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文化视点 > 正文
真善美的作品 真善美的人生——追思朱惟精先生
2012-02-21 21:45:35 湖南日报     [作者:郑佳明]     [责任编辑:蔡矜宜]      字体:【

  过小年那天晚上,朱惟精的夫人林金珠大姐来访,我才得知噩耗,朱惟精先生走了。很意外,很悲伤,走得太早了,走得太可惜了,他才71岁,正当创作的高峰期。失之惜哉,失之痛矣!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认识朱惟精,我当时担任长沙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联系城市雕塑工作。征集雷锋雕像方案时,看到他做的雷锋雕像小稿子,觉得很像,神形兼备,就支持了他。几十年下来,我知道我没有看错,他是个真实的人、善良的人、美好的人。他的人跟他的作品一样,真实善良美好。

  1940年,朱惟精出生于浙江东阳一个家境殷实、有文化传统的家庭。父亲朱福星是“8·13”淞沪抗日名将。故乡的文化传统和家庭教养使他从小受到良好的影响和教育。东阳木雕就是中国四大木雕之一。家乡的熏陶使他身上洋溢着一种江南人文之美。

  艰苦的生活、坎坷的经历开阔了他的视野,也磨练了他的意志。他的足迹留于青藏高原、黄土高坡、三湘四水、海峡两岸……黄土、雪山、草原、沙漠,给了他大漠孤烟和金戈铁马的豪情壮志;洞庭、岳麓、杜鹃、芙蓉,给了他杏花春雨的柔情和风。英雄和人性都成为他作品的基因和神韵。

  朱惟精做过很多具体工作,从青海群众艺术馆老师到大学教授,从宏伟的城市景象到细腻的艺术精品,从雕塑到绘画书法,在编辑、辅导、创作、研究中,他很能吃苦。他儒雅并不懦弱。他的历史文化题材和革命题材的雕塑让人震撼。

  蒋方婷说:“朱惟精的作品为我们展现了一个广阔的雕塑世界。娴静与张扬、柔美与劲锐,既饱含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又有基于历史的斗志昂扬。刚惊诧于古希腊般的高洁美,又似乎闻得了罗丹的思索沉吟。而更多的却是中华民族历史的积淀与文明的映射:屈原、李时珍、向警予、宋教仁、毛泽东、黄兴、陶行知、雷锋……这些人物的形象,通过朱惟精的双手,在石与铁的雕凿与锻铸中变得丰满。无论是室内装饰雕塑还是城市雕塑,都似乎在以一种沉默的方式,向观者述说漫长的文明。”

  人民英雄纪念碑作者之一、著名雕塑艺术家张松鹤评价道:“朱惟精凭着他的学养,坚实的美术基本功和一片仁爱之心,与自然的亲和,使他的艺术才华得以淋漓尽致地发挥,雕塑和各类绘画不断涌现精品力作。他从不放过每一次灵感激发的火花。构思敏捷,应对各个艺术门类都能得心应手。该用雕塑表现的,就捉刀弄泥;要用广、色表达感受的,就把玩油色纵横涂抹;有的为由国画才能展现出一种境界,就临案挥洒;版画、水彩画无所不精。他以娴熟的技巧、绘形写神,作品以美取胜,以情感人。国画,构图恢弘,一气呵成;西画则光色交融,只眼独具,不拘一格,奔放而沉稳,富含东方神韵。他以顽强的性格和敬业精神,不畏坎坷,排除艰难险阻一路探索,时刻身隐创作状态中,可谓无分寒暑,昼夜忘形。”

  朱惟精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首批持国家城市雕塑创作设计资格证书的雕塑家。曾任湖南科技大学建筑系教授、美术教研室主任。上个世纪80年代初在全国率先被批准成立艺术家工作室——“惟精美术工作室”。他担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创作委员、湖南省文史研究馆员,长沙雕塑院院长,长沙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2008年,俄罗斯美术家协会、列宾美术学院等四单位联合授予他俄罗斯艺术领域最高荣誉“俄罗斯人民艺术家”称号。他的代表作有:汉白玉雕《悟》(入选中华人民共和国雕刻艺术世界巡回展,国家收藏),《向警予》(全国建国40年来城雕优秀作品),石雕《雷锋》(湖南省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青铜雕《世纪之光》(新世纪中国大地耸立的第一座巨型城雕),西藏拉萨石雕《毛泽东》。

  艺术是与各民族气质性格特征、文化环境、生活方式、哲学伦理等因素密不可分的。中国雕塑源远流长,传统的雕塑重视意象,常伴有某些绘画性,具有特殊的装饰效果,造型语言简练而富含哲理,沉静含蓄而有一套不同于西方雕塑的独特造型手法。朱惟精广博的知识和丰富的阅历,让他的艺术升华到中国文化的深层次。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一次全国城市雕塑工作会议上,雕塑大师刘开渠曾指着朱惟精的几件雕塑作品照片,对在场的人说:“你们细读这几件作品,是否感受到通过它的立意和细节的刻画,透露出了它蕴含着高尚的灵魂?能让作品进入如此境界,它反映了艺术作品的思想高度,同时也传达出了作者人品的高度。要创作出一件好雕塑,首先要塑造好艺术家自己,人有多高,作品才有多高。”接着,刘开渠挥毫急就朱惟精先父的座右铭“造福者不为享福,善始者还当善终”。

  去世前不久,朱惟精为自己的作品集写下序言:“刘开渠先生曾一再鼓励我出版画集。难忘他数度光临寒舍,给我题写书名。遗憾的是,他未等见到我的书就离去了,我出书的计划也就此搁浅。2004年,程允贤同志约我到南昌,他把为我出版雕塑集而写的一段文字交给我,并叮嘱我图片一定要认真拍摄清晰,汇总后可交给他找一家最好的出版社出版。谁料,我才开始准备,他竟骑鹤西去了!人生难料,我再次泄了气。一晃几年,近日在朋友的催促和帮助下终于重翻已屉箧,认真辑录脱稿,松了一口气。所憾,我80年代及之前的作品、创作小稿及一批逃过文革劫难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作品照孤本,都在工作室被强拆时遗失,以致那一时期的作品未能在本集中留下一丝印痕。人生如梦!但望社会和谐春色永驻。”

  朱惟精先生给我们留下了珍贵的作品,更留下了美好高贵的人生形象。朱老师,你好走,你安心。

  (作者系省社科联主席 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