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我庆幸回乡创业这着棋走对了
2021-01-15 15:07:42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责编:曾璇]]      字体:【

我庆幸回乡创业这着棋走对了

——一位新型农村创业者访谈录

罗长江

乡村建设和乡村振兴,需要李平这样有思想、有抱负、有情怀的年青一代回乡创业。作为新型农村创业者和开拓者,他们的加盟和注入,可以改变传统农民的结构,影响传统农民的观念,激发传统乡村的活力。

——采访札记

民宿主李平,1988年生。上完大学,在广州从事传媒和酒店管理。四年前,回到家乡张家界龙尾巴村创办高端民宿 “璞舍”,几年光景,一跃而成为武陵源区民宿的代表性品牌之一,2019年赢利200万元。2020年全球性疫情来袭,以接待境外客人为主打的这所民宿处变不惊,迅速拓展境内客源,入住率仍然看好。

璞舍的露天观景台。这里视野开阔,壮美的砂岩峰林风光和朴野的田园风光尽收眼底。近处的一口小池塘,蛙鼓点点,树影摇曳。

我们的访谈开始了。

1 父母担心投入的钱怎么赚回来

就从你回乡创办民宿的初衷和经营理念说起吧,我说。

李平(以下简称“李”):我在华南理工大学修读的是艺术设计与广告学双专业。有了工作后,一有假期就去世界各地旅行,考察学习国外优秀的建筑设计,体验专业的酒店服务,挣的钱都花在这上面了。见到媒体在宣传民宿,某地把一个破烂的旧房子改造得非常美好,特别受城市里待久了的人的追捧。又见到武陵源区出台政策支持全域旅游,支持发展民宿。就想到我们的龙尾巴村,这么好的山水,这么好的资源,太适合做民宿了!

做民宿关键是要有思路,有定位,有对市场的预测,有自己的经营理念。姨妈家的七间房,每晚卖八十至一百元,是那种低档次的旅馆;我把市场锁定以国外客人为主,他们喜欢自然,崇尚返璞归真。何为“璞舍”?我的理解是返璞归真、享受自然。通过网上众筹,投入上百万元,将原来的七间改成四间,注重建筑设计与自然环境的融合,让每间房的空间又大又舒适。家里人不理解,怎么就越改越少了?一个马桶几千块,一个浴缸几千块,说我好像是花国家的钱,不晓得心疼。说白了,他们担心的是,丢进去的钱怎么能够赚回来。开业前,我把价格定到每晚八百至一千元,在他们原来的基础上翻了十倍。父亲觉得不可思议:谁肯花这多钱睡一晚啊?以为人家是憨头(方言:傻瓜的意思)啊?

我们通过国外的订房网站booking(宾客)、expemin(亿客行)、Asrbnb(爱彼迎)发布信息,我把照片拍得非常好看,往网上一发,效果特别好。第二期的九个房间,房间的价格每晚二千元至三千元。营业两年来,第一期的四间和第二期的九间,共接待了六十多个国家的客人,七大洲都有。他们对武陵源、张家界的印象特别好,山很特别,很神奇,太不可思议了。我们致力于细致而贴心的居家服务。我和管家都能用英文与客人交流,为他们提供车辆接送,制定线路计划,介绍这里的风土人情,让他们住得合适,玩得开心。网上陆续留下客人们的点评。美国芝加哥客人Becca留言:“谢谢你们!让我在这里有一个很棒的住宿体验。你们的酒店很漂亮,让我很放松。这是我所需要的。我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再次回到这里。你们的食物很棒。我将分享你们的酒店给我的朋友。”

父母看到老外连连络络往这里住;看到周边的人,包括武陵源城区的,张家界市区的,一拨一拨跑来看装修、布局,取经验,他们的心才渐渐停当起来。

2 与父母的观念碰撞特别有意义

我:你的父亲和家人跟你的这种观念的碰撞,特别有意思有意义。

李:做父母的,出发点总是为孩子好。两代人嘛,矛盾总还是有的。比方说,觉得员工请多了,划不来。比方说,我不管有客人无客人,要把灯打开,吸引人来,也给周边一种氛围,才有人气,才不会让人唱衰你;而父母想到的只是省电。一次,一个女游客要三个房间,开价每间四百元,父亲见我说至少要六百八十八元,在一旁急得直跺脚,说卖得哒,空在这里一分钱都没得;而我坚持的是不能贱卖自己。第一期得到市场良好的反响及认可以后,我就着手第二期工程,扩建九间高端客房,以及一个峡谷无边游泳池、咖啡厅、特色茶室、稻田餐厅等。这回,父母态度松动些了。但是,九间房要投入几百万元,父母的心理压力山大。我理解他们,几百万元不是个小数字。后来,见房子还没完工,九间房就已完成三个月的预订,父母才稍稍嘘了口气。父亲用从前的俗语打比方说,老虎还在山里,皮子就卖钱了。

