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院士邱冠周:交流之风不起 中国诺贝尔奖难出
2012-06-19 22:12:55 湖南日报     [作者:秦慧英]     [责任编辑:彭彭]      字体:【

  穿戴儒雅,头发齐整地往后梳。笑声爽朗,不笑时似乎也透着笑意。操一口浓郁广东口音的普通话,音调高低起伏极有感染力。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迈克尔·J·本特鲍弗教授考察了他的生物冶金技术,看了他的“石头”、喝了他的咖啡后,说他“做低品位资源,过高品质生活”。被众多矿产企业老板奉为“财神爷”的他,对金钱淡然一笑,说自己只是喜欢听古韵怡然的广东音乐,享受着有追求的慢生活——

  邱冠周:低“品位” 高品质

正在摆弄咖啡器的邱冠周。本报记者 郭立亮 摄

  文/本报记者 秦慧英 通讯员 申丽 图/本报记者 郭立亮

  见邱冠周之前,他的博士生助手提醒我:“老师的思维非常活跃,你这笔记估计有点难记哦!”我们应承着,没太当回事。

  采访开始不过几分钟,急了。仿佛回到了中学课堂上,初学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的意识流小说《墙上的斑点》的情景,老师讲了40分钟,却没人知道墙上那个“斑点”究竟是什么。邱院士从咖啡聊到中国为何出不了诺贝尔奖,从中国的钢铁业讲到赞比亚精致的石头,忽然间又转到了广东菜“三及第”……

  然而,当你跟着他天马行空云游四海之后,回过头去,发现他的许多绝妙的比喻和生动的解释,让你在最后那5分钟恍然大悟。就像中学时终于弄清楚“墙上的斑点”原来是英国女作家笔下那只“蜗牛”一样,让人不禁拍案叫绝。

  就像他的学生评价:老师一贯天马行空,喝咖啡、泡茶,都能跟选矿联系起来,但习惯了,你反而会觉得,他把那些艰涩复杂的学术问题,解释得简单通俗。

  咖啡厅喝出“思想”来

  在颇有点传说意味的中南大学生物楼二楼松韵咖啡厅里,刚落座,还没来得及提问,邱院士反而先抛给我们一个大问题:“知道我们为什么出不了诺贝尔奖吗?”

  我们哪敢造次回答这么个世纪性的难题。不过他也没有打算为难我们,笑着说:“你们刚才不是在说这个咖啡厅嘛,这就是原因!”

  难道搞个咖啡厅,诺贝尔奖就出来了?我们满腹存疑。

  “你们知道牛津大学有个咖啡吧吗?那儿喝出了3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为什么?因为那里的科学家们喜欢交流,有什么课题、研究,大家在一起探讨。科学技术是需要交流与碰撞的,一个人的埋头苦想能有什么大成绩?可惜,我们的科学技术交流简直是一片荒漠!”他显得很激动,手指不停地敲着桌子。

  “交流之风不起,中国诺贝尔奖难出!”在邱冠周看来,知识不是硬生生“挤”出来的,而应该在智慧的摩擦与碰撞中,自然地“流”出来。他希望给院里的老师学生们提供一个雅致的场所,把交流的风气带起来,因此便有了现在的松韵咖啡厅。

  咖啡厅来之不易。2003年,邱冠周领衔的团队研究出了一种新的选矿技术,获得转让费1000多万元,按照政策规定,这笔钱的70%,完税后可以分发给有功人员。但是,这笔钱最后全部用在建设生物冶金大楼和实验室上,也包括这个咖啡厅。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并不完美。过来图个新鲜雅致的人不少,但鲜有人来咖啡厅探讨学术。“中国人写诗、谈恋爱都可以交流,但做学问不可以。”邱冠周叹口气道:“可能是学界缺少交流的习惯,习惯也是种文化。”

  不过,咖啡厅还是为日常的会议交流、学术探讨提供了绝好的场所,也逐渐有了“思想交流站”的功效。环顾四周,与其说是咖啡厅,其实更像个茶室。宽敞的空间,一色原木的摆设和装饰,古筝悠扬,四处摆放着邱冠周多年来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宝石、古董……随处可见的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在咖啡的氤氲里,显得别有风味。邱冠周的博士生答辩也都选在这里,“显得轻松嘛!”

