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今日要闻 > 正文
民生小事大情怀——湖南持之以恒抓好农村“厕所革命”
2021-07-22 10:02:04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作者:]     [责任编辑:[责编:官铭]]      字体:【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陈淦璋

“前进一小步,文明一大步”。厕所是文明进步的尺度,也是一项民生难点。随着“厕所革命”席卷神州大地,由旅游景区扩展到全域,从城市扩展到农村,这块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逐渐补齐。自2019年以来,省委、省政府连续三年将农村改厕列入“为民办实事”重点项目,着力改善农村卫生条件,提高农民生活质量。

为兑现这一民生承诺,全省各级扎实推进农村改厕工作。省农业农村厅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省18个一类县无害化卫生厕所普及率达93.9%,二、三类县卫生厕所普及率分别达92.2%、80.3%;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成效连续三年(2018年至2020年)获得国务院办公厅通报表扬。

(3月17日,长沙县星沙中心广场,新投入使用的智能化星级公厕内干净整洁,配套设施完善。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田超 摄)

曾经,谈及农村“茅厕”,很多人的印象不佳。一些厕所“去不得”“闻不得”“蹲不得”,如厕难成为日常生活里的“难言之隐”。

厕所无关风雅,改厕却可以带来大变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项研究显示,卫生设施投入每增加1美元,医疗健康开支就会减少9美元。

我省卫生部门最早开始在血吸虫病疫区开展农村改厕项目,2009年在全省各地推广,给农村环境卫生带来了改变。此后,全省持续推进农村危房改造,要求改造后的农房应具备卫生厕所,满足人畜分离等基本居住卫生条件,给农村改厕注入持续动力。

习近平总书记不仅倡导了“厕所革命”,更持续关注工作进展。2017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就“厕所革命”作出重要批示强调,厕所问题不是小事情,是城乡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不但景区、城市要抓,农村也要抓,要把它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具体工作来推进,努力补齐这块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

从城市到农村,“厕所革命”向纵深发展。2018年12月,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等8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农村厕所革命专项行动指导意见》,明确了东部地区、中西部地区改厕任务。

省委、省政府把农村“厕所革命”摆上重要议事日程。2019年以来,省政府工作报告连续将“改(新)建农村户用厕所100万户以上”列为12项重点民生实事之一,省财政每年专门安排资金给予重点保障。

“做群众工作,关键是要群众满意。”省农业农村厅要求,推进“厕所革命”,要坚持群众主体,把群众工作贯穿于改厕全过程全环节。

全省122个县市区按照一二三类县划分,不搞“一刀切”,不搞统一模式。从洞庭平原到湘南丘陵,从罗霄山脉到武陵山区,各地结合当地群众习惯、地理条件等因素,制定符合自身实际的改厕方案。

对城市周边郊区,按照城乡统筹发展要求,将农村厕所改造纳入城镇污水管网来进行部署推动。

对洞庭湖生态经济区、湘资沅澧四水干流两旁、饮用水水源地、风景区、生态敏感区以及其他环境容量较小的农村地区,坚持以无害化卫生厕所为主,推行三(四)格化粪池。

在娄底、怀化的一些山区,当地针对群众不习惯使用新厕所的问题,耐心细致地宣传,推行“改厕回访制”,主动听取意见建议。

(3月17日,长沙县星沙中心广场,市民走进新投入使用的智能化星级公厕。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田超 摄)

“我家的厕所不好改”“改厕后,老人家不习惯”……农村生活习惯的革新,并非一蹴而就。

改厕过程中,有些村民担忧:改厕后,菜地会缺少肥料,又怕多花水费。有些村民提出:改厕未必能治标治本,旱厕将就着也能用。

浏阳市沙市镇东门村,村民张建标对此颇有体会。

2014年以前,张建标家里用的是旱厕。此后,张建标将旱厕改成了水冲式厕所,建了两格化粪池。但由于工艺问题,化粪池经常发生堵塞、外溢,天气一热,异味重得很。

农村改厕量大、面广,施工质量是一个长期话题。农村改厕又是一项系统工程,“首厕”不过关,建得越多,出问题的概率也就越大。

磨刀不误砍柴工。省农业农村厅提出“先建机制、后建工程”,在全国首创并推行“首厕过关制”。各村改造或新建的第一个厕所,从选址到挖坑,从化粪池安装到调试,从验收到管护,各个环节都要严格按照相关标准进行,完全合格后才能全面施工。