3 那么高那么宽的一片山后面到底是些什么呢

我:这话特形象!你在广州的时候,曾经做过专卖张家界米粉的小店,原材料从张家界发过去,把这种美食推介给广州人,说明你有一种很浓烈的家乡情结。读你们的推介图片和文字,其中写道:在广州生活十余年,感受过城市的繁华与孤独;随着时间的推移,心中对家乡和家人的牵挂越来越强烈,记忆中,养育我的那片土地,平和、静谧、慢时光,时而繁星密布,时而置身云海之中。小时候翻泥鳅,玩泥巴,抓萤火虫,插秧,割谷等,像一幕幕电影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能否更具体的说说童年和少年时候,留给你印象顶深的事情呢?

李:当时村里没小学,要走一个多小时去黄家坪村念书,天天走路,喜欢上了爬山。我们这边的山爬完了,老是望着对面那片山峰发愣。心想那么高那么宽的一片山,源源不断的山体,山的后面到底是些什么呢?小小年纪,也不知道对面的山没有路,邀起伙伴去爬,愣是让我们爬上去了,知道了山的后面,是个茶场。从小就形成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做的性格。

印象深的第二桩事,是1997年香港回归那一年,村里搞活动,把香港歌手张明敏请来,唱《我的中国心》《龙的传人》,村里的大人小孩都像服了兴奋剂,第一次见到大明星了!后来,村里组织外国小朋友来村里和我们交朋友,一对一分到各家各户,一起吃、住、玩,发觉外面的世界不知有多大,让我萌发了走出大山的念头。那会儿,有企业家来村里现场捐款;有画家书法家来这里义卖;在门票站外立了一块心愿碑,供村民表达心愿;请来专家做规划搞乡村旅游;村里还给我们免学费。总之,那段日子蛮有优越感,这种超前的思想也影响、鞭策了少年时代的我。

印象深的第三桩事,是母亲在景区内的水绕四门摆摊,提供民族服装供游客拍照。有瀑布作背景,游客喜欢在那里留影。后来不让提供民族服装拍照了,母亲就改卖水果。我们兄弟俩也去帮着叫卖,接触到天南海北的人,越发觉得外面的世界真大,我长大了要跟这些人一样,走遍天下。

当然,农村孩子经常做的事情,轮班放牛啦,打柴啦,割谷啦,挖泥鳅、钓青蛙、抓黄鳝啦,你会一辈子记得这些事情,让你对家乡拥有天然的、无法忘怀的乡土情结。黄鳝晚上是不动的,打起手电筒钉黄鳝——木板子上钉了一排针,钉一个准一个。钓青蛙,用南瓜花作诱饵。夜间在野外跑,又怕蛇又想玩,特别特别怕水蛇,就把雨靴穿上……有这么多记忆让你乡情涌动!

4 回乡创业大有作为

我:农村孩子的这种经历,做民宿完全派得上用场。你不是说过给客人提供居家服务吗?民宿区别于酒店的最大特点,就是让客人有居家的感觉。这种乡居生活给客人提供得越好,越是给客人留下刻骨铭心的美好记忆。好了,请你说说父母在你心目中的印象。

李:父亲老家在桑植县汨湖乡,当时在我们这里的梓木岗林场做工,人极聪明,能说会道。我妈妈在林场做炊事员,两人就恋爱了。这边爷爷生下妈妈她们五个女儿,没儿子,妈妈招郎上门,父亲就把户口转过来了。妈妈小时候特别想读书,家里穷,不让她上学。所以妈妈说宁肯不吃不喝,也要送哥哥和我上学。我上大二的时候,父亲出过一次严重的车祸。出车祸之前,他是村里的治安队长和村民小组组长。妈见我快考试了,瞒着不让我知道。我和哥哥同时上大学,妈妈又要照顾爸爸,又要挣钱给我们交学费,特别辛苦。清早五点钟,去武陵源批发市场进水果,七点多摆摊,要等没有游客了才收摊。后来,管理人员取消摊位,不一碗水端平。母亲气不过,跑到广州来非要让我回去考公务员,以后当官了,看哪个敢欺侮!一直等了我18天,不答应就不回来。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为了不让妈妈太伤心,我去考了,差3分,她才默许我做民宿。我受妈妈要强的基因影响,性格也很倔强,认准的事情非要达到目的不可。父母一直在帮我打理,游客夸妈妈弄的本地风味的饭菜好吃,有时还有客人付给她小费。

我:说说你往后的打算吧。

李:养老、康养是个大的趋势,市场的空间很大;现在村里的环境整治得越来越好,太适合养老和康养了,我会创造条件往这方面发展,而不满足于单一的民宿。我庆幸回乡创业这着棋走对了。自己努力,加上各方支持,会大有作为的。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