之笔,实际上是希望对今日的人心出一分匡扶之力。

    在现实生活中,许先生并不泥古,比如他与一群朋友相聚,当大家都将某人批驳得一无是处时,他会直言不讳地说出那个人的可贵之处;当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赞扬某人时,他则会告诉大家那个人有哪些不足之处。他无意标新立异,只是论人衡事自有进退的标尺,不会被大流裹挟,这个标尺就是人的德行。李白有言:“古人今人若流水。”若将时间线拉长看,今天的人也会成为古人。然而人分今古,美德却不分今古,前人的嘉言懿行,在任何时候都值得后人心慕手追。这就是先贤崇古的精神所在。

    先儒论人,以美德与学问为高,目的是培育士君子,而士君子是良政美俗的基石。这是一种极其深邃的眼光,因为它直接指向人本身。许先生显然领会了古人这一深意,他那些貌似为古代招魂的文字,其实是为玉成与勉励今日的士君子而发。读许氏书,如果认为他只是在缅怀古代,显然将他读浅了,更辜负了他的深情。

    (作者系青年学者、诗人。《桃花扇底看前朝》 许石林著  鹭江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证 湘B2-20080017
   第F1版:封面
   第F2版:湖南印象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经济
   第05版:经济·政治
   第06版:要闻
   第07版:政治
   第08版:政治
   第09版:专题
   第10版:今日湘潭
   第12版:常佰通 星球大战
   第13版:三湘论坛
   第14版:观点
   第15版:市州新闻
   第16版:广告
   第17版:深读
   第18版:文教
   第19版:湘江周刊
   第20版:湘韵
   第21版:艺风
   第22版:悦读
   第23版:时事
   第24版:广告
   第25版:时事
   第26版:专题
慢功出精品
生活在报复你,文字在偿还你
走马观书
莫负此君深情
别错过这位南方才子
契诃夫:
当柔软撞击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