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寻谱【田清明】
2011-07-23 00:33:31 湖南日报     [作者:田清明]     [责任编辑:蔡矜宜]      字体:【

  夜深了,万籁俱寂。

  我困坐在案前,揣摩着教案,不忍心睡去。明天的全场公开课万万不能牛犊子拉车——乱套;然而教案改了又改,仍觉是小姑娘唱歌——没谱。

  有了,找“智多星”甘苦。这位有着几十年教龄的共产党员,教学上响当当,心头也滚烫。刘老师、郭老师上实验课,不都是请他出的点子吗?然而,夜色如墨,他是不是睡了,我是不是冒昧?终于,还是按捺不住满心的焦虑,我骑车闯入浓黑的夜色中。

  树丫间透过来银灰,他家窗口的灯光还柔和地亮着。我心头一热,急步上楼,忐忑不安地敲开门。身材高大,面容矍铄,两鬓飞霜的正是甘老师。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他诙谐地招呼,将我迎进书室。

  “甘老,还在钻研呀!”望着台灯下那厚厚的《辞海》和备课夹,我试探地问。

  “文科班训练的两道古文题刚做好。睡觉前打打棋谱,成了习惯。”

  这时,我才注意到精致玻璃茶几上厮杀了一番的车马兵卒。“嗜棋如饭”本是甘老师的雅兴。他棋术精湛,棋风犀利,在岳阳市象棋比赛中曾获得好名次。去年春,甘老师年满花甲,棋友们便以为有“期”(退休期)可乘,邀他办棋社。可他眷恋那些莘莘学子、那些援疑质理的年轻同道,仍然奉献在三尺讲台。棋友们长吁短叹,他戏谑地解释:“一个人少不了业余爱好,但业余业余嘛,当然‘业’为主。”

  “来,品品湘波绿。”

  我收回思绪,接过茶,讪讪地说明来意。

  “上全场公开课,我可是大姑娘出嫁——头一回,请您指教。”

  “莫慌,莫慌,上哪一课?”

  “《荷塘月色》。”

  “脍炙人口的散文。‘轻车熟路’,但易落俗套哟。”

  “是呀,不过我打算‘另辟蹊径’,引导学生从巧用修辞,精用动词、重用叠词等几个方面欣赏课文的语言特色。”

  “好,口子小,角度新。送你一段开场白:著名作家刘白羽曾说过,你要知道语言的魔力,就应该读读泰戈尔和朱自清的散文;这堂课,让我们通过《荷塘月色》来品赏品赏。”

  我茅塞顿开,这新课导入词不同样具有魔力么?

  甘老师细审我的教案,我便打量起他的书室来。

  这是一间有十足书香味的房子。书橱、几案和字画布置得恰到好处。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满满的两大柜书籍和写字台右上方的板桥墨竹图。画面上那“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的诗句,墨迹飘然恣肆。

  凝视着眼前的诗和画,我倏地想起一件事来。

  去年穷冬烈风纷纷扬扬卷下一场大雪。星期三早晨六点半,甘老师顶风冒雪照例到班辅导。其时,我还躲在热乎乎的被窝里。他敲开门,一边踱着方步,一边抑扬顿挫地背诵着《送东阳马生序》中“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的文句。我心头一颤,愧疚地从床上弹起来,从此便不再贪恋被窝了。两年挑灯苦读,顺利完成了汉语言文学专业自考本科学业。

  “教案还不错,总结要升华。巧用修辞,美在形象可感;精用动词,美在静景可动;重用叠词,美在音韵和谐。”

  “您就是那‘老干’哟,不过我们都高不过您。”我感喟着……

  凌晨一点,该告辞了。起身时,我默默吟诵着他那《七绝·六十初度》的诗句:

  人生有限学无涯,我欲东风趁年华。

  心血浇来桃李艳,枝头欣看绽新葩。

  它,展示了甘老师宽广深邃的心境!

  急驰在回家的路上,我感觉明天的公开课有谱了。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