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皇宫绝技 桃源功夫
2021-10-13 11:57:47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作者:姜鸿丽]    [责编:莫正尤]      字体:【

朱德元在雕刻《三阳(羊)开泰》木雕。 刘蓉 摄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姜鸿丽

通讯员 郭婧

【文化解说】

桃源木雕

桃源木雕系北京故宫正统技艺。明宪宗第十三子朱祐枢封常德王,从京城皇宫调集大批能工巧匠,在今常德市修建荣王府,将精湛的宫廷雕刻技艺带到常德,与桃源质朴大气的雕刻技术有机融合,形成独具地方特色的“桃源木雕”,工匠师傅被称为“桃源工”。清代康乾年间,桃源木雕工匠屡被召进皇宫雕龙刻凤。清亡后,这批工匠返回家乡,木雕技艺在沅澧流域代代相传。如今,北京故宫的雕梁、岳麓书院乾隆“道南正脉”赐匾、桃花源百床馆的雕花床等,都留下了“桃源工”的精湛印记。

【守望故事】

10月5日,桃源县浔阳街道菉萝坪村木雕传承基地。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射到雕刻台,洒在浮雕板上。

阳光下,“桃源工”朱德元一丝不苟,专心雕刻“三阳(羊)开泰”,刀下发出“咔哧咔哧”的声音。几经修凿,3只羊活灵活现。

侄子朱建兵在一旁,雕刻喜鹊与梅花,寓意“喜上眉梢”。

见朱建兵刀下喜鹊尚差火候,朱德元放下手中的活,起身挥起“神刀”,略加刻画,一只枝头飞扑的喜鹊顿时变得生趣盎然。

放下刻刀,朱德元望着窗外说:“桃源木雕,过去是乡村手艺人谋生的技艺。在一代代匠人的传承中,有了深厚的文化价值,是桃源乡土文化中开出的一朵奇葩。”

朱德元,桃源木雕省级非遗传承人,就是这朵奇葩执着的守护者、培育者。

出征岳麓书院,完美修复乾隆御赐匾

今年58岁的朱德元,出生在桃源县佘家坪乡雷峰村。其父朱文安的舅舅是李氏木雕传承人李柳堂,朱文安师承李柳堂,有“中南第一刀”的美誉。而朱德元的“神刀”,就源自父亲朱文安的真传。

朱德元从小听着桃源木雕的故事长大,耳濡目染,对木雕兴趣十足。1980年,朱德元跟随父亲,到桃源玉器厂做木雕底座。

不善言谈的朱德元,说起桃源木雕却滔滔不绝:“桃源民间木雕技艺起步很早,在桃源县发掘的楚墓和战国墓中,都出土有木器和木雕器具。明宪宗第十三子朱祐枢封常德王,两次修建荣王府,受征召的桃源木雕艺人与宫廷木雕艺人长期切磋,形成独具特色的桃源木雕。桃源木雕技艺在清代达到顶峰,工匠屡被召入皇宫献技。”

1984年,长沙岳麓书院大厅全面修复,在全省范围筛选木雕匠人,最终选定朱文安承修木雕装饰件。朱德元随父“出征”,在那里干了两年多。廊檐斗拱、栏杆花板、挂檐雕花……或修复、或新配,都出自他们之手。

朱德元引以为傲的是修复过乾隆御赐匾“道南正脉”。“龙是木雕里最难刻画的。乾隆御赐匾的饰边需要修复,光龙就有8条,还有海水、云纹衬饰。我和父亲使出浑身解数,用尽浮雕的阴雕、穿雕、圆雕、立体雕、镂空雕等多种技法,才把匾修复如初。当时,主管修复工程的建筑学教授杨慎初老先生,称赞父亲是‘中南第一刀’!” 朱德元津津有味地说起这段经历。

桃花源、凤凰古城、澧县文庙、浏阳孙思邈公园……朱文安、朱德元父子一发不可收拾,潜心修复这些文化旅游景点的木雕,名声随之大振。

天长日久苦练,成就活灵活现雕龙之功

能担纲修复大任,非一日之功。

走进桃源县木雕传承基地,空气中弥漫着木香。雕龙椅、桃木剑、雕花床,浮雕、透雕、镂空雕,各式作品,琳琅满目。

说话间,快递小哥送来一个长沙寄来的木箱。朱德元打开木箱,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件精致的木雕:“这是湖南旅博会的参展作品《花开富贵》。”

记者凑上去一看,见牡丹花瓣花蕊栩栩如生,花枝叶片生动饱满,枝头喜鹊惟妙惟肖。作品有北方的大气,又有南方的细腻,构图上“计白当黑,以少胜多”。

“一块木头,经你们一雕一刻,就有了灵气,有了生命!”