  邱冠周喜欢咖啡厅轻松惬意的氛围,但对咖啡却并不挑剔,也喝不出杯中的咖啡究竟是蓝山还是摩卡。比起咖啡,他对茶道的研究要深得多。怎么制作,如何冲泡,每种茶各有何妙处,说起来滔滔不绝。难怪松韵咖啡厅处处都有中式元素。邱冠周笑着解释,“外国人来,我怕他批评我的咖啡厅不正宗啊,现在这样,我可以说是中国式的,不就有话语权了嘛!”说到这,他完全忘记了手中还磨着咖啡,开心地大笑起来。

  这个咖啡厅接待了许多贵客,去年9月,第19届国际生物湿法冶金大会在中南大学召开,这也是这个国际性的会议首次在中国召开。当时,来自美国、德国、英国、加拿大、日本等知名高校及科研机构的生物冶金领域的专家学者们,就在这里畅谈科学前沿的生物湿法冶金技术。

  “如果你们能多宣传呼吁,帮我们成立国际生物湿法冶金学会,就是功德无量啊!”邱冠周现在最大的希望,便是在中南大学成立这一国际学会,真正将科学交流之风吹起来。

  微生物,低品位矿中淘出“宝贝”

  矿物加工工程,最初叫洗矿、选矿、矿物加工,简单说来,便是运用各种物理或化学等方法,将有用矿物和脉石(无用)矿物进行分离,为进行下一步冶炼工作做准备。

  在低品位的贫矿中,矿物加工显得尤为重要。我国现有有色金属资源的70%都是低品位、原生、多金属复杂矿,邱冠周所做的事,便是从这些低品位的资源中,最大程度地“淘”出宝来。

  邱冠周与矿物结缘,始自1970年。此前,他在高考前10天因“文革”而停学,先后当过农民和老师。后来,广东省大宝山铜冶矿招工,因为 “当矿工每个月有54斤米”的诱惑,他毅然辞职当起了工人。这个从广东大埔走出来的农家子弟,干起体力活来一点不含糊。“25磅的铁锤,能打100多下,全矿第一。”但他念想着的,仍然是什么时候恢复高考,所以“连走路都是抱着书的”。

  两年后,因表现突出,矿里派他前往广东工学院选矿专业学习,4年后他再次回到企业。1978年,邱冠周来到中南矿冶学院(中南大学前身),接受更系统的选矿、加工学习。1987年,他成为我国自行培养的第一位矿物加工工程博士。

  几十年来,邱冠周醉心于各类矿物加工研究,在低品位、复杂难处理金属矿产资源加工利用等诸多领域的研究蜚声海内外。但他并不满足,近年来,又将眼光瞄准了微生物技术。

  “目前我们的选矿以化学为基础,不外乎两个过程,一个氧化过程、一个还原过程。传统冶金方法,是激烈的氧化、激烈的还原,高碳、污染。但是现在不是讲环保吗?所以我们就提倡温和的氧化、温和的还原。利用微生物来帮助氧化和还原,这样不但不产生碳,反而消耗碳。”

  小到人眼看不见的微生物,好似蕴藏魔法,能量巨大。邱冠周领衔的国家“973”重点项目“微生物冶金的基础研究”,其研究团队从国内42个矿山分离获得1000多株浸矿微生物,构建了我国第一个浸矿微生物资源库,为生物冶金技术的开发与应用奠定菌种基础,创立了低品位硫化矿生物浸出新方法。这一新的方法应用于低品位硫化铜矿的处理,将浸出率从28%提高到75%。

  “资源是制约人类社会发展的最大瓶颈之一,越来越贫瘠的资源,需要新的方法重新开采。”即便是别人已经“吃”过一遍的尾矿、废矿,他都能再“淘”出点宝来。2010年,中国有色集团联手中南大学,与赞比亚签订协议,合作处理该国大量的表外矿及尾矿资源。邱冠周表示,要用生物冶金技术,帮助赞比亚重新打造铜工业。

