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把论文写在祖国农村大地上
2020-12-11 10:03:13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作者:李屏南]]     [责任编辑:[责编:姚茜琼]]      字体:【

李屏南

今年8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南海主持召开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时指出,新时代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丰富实践是理论和政策研究的“富矿”,希望广大理论工作者从国情出发,从中国实践中来、到中国实践中去,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使理论和政策创新符合中国实际、具有中国特色。

《振兴中的村域中国:本色访谈》一书,正是这样一部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思想的力作。这部书有深度、有厚度、有温度、有情怀,内容通俗易读、饶有趣味,既启迪思维,又耐人寻味,至少有下述三点启示。

把论文写在祖国农村大地上,就是要眼睛向下,这样才能见微知著、发现问题。“眼睛向下”,就是把群众当先生,把自己当学生,秉承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这条群众路线,在该书中被归结为“村域调查”或者微型调查与解剖麻雀式调查的方法论范畴。

为此,近年来严小龙教授在寒暑假和节假日,将本、硕、博三个层次的学生分成若干调研组,深入各地开展村域调查,足迹遍布湖南、河南、河北、贵州、安徽、江苏等诸多省份的约14个县市30多个调研点,行程达万里,历时近3年。正因为如此,该书才能够汇集诸多不同类型的生动案例,这些案例基于微观视角而见微知著,基于宏观图景而析出问题。这些问题可以被集中表达为:在工农互促、城乡互补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框架中,面向乡村振兴战略和实施乡村建设行动,怎样才能构造与之相适应且合情合理合法的农村土地产权制度基础。

把论文写在祖国农村大地上,就是要真诚互动,这样才能求诸乡野、问计于民。农村重大政策创新,并非只是决策层主观构想的产物,而更多地是求诸乡野、问计于民的结果。例如,在农村改革初期,由农民发明和推动的包产到户和包干到户等各种农业责任制形式,这些在公社时期是政策绝对不允许的,后来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名成为国家制度。

循着这种研究路径,严小龙教授及其团队与村民、村干部、乡镇干部等几百人,进行真诚互动交流,了解当地有关农地确权、农地流转、征地搬迁、扶贫攻坚、村域治理等相关情况,倾听调研对象的心声和意见建议,既发现了许多过去所未曾发现的问题,同时也在调研中感受到农民群众智慧的力量,使学术研究“沾泥土、带露珠、冒热气”。

基于此,他们归纳并总结出“个体化+确权确地不确股”“合作化+确权确地不确股”“合作化+确权确地确股”“集体化+确权不确地不确股”“集体化+确权确地确股”“集体化+确权确股不确地”等六种确权模式,从而为思考中国村域土地产权确认问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式。这是一份勇气,也是一次破冰。

把论文写在祖国农村大地上,就是要实事求是,这样才能立足实际、科学论道。该书书名中的“本色访谈”,意指如实反映和如实记录。正如作者所说,实际的情形是什么,就依照这种情形的本来样态反映和记录什么,尽可能地贴近事实和逼近真实,尽可能地讲真话、道实情。这意味着该书暗含着一种可贵的价值观,这就是致力于将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和一切从实际出发的科学社会主义方法论原则落到实处。

这种意含推陈出新的方法论至少体现在如下方面:一是既着力传承宏观叙事的手法,又努力开创微观写实的风格;二是既进行应然性的规范研究,说明事物是怎样存在的,又开展实然性的实证研究,解读事物本来是怎样的;三是既重视基于单一学科的深入挖掘,又践行基于学科交叉的科学论道。这种科学论道的问题指向,就是怎样才能建立健全一个合理法、懂民情又清晰可辨和易于流转的土地产权体系。因为合法合情理的农村土地产权体系是“活化”农村土地资源、放活经营权的前提,唯有将这一基本问题解决好,围绕土地做“文章”的农业农村改革才能够顺利推进。

严小龙教授的这本书,内含了许多有助于科学施策的启示。

(《振兴中的村域中国:本色访谈》 严小龙著 人民出版社出版)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