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今日要闻 > 正文
“郎崽子”见丈母娘 故事一箩筐
2019-02-06 10:21:53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作者:[作者:胡泽汇]]     [责任编辑:[责编:姚茜琼]]      字体:【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胡泽汇

大年初二,女婿给岳父岳母拜年的“法定日”。从上个世纪70年代到本世纪,女婿拜泰山发生了什么变化?新湖南客户端记者走访了6位女婿,年纪最大的79岁,年纪最轻的是90后,还有一位洋女婿,看看他们的有趣故事。

我从上个世纪70年代就开始拜丈母娘、丈人老,回想起来,从交通工具到经济,变化大得很。

上世纪70年代,我记得我的工资是52元/月,但一年一次拜丈母娘必须隆重,常常大年三十就去了。一般拿钱,30元左右,有时碰到丈母娘家有大事,50元也拿过。

除了拿钱礼物也不少,那个年代物资匮乏,面粉、香干子、面条、核桃……都拿过,反正就是屋里有什么就拿什么。多拿少拿,长辈们也不计较。

印象最深就是回去一趟不容易。那个年代也是在长沙河西坐汽车去常德。我先一天就要带着家里人从东边厂里赶到西长街同事家借住一晚,第二天天不亮就过河,到一桥河西桥头北边一点的汽车站赶6点的汽车,要用大半天的时间才到常德。一路上车子走走停停,有乘客还带着猪崽子、鸡、鸭上车,当然猪崽子、鸡、鸭都是放在车顶,没跟人待一起。

如果是坐船,也是一早从家里出发,赶到一桥桥头河东这边的码头坐船,下午2点开船,晚上零点到达常德。通常小舅子会骑个单车来接我们。

常德丈母娘好客气,进门就是猪油红糖鸡蛋。讲实话,又甜又腻,还真有点吃不下。但这是当地招待贵客进门的礼仪,一定要吃。

后来经济好转,交通方便,坐大巴、坐火车都去过,钱也越拿越多,几百元、上千元都给过。岳父岳母已过世好多年,现在是我等着女婿上门拜年哒。

我比较幸运,岳父岳母家和自己家都在长沙,还楼上楼下近得很。天天见面,但过年也还是得认真准备。

十几年前月工资不到1千元,一次过年,我带着老婆去超市买礼品,很认真挑了烟酒等礼物,花了我1个月工资。结果在开摩托车锁时,老婆大意随手就放在了旁边的摩托车上。我们一路从河东骑到河西了,她才想起来。都没回去找,哪里还有。

变化还是有,最开始我们都是提烟酒,岳父不抽烟不喝酒,也可以转送别人。后来就是给钱,再加上油、米等生活必需品。现在干脆就是给钱加保健品。健康很重要,与其老人在外面乱买,还不如我们买好送上门。

前年和去年我们又有了新变化,带着双方老人出去旅游过年,去了三亚、去了杭州,老人开心得很。现在给钱都不如给他们陪伴了。

我和妻子平时都在长沙工作生活,丈人老全家都在娄底冷水江。说起来惭愧,结婚8年,我还从没去岳父家登门拜年过。

因为自从我父亲2011年过世后,我母亲身体就很不好,膝盖关节老化都出不了门,家里一切事情都离不开我,所以每年都是我妻子单独回娘家拜年。

人不到礼得到,除了拿几千元过年金,我还会另外给岳父准备烟酒,尽能力买好一点的。幸运的是,岳父岳母十分大度,从不计较我不能来拜年的事情,十分感谢。

我来自悉尼,在长沙已经生活了七年,从事外教工作 。由悉尼到长沙,8000多公里的距离,但因为与妻子小卓的相识变为了咫尺之隔。现在的我是一个长沙大家庭的洋女婿。

春节期间陪妻子回娘家,有个重要环节就是陪妻子和各家亲戚见面,和他们一块吃饭聚会。虽然在澳大利亚并没有走亲戚的风俗,但我已经慢慢融入了中国的家庭文化。

我记得第一年去丈母娘家,我带了一些礼物和红包,还陪岳父喝了白酒,好像大家都非常喜欢“干杯”,一口气就喝完杯子里的酒。而我们那边却习惯慢慢喝酒。我一开始还不是很适应,也不会喝白酒,但是后来也都会陪家里的人喝一些。现在我已经完全适应了,是个“经验丰富”的洋女婿了。

过年期间,家里人都爱走亲戚。我觉得湖南走亲戚就是“不停地吃饭”,这个过程非常有趣。虽然我们的家庭里面,有一些亲戚并不会说英文,但是他们努力想跟我沟通的样子真的非常可爱,我也很喜欢他们的热情。

我这七年来,全是在一大家子的团聚中度过春节假期。在朋友和家人的“耳濡目染“中,我还学会了长沙麻将。这是春节期间必不可少的娱乐项目,但是说实话,我不是特别喜欢用钱来打麻将,我愿意陪家人们喝酒、玩游戏,也希望通过这些方式来加深我们的感情,我不喜欢仅仅用钱来表达和亲人之间的关系。

同时,我觉得陪伴家人需要时间和耐心,节日期间应该用心地和亲戚家人们相处,和大家面对面沟通和聊天,不能仅仅只关注自己的手机,那样会让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变得更陌生。

我是山西长治人,我老婆是湖南衡阳人,两地相隔几千里,风俗文化也大不同。主题虽然是拜丈人,但得从拜年不同说起。

比如我们新婚第一年回我老家过年,我所有亲戚长辈都得给我们拿钱,当然也有点不太跟上时代的:我们新人得磕头谢谢。但总之就是一趟“敛财”之旅。

走亲访友也简单,拿盒牛奶或者拎点水果进门就成,大家重点是聚聚聊聊,联络感情,很简单。而我跟着老婆回衡阳拜丈人、亲戚,那就大不一样了。

去年,我们先回的长治过年。我老婆坚持一定要从长治给岳父带一箱汾酒回衡阳。几千里路带一箱酒多麻烦,我给她做工作:“咱们在长沙买也是一样的,都是一个厂出的。”不行,她坚决不同意,一定要从长治买,还说“从山西拖回来才正宗,才显示我们的诚意。”

最后我只能妥协,我的天,她肯定是觉得越折腾我才越显心意。

丈人老家送礼也不同,例如礼品标配是烟酒,数量上有定数,档次上有区别。平时走得近的亲戚档次高,平时来往少的档次低。

然后是红包。在丈人老这边我负责散财,长辈来了发一个,晚辈来了发一个,还都是几百元一个。算下来过个年,年终奖用去大半。

明年过年方式得跟老婆好好商量商量了。

我是邵阳人,但我上班的地方在马来西亚,平时不能照顾家里,家庭运转都靠妻子和岳父岳母。今年春节我用诚意来感谢他们。

我给岳父送的是档次还可以的烟酒,买了水果和茶叶,单独给岳母买了一根金手链,再4000元红包,总共花了1万多元。礼轻情意重吧。

(文中图片除制图外,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您还有什么有趣的女婿拜年故事,欢迎进入新湖南客户端话题留言,我们一起开心乐一乐。

点击稿件左上方蓝色字体#“郎崽子”见丈母娘 故事一箩筐#进入话题,戳最下方的“发布”按钮,即可发布你的故事。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