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文化视点 > 正文
廖凡:加冕柏林影帝的长沙伢子
2014-02-20 07:33:42 湖南日报     [作者:刘银艳]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一个长沙伢子,驰骋华语影坛多年,在不同的角色里,他展示着不重样的精彩,被人们津津乐道的表演可以列出一长串,却离大红大紫总有那么一步之遥。终于,刚过完40岁生日的他,于北京时间16日凌晨给人们带来意外之喜,凭借电影《白日焰火》,他获得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成为首位获封柏林影帝的华人演员,完成人生能量积蓄的一次总爆发。

 廖凡

  廖凡,加冕柏林影帝的长沙伢子

  本报记者 刘银艳

  2月18日的长沙,雪花纷飞,在已立春的季节里,如此“逆袭”的天气,似乎昭示着一切皆有可能,就像3天前,人们还不能想象,一位柏林影帝会是诞生在长沙某个大院里的长沙满哥。

  这样的感慨,对于著名表演艺术家、原省话剧团团长、湖南大众传媒影视艺术学院名誉院长廖丙炎来说,更是深切。廖凡就是他的小儿子,子承父业,如今有了完美的注脚。儿子还远在柏林,但也不妨碍父子间的微信即时联络,于是,凭借微信,加上廖老绘声绘色事无巨细的描述,让记者有了一场别致的采访。

  “第一次演戏的片酬

  是一个大西瓜”

  15日晚,对于廖丙炎一家来说,是一个不眠之夜,他和夫人一直守在电脑旁,“我们的电脑技术不咋样,找不到柏林电影节颁奖晚会的现场直播,就守在电脑旁等消息。”等到16日凌晨两点,终于在电脑上搜到了第一条微博,发送了廖凡获奖的消息,紧接着又蹦出一条。可老两口仍然不敢相信,怕是粉丝们的调侃,继续忐忑等待半个小时后,这一次,他们搜到廖凡的获奖感言了,又搜到廖凡手持“银熊”的照片了,终于相信了,“欣慰、惊喜之情夹杂,难以言表。”

  为什么对儿子的获奖有那么一点小小的不自信,廖老透露了一个细节,原来在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参与“逐熊”的20部影片中,曾有一个场刊评分,《少年时代》大获好评,得到3.7分高居榜首,而《白日焰火》只有2.3分,排名第八。虽然场刊评分并不能用来预判电影、演员能否夺奖,但也着实让他们捏了一把汗。

  16日,廖丙炎收到了无数祝贺的电话和短信。上午10点,最重要的一条信息传来,是廖凡获奖后发给父母的第一条微信,他手持银熊的照片。紧接着,他女友霍昕笑着举着银熊的照片也通过微信传来了,“看到他们与银熊的合影,我们更加相信这是真的了,没多久,他的电话也打来了,听得出声音有点嘶哑,他也没说什么,却叮嘱道,老爸老妈你们赶紧去休息吧,要注意身体。”

  “凡凡从来都是这样,他的个性很淡然,做事情既不报喜,也不报忧。”廖老说,其实在春节前,廖凡就已经获得柏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提名了,可他打电话给父母时,却一个字也没提,只说了一句,“老爸老妈你们到北京来玩吧。”今年春节,二老是在北京过的,也见证了廖凡赴柏林前的忙碌,订制礼服,雷打不动的体能训练,各种准备,一直忙极了,“我们住在他买的房子里,他虽然租住在外面忙这些事,但每天都会过来看我们,陪我们参加亲朋的聚会。”为了不影响儿子,大年初三,二老就回到了长沙,而廖凡也于初六飞赴柏林,开启梦幻般的影帝之旅。

  “我离开北京到这里来之前,我和我妈说,如果我拿不到这个奖我就不回来了。”这样的自信让人想起廖凡在行前曾对媒体说:“谁不想拿影帝,那是装孙子!”可是当廖凡真的听到自己获奖时,又有种恍惚和纳闷的感觉,“有点没反应过来,耳朵已经听到了我的名字了,周围的人也站起来了,有点延时,像做梦一样。”

  老人分享着儿子“擒熊”的喜悦,也忍不住告诉记者,儿子第一次“触电”可追溯至6岁孩童时。1980年,廖丙炎在接拍电视剧《瓜儿甜蜜蜜》时,导演见廖凡长得胖乎乎黑黝黝的很好玩,就让他演一个到瓜田里摘西瓜的群众小演员,“我开始都不知道这回事,直到有一天,凡凡捧个大西瓜站在了家门口,那算是他第一次演戏的片酬吧。”

  廖凡从小在戏窝子里长大,不过直至高三第一个学期读完了,才如梦初醒,跟父母说要报考上海戏剧学院。

  “父母很支持我,妈妈曾带着我跑遍了武汉、北京、青岛、上海的艺考考点。”廖凡说他的考前辅导只有一个冬天,没想到竟考上了。

  单眼皮胖小伙的配角之路

  用“意外、传奇”来形容廖凡获奖的,还有知名作家、湖南电影频道副总监杨蔚然,“一直以来,他都是在做配角,是一个很牛的配角,我以为他会在某个电影节上,拿个最佳男配角的奖项。”对自己的高中校友,杨蔚然如是评价。

