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文化视点 > 正文
青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2021-10-15 09:42:18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作者:杨 丹]    [责编:戴蓉]      字体:【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杨 丹

这是一部关于青春、成长、生命的新杂技,回归起点,颠覆传统。

这是从传统中来,走出了现代感,还将走向未来的新杂技剧场。

每个人的青春都有独属自己的名字,你的青春叫什么?透过舞台,让我们一起找寻青春的另一个名字。

原来杂技还可以这么演


东方欲晓。一道炙热的光束映入眼前,穿过那束光,越过那道门……眺望,仿佛曙光就在前方,是生的希望,却道阻且长……

携着勇气和信念,朝着光和梦想的方向,我们追逐、奔跑、跌倒、成长、再出发。

8月9日晚,由湖南省演艺集团出品,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创作演出的《青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在湖南大剧院成功试演。在力与美,惊险与赞叹,叙事与抒情中,77分钟的节目给了观众一个全新的感受:原来杂技还可以这么演!

9月9日晚,《青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参加“湘”遇系列·宁夏第三届湖南文化周,在宁夏人民院场演出,获得了当地观众的热情欢迎。

10月15日晚,《青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将在湖南大剧院正式公演。

这是一部美好真实且治愈人心的舞台剧,这也是一台突破传统概念破圈呈现的新杂技剧场演出。

该剧汇集了编剧、总导演刘梦宸,视觉总监任冬生,服装设计阿宽,作曲石一岑,舞美设计王立峰等国内顶尖剧目创作团队,也是湖南省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优秀舞台艺术作品展演剧目。

近日,记者对话艺术总监赵双午以及编剧、总导演刘梦宸,感受“青春”背后的故事。

杂技的未来在创新

赵双午: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湖南省文联副主席,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党总支书记、董事长

湘江周刊:赵团长好,《青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本月15日就与观众正式见面了。我非常有幸在8月9日的试演中,提前看了这个节目。这个创新的新杂技,打破了人们对传统杂技的观感。请问,它跟以往的杂技剧有什么不同?或者说,它的创新点在哪里?

赵双午:这个剧的创新点在跨界融合。它不像传统杂技那样以炫技为主,而是更加强调作品的情感表达,更注重与观众形成情感共鸣。我们大胆地运用现代舞的编创方式对传统的杂技技术进行结构、重组,形成一些能表达情感的新技术形式,然后将纪实影像搬上舞台,相互作用,最终呈现出作品想要表达的意境。

湘江周刊:这个节目想向观众传达一个什么主题或理念?

赵双午:我们想通过一种青春的力量,表白青春。每个人的青春都有独属自己的名字,也都会遇到迷茫和困境,但最终都要勇敢面对,并鼓起勇气往前走。

湘江周刊:你是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原湖南省杂技团)的当家人,能简单介绍一下近年来湖南杂技的成绩吗?

赵双午:我们始终坚持守正出新,坚持走创新发展的道路。想办法做点新的东西,创作辨识度高的作品,形成自己的风格,一直是我们追求的目标。近年来,我们团创作演出的杂技作品有:杂技主题情景剧《芙蓉国里》、原创杂技剧《梦之旅》、杂技儿童剧《森林奇境》、跨界融合舞台剧《加油吧,少年!》,以及杂技节目《丝路芳华——柔术造型》《荷韵——单手倒立》,滑稽节目《小夫妻》等。并两次入围国家艺术基金项目,获得湖南省精神文明贡献“五个一工程”奖、中国杂技“金菊奖”、乌克兰国际杂技节“金栗子”奖。这几年的国际演出也一直在刷新纪录,其中《梦之旅》国际巡演达600多场。

湘江周刊:演出中,那些传统的技巧、精彩的绝活都还在,如柔术、叠人、车技、钻圈、抖空竹、爬杆,可感觉又不再是原先心目中的杂技了。综合性非常强,充满了现代感。这是不是以后杂技的发展方向?

赵双午:确实,我们在这个剧里尝试了一些新的杂技形式,所以我们称之为新杂技。不能说这就是杂技以后的发展方向,但可以说这会是未来杂技发展多方向中的一个方向。如果说湖南杂技能为全国杂技探索出一个方向,这是我们的贡献,也是我们的荣幸。

其实我们过去看到的杂技形式也是前辈们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继承传统并创新发展而来的。那么今天我们这一代人依然要接好创新这个接力棒,让传统杂技紧跟时代潮流,顺应社会需求。

湘江周刊:杂技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有人说许多行业会被高科技取代。如果高科技打破了人所能挑战的身体极限,杂技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赵双午:这个话题一度在杂技圈内争论得很热烈。这段时间以来,随着这个剧的试演成功,渐为人知,我也就这个话题和很多圈内圈外的朋友进行过深入的探讨。