以首厕为示范,2020年7月底,张建标家的厕所升级为整体式三格化粪池,不仅除去了难闻臭味,流入第三个格子的粪水经发酵、腐熟后,还可直接用来浇地施肥。

在洞口县高沙镇洪茂村,向丽萍成为高沙镇的“首厕试点”户,采取“三格化粪池+人工小微湿地”的改厕模式。其中,三格化粪池的有效容积是1.5立方米,总造价是2298元,全部由财政承担。

“说一千道一万,不如实地看一看。”首厕过关后,前来参观的群众心里有了底。在洪茂村,当年村里就有54户村民改厕,超额完成了计划任务。

全省树立统一的农村改厕总体质量目标,要求化粪池外观尺寸符合规范,不渗不漏不串水,正常发挥无害化处理粪污的功能。省农业农村厅将农村改厕分解为7大阶段,细化为18个步骤72个要点,逐一规范,逐一落实。所有厕所改造的流程和质量标准,均比照过关的“首厕”进行。

“首厕过关”带动“每厕过关”。浏阳市在全省范围内率先使用四格净化,在三格化粪池外另建净化池(人工湿地),通过在人工湿地填埋陶料、栽种美人蕉、菖蒲等吸附力强的植物,实现水质去营养化。益阳市资阳区分湖区、丘陵两个片区,按土质不同,分类执行两套标准,确保湖区化粪池不出现浮缸现象。

(7月13日,环境优美的衡南县宝盖镇双河口村。宁顺华 摄)

春华秋实,三载有成。

政府“有形之手”发力。长沙市采取先建后补的办法,市财政对农户改厕每座补助600元,县市区财政按照旱厕改造每座不低于1200元、水冲式非卫生厕所改造每座不低于800元予以配套。

坚持发动群众、把好事办好,各地采取先报先改,与星级清洁农户、最美庭院等评比挂钩的方式,激发群众积极参与改厕。为强化运维管护,一些地方还探索将已建户厕和公厕管护纳入村级组织网格化管理范畴,定期巡查,加强管护。

小康不小康,厕所是一桩。农村“厕所革命”,不仅带来农民卫生习惯、思想观念的革新,更驱动农村生活方式、村容村貌的全方位改变。

在衡阳,全面推行“首厕过关制”,2019年、2020年共完成改建、新建农村户厕24.28万户、农村公厕234座,全市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由2018年底的56%提升到2020年底的91%,一类县(雁峰区、石鼓区、蒸湘区)无害化厕所普及率全部超过90%。

在湘西,矮寨镇排兄村的更多农家有了卫生厕所,年轻人回乡意愿大了,村里人气越来越旺;龙山县里耶镇八面山上的自生桥村,“厕所革命”与“乡村旅游”相得益彰,民宿硬件设施好了,村子颜值高了,游客数量不断上涨。

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是实施乡村振兴的“第一仗”。我省将农村“厕所革命”作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深化和完善美丽乡村建设、改善农村环境、治理农村污染的一项重点惠民工程,扭转了农村长期以来的脏乱差局面,基本实现干净整洁有序。

至2020年末,全省农村生活垃圾进行收运处理的行政村比例达到93.8%,比2015年提高了42个百分点。建成乡镇垃圾中转设施1079座,日转运垃圾约为2.7万吨。全省建成(接入)污水处理设施乡镇达到600个,洞庭湖区域所有乡镇、湘资沅澧干流沿线建制镇以及全国重点镇污水处理设施基本实现“全覆盖”。

村庄增了“颜值”,提了“气质”。今年6月22日,全省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暨厕所革命现场推进会在常德召开,提出稳妥推进农村“厕所革命”,持续整治农村“空心房”,全面提升农村生活垃圾治理水平,梯次推进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着力提升村庄整体风貌,建立健全长效管护机制,推动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不断取得新成效。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