  的确,在广大影迷的心目中,从早年的偶像剧《将爱情进行到底》,到最近几年的电影力作《集结号》、《让子弹飞》等,廖凡是少不了的“小花脸”,他的表演也受到人们的肯定,却始终是衬托主角的“绿叶”,戏红人不红,被媒体戏称为“潜伏者”。“商业片选择男主角,总会考虑到观众对帅哥的偏爱,廖凡没有超帅的外形,是一种坏坏的甚至带点邪气的样子。”杨蔚然说。

  “在常人看来,配角是随时可以调换的,但廖凡演的配角就经常给人无法替代的印象,不管他的戏份有多少,都特别有他的范儿。”在杨蔚然眼里,廖凡是一个爱看书的演员,涉猎各种文学作品,对音乐的认识也很深,“因此他对自己的角色总有一种独到的个人解读与演绎,《白日焰火》选廖凡作主角,我敢说不是出于市场的考虑,而是对他演技的信心,从这一点来说,他得奖又变得顺理成章,是实至名归的事。”

  “生活中我是个特别平淡无趣的人,是我的角色给了我各种精彩的可能。”廖凡这样说着自己,也正是这种对演戏的痴迷,让他愿意尝试各种角色。

  “凡凡演的每一个角色我都喜欢,包括他演的小角色。”廖丙炎告诉记者,“凡凡演的电影和电视剧,大部分我看过,没有一个角色是雷同的,各具特性,所以有的人说他是硬汉实力派。”

  廖老还告诉记者,这次柏林电影节,香港著名影星梁朝伟也是评委,他本来最推崇《布达佩斯大饭店》影片里的主演,在得知廖凡获最佳男主角提名后,把廖凡演的戏都调出来看了一遍,看过后赞赏有加,并亲自为廖凡颁奖。

  不帅,单眼皮,黑皮肤,甚至报考上海戏剧学院前还是个80多公斤的小胖子,注定从艺路上走过的每一步都不那么容易。

  仍然钟情于戏剧与悬疑片

  《白日焰火》是一部由一桩碎尸案引发的追捕连环杀手的惊险片,影片中有扎实严密的犯罪推理,也交织着一个失意的警察和一个美丽女人的爱情纠葛。为了演好那个体形略肥、酗酒颓废的警察,廖凡把本来保持在70公斤左右的健美身材增肥了10公斤。

  成为新科影帝,廖凡却否认他是外界所称的“文艺男神”,他表示接下来挑选剧本也会钟情于悬疑侦探片:“其实我本身就很喜欢黑色电影,我也很爱看侦探小说,我总是觉得在这样的题材当中有更多的发挥,我本来也对人性多面的这种复杂很感兴趣,所以我还是会保持我一如既往的选择态度吧。另外我仍然想做戏剧。”

  在上海戏剧学院,廖凡当年的指导老师何雁说他学生时代就“心气儿高,有个性,专注于艺术,从不为成名露脸混角色。”大三时,同班的李冰冰和任泉皆少年成名,纷纷在影视剧中出演重要角色,唯独廖凡和当年的好搭档海一天沉浸在戏剧之中,天天拿着剧本追着何雁要求排演。

  “凡凡刚进‘上戏’时,在班上25名学生中专业排名靠后,一年后,他就进入前十,到三年级时,就跃居前三了。”廖老说,1996年,由廖凡和他的同学排演的小品《磨刀》代表学校参加全国艺术院校教学小品比赛,获得了一等奖,随后顺利进入中国国家话剧院。“他很喜欢话剧演出,跟刘若英一起出演过《半生缘》,有两次为了演话剧,他还推掉了几部片约。”

  仍然钟情于悬疑片,这个想法,对于杨蔚然来说无疑是一个利好。刚推出长篇小说《失魂记》的他,正打算将其改编成电影,“这就是一部发生在长沙的时间跨度有10年的悬疑片,悬疑外衣下充满对社会和人性的反思,男主人公也是长沙人,若是廖凡来演会非常合适,他有长沙伢子的那个味。”

  “我们对他最大的期望是

  平安、幸福”

  “我对凡凡说,你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廖丙炎又透露一个鲜为人知的细节,有一次,他夫人带着两岁半的廖凡搭轮船去四川涪陵探亲,船行至途中半夜着火,死伤不少,这时正好有另一艘轮船靠近,廖夫人让一位军人接过孩子,自己也费劲爬了过去躲过一劫。

  实际上否极泰来的故事,也就发生在接拍《白日焰火》前,廖凡透露:“拍《建党伟业》时,我从马上摔了下来,做了8个小时的手术。当身体内一下子嵌入12颗钢钉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就泄了气。本来感觉要往上走的心劲儿又变得很迷惘,在休养的时候遇到了这个剧本,这个角色给了我许多慰藉,所以当即就接了这个电影。”

  廖老说,他打电话时本来是要祝贺儿子得奖的,话到嘴边又成了:“在国外要注意安全,酒不要喝太多,悠着点,还有奖等着你拿呢。”

  “像凡凡,经常是空中飞人,我们对他最大的期望就是平安、幸福。”廖老说。

  人物小档案

  廖凡,1974年2月14日出生,湖南长沙人,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93级学生,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员。参演了《将爱情进行到底》、《别了,温哥华》、《生死线》、《让子弹飞》、《建党伟业》、《非诚勿扰2》、《十二生肖》等影视作品。2014年主演《白日焰火》获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成为首位获封柏林影帝的华人演员,同时该电影还获得最高奖金熊奖。由于廖凡的获奖,让柏林、戛纳、威尼斯三大久负盛名的国际电影节的帝后名单上都有了华人演员的身影。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