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田连富:“甜”连着“富”
2020-09-18 10:57:30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作者:韩生学]]     [责任编辑:[责编:曾璇]]      字体:【

韩生学

早几日的晚上9时39分,田连富给我发来视频,笑嘻嘻地说,回家吃饭去。我问,为何这时才吃饭?还如此乐呵?

田连富说,越干越有劲嘛,看到自己名字所想望的,正在一日日变成现实,忍不住就乐。

哦,田连富,“甜”连着“富”!

身体上的累,他不怕,心里的苦,最难熬

云贵高原余脉,两省三县交界。

田连富,就出生在这个有着“麻阳西藏”之称的地方——湖南省麻阳苗族自治县郭公坪乡溪口村。

因为贫穷,因为家里穷到连一间像样的房子都没有,满身稚气却不认穷理的田连富,初中没毕业就出外闯荡,发誓要赚到建房的钱才回家。可命运不济,十多年过去,什么都没赚到,却“赚”回了满身伤疤——右手食指从第二关节处被机器碾碎,变成五指不全的残疾人。

好在年轻机灵的他长得有几分帅气,亲戚给他介绍了个姑娘,两人一见倾心,会面,定亲。按乡俗,定了亲就可以在一起。田连富兴高采烈地将姑娘带回家,姑娘一看房子,傻眼了。总共才两间房,一间是生火做饭的灶屋,一间是爸妈睡觉的地方。她悄悄问,我们住哪?爸用妈的旧嫁妆——几个木柜子,在全家唯一的睡房中一隔,原来的一间顿成“两间”。爸搓着双手,对未来的儿媳妇说,你们住有窗户的这边,我和你妈住没窗户的那边。

那是一个无眠之夜。田连富永远记得,姑娘蜷曲着身体,怎么也不让他靠近,生怕弄出一点动静来。她说,爸妈就睡在里面呢。第二天一早,姑娘就嚷着要走。没有办法,田连富只得跟着姑娘离家。他们来到浙江,开始了打工生涯。田连富在心里下决心,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赚到钱,回家建房,给姑娘一个幸福的家。姑娘也相信他有这个能力。第二年生下了女儿。他们约定,赚够了钱,修好了房子,就补办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

正当他们满怀期待朝着既定目标迈进时,父亲的一场大病(口腔癌)将所有梦想击碎。为治父亲的病,不但用完了所有积蓄,还外借30多万元。最终,还是没能救回父亲。面对巨债,姑娘的心动摇了,对田连富说,让我走吧。田连富心有不甘,苦苦挽留,最后还是没能留住。她说,你让我跟你,我不求富贵,至少得有个房子住吧。一句话说得田连富哑口无言。离开那天,看着消逝在风中的她的背影,伤心加无助的泪水从田连富眼中夺眶而出。

上有老娘,下有幼女,再也不能外出打工,他只得回家守着那几分薄田,农忙时挥汗如雨侍弄庄稼,种粮食维持一家人生计;农闲时在当地做一些零工,挣一点收入还债。一过就是9年。9年里,身体上的累,他不怕,心里的苦,最难熬。每到闲下来,他就对着茫茫大山吼歌:“没有你陪伴真的好孤单”“你的眼角流着我的泪”“今夜的你又在和谁约会”“伤一次痛一辈子”;有时,他会在漆黑的夜里,陪着一只撞进屋里的萤火虫默默私语,“也只有你才会在这无边的黑暗里来陪我”;有时,他也会扯来山上的竹笋和蕨菜,在地上摆成一个又一个大大的“爱你”……

他说,那是非常绝望的9年,绝望到怨恨父母为什么要为自己取这么个不着边际的名字,田连富,这哪儿连着富啊,分明只有苦。

有了房的他,头抬了,胸挺了,腰板直了

田连富的好运,从2014年开始。

这一年,扶贫工作队进驻村里。他家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后来,又被确定为易地搬迁户。扶贫工作队告诉他,政府在县城专门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修建了洋房,每人只需交3000元,便可搬迁到洋房里去住,按人口多少确定面积,一家一套。开初听说,以为是在做梦。别说是县城,就在乡下修一栋简易木板房,至少也要十几万。这回真是天上掉馅饼了?工作队告诉他,一切都是真的。他迫不及待提出申请。

分房的日子到了。通过抽签,他分到了建在县城西的安置点——龙升社区21栋1单位601房。

人说,钱是人胆。但对于田连富来说,房更是人胆。

有了房的他,头抬了,胸挻了,腰板直了,甚至连走路的脚步都自信了。2019年8月的一天,从县城新房返回乡下的车上,他遇到了同车的她——蔡晓凤。过去,没自信的他,一般不与陌生人搭话,更何况是女人?这回,他突然有了底气,不但主动搭话,还拿出手机偷拍。蔡晓凤本来就幽默、风趣,见有人偷拍,干脆说,那一张拍得不好,重来一张。说时将手举到耳边,摆出一个pose,耶!欢笑声顿起。