见记者惊叹,朱德元伸出双手,感慨地说:“这都是天长日久苦练出来的。你看,我们右手拿刀,磨出厚茧;左手扶木,留下伤疤。”

一粒葡萄,用圆刀几下就能修光。但朱德元用平刀,一修就是一天,不能用砂纸打磨,不能留下刀印。为了提速,他反复练习刀法,总结出“出刀不走重复路”,让修光既有速度,又平整圆润。为了掌握技法,他把“无‘女’不成梅”“无‘个’不成竹”“无‘工’不成松”的口诀背得烂熟,反复运用。

木雕作品题材多为花鸟、走兽和人物。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象征,也是经常要塑造的形象,很难雕。“我雕龙最拿手。一条龙,驼头、鹿角、螃蟹眼,虾须、鸡脚、鲤鱼鳞,马尾、牛耳、蟒蛇身。神在眼、气在须、威在头、力在爪,身体要呈‘S’型。雕好细节,这条龙才能活灵活现。”朱德元说,这些艺术形象源自乡土生活之中。在农村生活的他,没事就观察这些动物。

镂空雕刻兰花,叶片又细又薄,只有三五毫米宽、两毫米厚,稍有不慎,就会断掉。朱德元雕兰花叶,入木三分,几乎没有断过。

常德博物馆镇馆之宝“中华根”,是朱德元的得意之作。他和朱建兵、肖修鸿3人耗时2年多,雕出长6.3米、高2.3米的“中华根”。一根尽览凿壁偷光、三顾茅庐等精彩历史故事,令人叫绝。

敞开大门收徒,打破传统技艺传承藩篱

“过去,桃源木雕普遍用于建筑房梁、窗格、庙宇等。农村每家每户都有雕花床。我和父亲常常被从东家请到西家,建房雕床。木雕工匠和题材也都出自农村。”朱德元说,桃源木雕就是“从泥土中长出来的艺术”。

为了让传统技艺后继有人,桃源木雕艺人打破技艺传承藩篱,广收门徒。桃源木雕后来派生出20多支师派,都是亲带亲、邻带邻带出来的。名望最盛的是李氏木雕,由500年前明正德年间师从宫廷雕师的李显之孙李兴楚一派传下来,但不传外人。到了李柳堂,见后辈不是搞木雕的料,破例传给外甥朱文安。朱文安后来敞开大门,收了20多个外姓子弟入门学艺。

这样一来,在李氏木雕艺人从明朝中期到如今的传承世系上,出现了龚永乐、程冬初、蓝恒文、肖修鸿等众多外姓名字。

近年来,由于受机器雕刻冲击、审美观念变化,雕花床、雕梁房慢慢退出人们的视线。桃源木雕需求缩小,学习木雕的年轻人也少了。2000年前后,迫于生计,朱德元带着徒弟,辗转广东、海南等地家具厂打工,守着这门传统技艺。2015年开始,他到侄儿朱建兵创办的朱氏雕刻文化发展公司担任技术指导,并在一些景区做木雕工程。

这几年,桃源木雕开始从乡村走进城市,用于城里人房屋装饰或收藏,成为文化艺术、精神生活方面一种新追求。桃源木雕的价值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手工雕刻作品的独一无二,以及手工作品的温度。现在桃源有4家上规模的木雕公司,有40多名从桃源乡土走出来的木雕匠人。“常德广播电视大学聘请我们叔侄俩,每周二为木雕班10多名学员上课。可以说,桃源木雕如今花开正盛!”朱德元高兴地说。

专家寄语

千锤百炼出瑰宝

深耕细作广传承

原桃源县委史志办主任 罗志秋

桃源木雕是中华文化艺术中的瑰宝。桃源县处于洞庭湖平原与武陵山脉过渡地带,是唐以来藩府常德的“物流中心”,物流活跃带动手工业发展,民间技艺发达。桃源木雕集北方木雕与南方木雕艺术于一体,大气中不失精巧,粗犷中不失细腻,造型夸张而不空洞,线条简练而不简单,形成了独特鲜明的木雕风格,其文化积淀丰厚。

朱文安、朱德元父子是桃源木雕的真传弟子,几十年来深耕细作,千锤百炼,在桃源木雕传承中影响力很大,很有代表性。尤其是他们敞开大门广收弟子,扩大了这项传统绝技的传播途径,对桃源木雕的传承与创新做出了巨大贡献。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