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今日要闻 > 正文
一名本科生与她的5位导师
2020-11-26 08:21:22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作者:[作者:易禹琳]]     [责任编辑:[责编:姚昕玥]]      字体:【

11月20日,众多游客来到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游览参观。 湖南日报记者 李健 摄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易禹琳

11月20日,岳麓书院。2017级历史系本科生姜煜颖自信从容地穿行在千年学府里。她已被保送至北京大学读研,再也不是3年前那个一脸迷茫的大学新生了。

“很多中学同学羡慕我,他们在做毕业设计(论文)时才有一个导师指导,我一入学就有5个导师!” 姜煜颖感恩岳麓书院的本科生导师制,让她顺利快速地融入大学生活,并在各方面获得成长。

自2009年开始招收本科生,岳麓书院为破解现代教育的三大痛点(重知识传授轻人格培养、师生关系淡薄、流水线式培养),从古老书院教育传统里挖掘资源,汲取智慧,又积极借鉴西方的本科生导师制,贯通古今,融合中西,创新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本科生导师制。

从江苏南京来,吃不惯辣;原来只管学习,生活琐事、人际关系、学业活动突然一齐涌来……姜煜颖刚进入大学正在经历各种不适应时,生活导师、同级博士生肖永贵出现了。爬山、郊游、吃饭、聊天,已有7年大学生活经历的肖永贵倾囊相授自己的经验,倾听、排解、陪伴,并给自小热爱历史的姜煜颖有关今后深造的一些建议。年龄没有代沟,身份都是学生,姜煜颖愉快地度过了大一时光。肖永贵也乐当4个本科生的生活导师,每月都做小结。“我们是互帮互助,对我以后走上教学岗位也是锻炼。”肖永贵说。

其实,姜煜颖入学最先见到的是19名同学共同拥有的两位班导师:余露、杨柳岸。同是1986年出生的历史学博士和哲学博士,“沙漠中玫瑰开放”和“迷宫中仰望星空”完美搭档。为期一个月的新生培训,唱校歌,背学规,读《治史三书》,抄写《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背单词做英语测试,参观校园,考校史校情,讲解员培训,让姜煜颖爱上大学生活,并迅速进入学习状态。大一,班导师请名校最牛的历史系教授做了6次讲座,姜煜颖了解到什么是历史学。大二调查长沙古城历史资源,大三到西安学年实习,同时还到北大、清华、复旦、中山等大学的历史系游学,听课交流,姜煜颖大开眼界,受益匪浅。大四,两位班导师又督促指导保研。姜煜颖原本想听父母的,在家门口的南京大学读研,被班导师余露说服去了北大。虽不断地要解决各种问题,但班导师杨柳岸觉得育人就是教师的使命,当班导师丰富了自己的职业生活,累并快乐着。

“读着,读着,我把导师读成了师姐!” 姜煜颖说的是她的学业导师于月。1987年出生的于月,本硕博就读于北大。现在姜煜颖追随她的脚步保研至北大修中国古代史。姜煜颖记得,她和于月互选后,2017年9月28日上午,她在文庙参加了祭孔大典,然后在中国书院博物馆正式行了拜师礼。自此,除了网上交流,她每两周至少要和于月见一面,聊上两小时。曾经在本科苦于无导师指点的于月,悉心推荐姜煜颖读书,指导她转变学习方法,自主学习,敢于质疑,自己去寻找答案。姜煜颖去北大面试时,于月不仅电话指导,各种资料证件也是于月找人复印盖章。在频繁的交流中,姜煜颖找到了榜样,思想上的波动被一一抚平。

每周,姜煜颖还会去见自己的学术兴趣导师田访。做经学研究的田访,带领4个学术兴趣导师,组成不同的兴趣读书小组,带读文学、史学、哲学、考古等方面的经典,学生任选。无功利的阅读拓宽学生的视野,提高了学生处理文献的能力,有的在其中找到了自己的学术兴趣。姜煜颖跟着田访读《四库提要》,并多次在小组分享自己读的书。北大面试归来,她兴奋地告诉田访,有一道题就是《四库提要》中的内容。

“我们是以学生为中心来设计本科生导师制度。”11月21日,岳麓书院副院长杨代春告诉记者,实施了11年的本科生导师制其实一直在完善中。2009年设学业导师,强调导师对品德、学业的全面指导,直接继承古代书院重视人格培养、品德修养的传统,如学生兴趣变了,第二年可换学业导师。然后发现本科生大一都比较迷茫,2010年就借鉴古代书院的“学长制”,让品学兼优的硕士生和博士生当生活导师,实行“双导师制”。接着,又发现学业导师让学生重回“师门”,淡化了班级,于是在2013年正式设立班导师。班导师负责指导一个班级的学习、生活,做其他导师、辅导员和学生之间的桥梁,建设班级文化,增强班级凝聚力。后来又增设学术兴趣导师,旨在拓展学生学术视野、熟悉学术规范,引导其走上学术道路。

四类导师全过程全方位陪伴本科生的成长,岳麓书院又用制度保证了导师与学生的相处时间。在长时间的相处中,建立了一种新型的师生关系。导师和学生亦师亦友,师生关系变得亲密。面对面的交流,根据学生个性特点、能力兴趣进行针对性的指导,实现因材施教。学生在一次次“习礼育人”的入学礼、拜师礼、谢师礼、祭孔典礼、端午祭屈礼、清明祭先贤等仪式中,在一次次和导师晨读、爬山、游学、聚会中,在导师一次次言传身教中,为学进德、待人接物、为人处世等方面得到了无形的引导。2009年至今,岳麓书院共培养316名本科生,已毕业152名。2016年至2019年,升学率和就业率连续位居湖南大学榜首。

近年,在大多数高校流于形式的本科生导师制,为何在岳麓书院探索成功?杨代春认为,除了制度来保障,岳麓书院的优势在于教育传统、品牌及很多高校无法做到的师生比。2016年后新聘任近50名教师,90%以上是“80后”。现有教师80名,在读本科生164名。

“四类导师的工作边界、导师的成效评价、生活导师的遴选淘汰等问题,我们还在思考改进中。”杨代春说。虽有不少高校来取经,但古老书院教育传统与现代大学教育融合的本科生导师制,仍在不断完善中。这座千年学府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殷殷嘱托,要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培养经世致用之才。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