科技的进步肯定会对杂技造成很大的冲击,这个毋庸置疑。打个比方,未来机器人翻跟斗会比人翻得更快更多,看起来更惊险。杂技是一门挑战极限的艺术,智能时代可能会颠覆我们的“极限”概念。所以我们不能只停留在身体的极限上,而要扩展到更高的精神层面。让炫技的杂技变成走心的杂技,或许未来的路才会更宽广。如果只有技术肯定就会被高科技所取代,所以我们的节目还必须有情感,有故事,所以我们要不断探索,不断创新。

我对杂技是有信心的,它从传统中来,走出了现代感,还将走向更广阔的未来。

致敬青春 礼赞杂技

▲刘梦宸:现代舞者,北京舞蹈学院艺术学硕士,北京舞蹈学院青年教师,国家艺术基金人才扶持项目获得者,国家留学基金委公派访问学者

湘江周刊:不管什么艺术门类,创新总是很难并充满挑战性的。在这个节目的创排过程中,我们碰到一些什么困难,又是怎么去克服的?

刘梦宸:这是一部讲述每一个渺小且又伟大的生命个体的作品。我们试图在形式上以杂技语言为本体,将传统杂技的技术进行提炼、解构、重组、再编创,力图创作一部在形式上创新,但在情感上朴实并普世的新杂技剧场。

困难肯定是有很多,因为我们总是在一次次挑战极限。他们讲我在排练场特别凶,工作中与生活中差距特别大。我要求确实很严格。演员们哭过,我也哭过。我大哭过三四次,小哭过无数次。有几次直言要“分手,决裂,排不下去了”。这个哭,有感动的哭,有受伤的哭,有未能完成理想中的动作焦虑的哭。好在我们最终都坚持了下来。

湘江周刊:“青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这个名字非常文艺,乍一听似乎和传统的杂技搭不上边。为什么会取这样一个名字,是主题的需要还是另有故事。

刘梦宸:“青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的诞生是一场缘分。13年前,我曾在北大讲堂,听过一句话“年轻人你们没有什么害怕的,因为青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勇敢”。当时我的眼泪就下来了,那个时候我就想未来一定会以这个名字创作一个作品。但这个念想一直就埋在心里,一直没有契机去实现它。直到我与湖南杂技,与赵双午团长相遇,碰撞出这个新杂技剧场。

我觉得,它们是属于彼此的。做这个剧,要创新,本来就需要莫大的勇气。湖南人是敢为人先,可以革自己的命的。赵团是勇敢的,所有演员们是勇敢的,我自己,虽然不是湖南人,也是勇敢的。

这个剧可以说是我们共同完成,互相成就。赵团给予了我很大的创作空间,我也是非常投入进去,不仅是投入专业,更有情感。我们彼此很珍惜,最终达到了双向给予、双向获得的效果。

湘江周刊:在演出开始前,幕布上,是一扇门的巨幅照。这扇门有一个特别的意义吗?

刘梦宸:我一直以为杂技演员都是超人,从生下来就跟我们普通人不一样。但当我真正接触了他们,见证并共同经历了这份创作后,我才知道他们也只是普通人,只是做了普通人不会做的事。我很庆幸有这场缘分,让我的世界开了一扇门。而这扇门,是艺术和真诚带我进去的。

湘江周刊:我注意到这个节目的提法是新杂技剧场,而不是新杂技剧。请简单介绍一下这其中的区别。

刘梦宸:剧场这个概念应该是来自舞蹈界,代表人物有德国的皮娜·鲍什,它运用舞蹈以及戏剧表演与各类视觉艺术交融,它强调这是一种剧场方式,是不同于“剧”的概念。它要表达的是与当代现实生活相关的故事或经验,但重点不在连贯地讲述,而是以蒙太奇式的剪辑、拼贴在多重时空中进行解析、重构,在音乐使用上不讲求原则,是典型的表现主义一类。

让我们永远青春!永远热泪盈眶


青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是什么?是希望,像一束微光,奋力冲破黑暗;是迷茫,在不断寻找,却迷失了方向;是坚持,跌倒了失败了,爬起来再出发;是勇敢,要敢于挑战,去乘风破浪;是成长,风雨后可见彩虹,耕耘后终有收获……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当剧终,所有演职人员走上舞台深鞠躬谢幕,许巍的《完美生活》在剧场大声唱响:青春的岁月,我们身不由己,只因这心中,燃烧的梦想……热情的观众们和着节拍,雷鸣般的掌声一浪高过一浪时,我想,每个观众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正如,现场一位“00后”观众响亮的回答:“我的青春不能‘躺平’和‘内卷’,青春应该是奋斗。”

让我们永远青春!永远热泪盈眶!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