互加微信,互留电话。一段突来的爱情故事,就此展开它美丽的情节。

有了底气、找回自信的田连富,被蔡晓凤的美丽、大方和幽默、风趣深深吸引,奋起直追。有一次,蔡晓凤急回乡下老家,没有车,田连富闻讯,马上通过朋友,为她叫了专车,将她安全送达;有一次,蔡晓凤骑电动车,与别人发生碰撞,田连富听说后,马上赶过来,将她送进医院,照片,化验,洗伤口,上药,背着她上楼下楼,直累得大汗淋漓;有一次……还有一次……最后,蔡晓凤被田连富的真诚、善良、质朴和勤劳深深打动,两人就此坠入爱河。

2019年10月1日,他们走进民政局登记结婚;2020年5月7日,他们在搬迁进来的新房里举办了隆重的结婚典礼;2020年7月26日,他们爱情的结晶宝贝女儿出生,取名叫“田蔡”。田蔡,简单看去只是将夫妻两姓加在一起,但他们并不只是简单的“相加”。因为女儿属鼠,老鼠生活必须有田、有草,他们两姓中刚好田、草均占。他们希望他们的组合,能带给女儿一生幸福。

2020年8月15日,在田连富的引领下,我走进了他的新房。

三室一厅一卫一厨的新房,窗明几净。客厅的正面墙上,几个彩色气球拼出大写的“love ”吐露着芬芳。与之相对的墙面,悬挂着3幅大型婚纱照,婚纱照上的田连富或跪地求婚、或双目凝视、或倚妻在肩,脸上总流露出抹都抹不开的笑容。厨房里,老妈正在忙晚餐,一大碗红烧猪脚出锅,色泽诱人,香味扑鼻,刺激着人的味蕾。已经11岁的大女儿,正在书房里赶写作业,那份认真劲,谁也不忍心去打搅。还在月子里的妻子,怀抱着宝贝女儿,小女儿微闭着双眼,噘着一张粉嘟嘟的小嘴,惹人怜爱。

一切都是那么安详、和谐、甜蜜。

见有客来,一家人忙出来迎客。老妈搬凳,妻子开电风扇,女儿洗黄桃。小姑娘将一个桃子递给我,我婉谢。幼小的心灵顿时明白了什么似的,马上拿着黄桃去厨房,小手,小刀,一点点,将桃皮剔尽,再跑来给我。原来,她误会了我的“婉谢”,以为嫌她洗得不净,心中不免生出疚愧。多么善良的孩子,多么干净的灵魂!我不忍拒绝,更不敢辜负,接过小手里的黄桃,一口咬下去,满嘴汁液,满唇流香,一股甘甜,直抵心脾。

那甜,实实在在。

一个农民的底气与自信

拥有了甘甜生活的田连富,并不再满足现有的“甜”。

他记住了网络上的一句话:“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他说,他就是没有伞的孩子,他必须奔跑。他立志,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名字中的“富”“变现”出来。

作为一个农民,“富”从哪来?他十分明白,只能从勤劳中来。

田连富的小眼睛骨碌一转,看到了乡下的荒山,如果将这些山流转下来,发展种养业,定是不错的选择。与妻子一商量,成。于是,100亩山地流转到了他的名下。

他先到怀化职业技术学院学习了半个月的果树栽培和家禽养殖技术,学成回家,借来扶贫贷款5万元,又从亲戚朋友中借来20多万元,一部崭新的“创业史”就此开写。

为了给果园找到更多的资金,他承包了县城芙蓉学校建筑工地2万多平方米的钢筋扎制,每天在毒辣辣的太阳底下工作12个小时以上,手和脚都晒成烫伤,结了一层又一层痂。不苦么?苦!但他坚信,今天流下的汗水,就是明天的财富。所以他说,苦并不能击垮我,因为时间让我养成了习惯。

经过半年多的努力,3000多株优质黄金柰李树苗下栽。过去光秃秃的荒山,一夜之间果树林立,绿意葱茏。

田连富给我翻看他手机里的照片,一山山,一垅垅,一坳坳,连成片,煞是气派。其中有一部分已经结出零星的果子。鸽子蛋一样大小的果子,在绿叶的掩映下,圆润如珠,品相极佳。

我问,还要投入多少年才有收成?

他说,明年就会有收成,但丰产至少要5年。

我又问,丰产期每年能产多少果子?每年大约有多少收入?

他说,平均每棵树按100公斤计算,丰产期可产果子30万公斤,目前每公斤16元,我不算那么高,打三折,也有150万,除去成本和开支,每年50万元的纯收入肯定是有。

语气坚定。从这坚定的语气里,我感受到了一个农民的底气与自信,更看到了“甜”连着“富”的指日可待。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