  住几十平的房子,捐209万元的奔驰

  关于邱冠周,在中南大学一直有个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邱冠周的技术曾让一家企业脱困,2010年,该企业给他送了一辆奔驰S600。正在大家羡慕之时,他毫不犹豫地将车转赠给学校拍卖,所得的209万元全部用于救助贫困师生。邱冠周本人从来没有买过车,住着学校一套83平方米的房子,最近才搬到稍大点的院士楼。人家都善意地笑他:“住的是几十平的房子,捐的是几百万的车”。

  邱冠周家里装饰很简单,在学校30多年,除了电器外,极少添置什么新家具,还保留着很久之前的木桌子、木凳子、木沙发。小外孙到家里来,问:“外公,你住这里吗?看来你很穷哦!”小外孙却不知道,这个“穷外公”是各个矿产企业老板眼中奉若神明的“财神爷”呢!许多矿业企业应用他的技术,获得了少则几亿元多则十几亿元的收益。

  不过,简单的摆设也有人夸奖。一次,楼下邻居到了他家,夸他家里摆设好,素淡、舒服。后来听老伴转述后,他哈哈大笑说:“还有欣赏这种摆设的人呀?那等哪天我心情好,泡杯茶,你让她上来,原汁原味再跟我讲一遍。这话我喜欢听!”

  实际上,他也很满意之前住的小房子。“前面是铁路塘,算是我家的游泳池嘛,岳麓山还是我家后花园呢,多爽啊!”平日里勤钻科研,空闲时与咖啡、绿茶、轻音乐为伴,邱冠周很享受这种“慢生活”。

  但他又郑重解释,“这种‘慢’,可不是磨蹭、懒惰,它是一种沉淀,一种心态。现在的人都太功利,巴不得一口吃成个胖子。我看啊,走慢一点,走扎实一点,反而更容易出成绩。”所以,他在生物楼里开设咖啡厅、健身房,健身房里还有捶背机、洗脚机、跑步机各种设备,将艰苦的科研与运动、休闲、高雅的音乐等结合起来。他也总是告诫学生们要沉下心来做学问,切忌急功近利。

  “不知道你们了解广东音乐不?那是能治病的哦,让人心境平和,疾病远离。”邱冠周跟我们说起一个小故事。有一次,一位北京来的院士跟他聊天,说:“广东音乐都优优柔柔的,那些个《雨打芭蕉》、《平湖秋月》,没什么劲啊!”邱冠周反驳:“你们上班已经很紧张了,下班还《十面埋伏》、《将军令》,那还不出毛病呀!”结果把人家给“气坏了”。他绘声绘色跟我们描绘起当时的场景,又忍不住大笑起来,肩膀一耸一耸的,像个孩子。

  采访很愉快,时间不觉已近中午,这时电话响了起来,他歉意而和善地对我们说:“午餐就由我的博士陪你们吃,我要回去炒菜了!”原来从德国回来的女儿最喜欢吃老爸炒的青菜,前期工作准备完毕,专等他回去“操刀”呢。 邱冠周一边走,又不无得意地说:“告诉你们,我可是大伙封的‘左家垅地区炒菜一把手’呢!”说罢,大笑而去。

  [人物小档案]

  邱冠周,男,汉族,1949年2月生,广东梅州市大埔县人,是我国培养的第一位矿物加工博士,曾任中南工业大学副校长、中南大学副校长,现任中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2011年12月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邱冠周教授长期致力于我国低品位、复杂难处理金属矿产资源加工利用研究,在细粒及硫化矿物浮选分离和铁矿直接还原等方面取得显著成绩,特别是在低品位硫化矿的生物冶金方面作出突出贡献,被授予国家有突出贡献科技专家。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其成果两次入选“中国高等学校十大科技进展”。2004年、2009年连续两次担任生物冶金领域国家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担任2011年第19届国际生物冶金大会主席,并被推选为国际生物冶金学会副会长。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