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梅山诗话(三则)【亮毛】
2011-07-19 10:00:11 湖南日报     [作者:亮毛]     [责任编辑:蔡矜宜]      字体:【

  梅山诗话(三则)

  亮毛

  一

  阿莲来自白云家,背篓山歌背篓霞。

  紫鹊台前拜月老,冤家桥下捉鱼虾。

  这首诗的内容和风格都像民歌,但比原生态民歌叙事简约,在十分有限的文字内,给人驰骋想象的空间。采茶少女披着晚霞归来,“背篓山歌”表达了满载而归的快乐心情;切换过来,通过“月下待人”和“桥下捉鱼虾”两个场景的对称描写,有趣地表现了一对“冤家”,不同的爱情表达方式。这种淡化情感色彩的镜头,让人浮想联翩。

  二

  碧空头顶火盈盆,割稻阿哥汗水淋。

  妹系汗巾羞递过,转身丢帕变凉云。

  常言道,小说叙事写人,诗歌抒情言志。而作者模糊文体界线,常以诗词叙事刻画人物,表达其思想感情,也别开生面。

  这首小诗,以白描叙事,描写了一对青年恋人,在炎炎烈日下相互关爱的劳动生活场景;尤其通过阿妹“羞递汗巾”、“转身丢帕”等细节,成功地刻画了乡村少女表达爱情的独特方式和真挚情感。这种传统农耕文化背景下而产生的朴素爱情,令人缅怀。

  三

  栀子花香落满头,相思一篓撒芳洲。

  晚风梳柳云推水,朗月如舟挂妹愁。

  诗中刻画了一个热恋中的乡村少女形象。恋爱给她带来了幸福,也带来了忧愁。当岭上的栀子花盛开的时候,还不见心爱的小伙子归来,藏在心头的情感顿被触发,像一团火点燃起来,只能将满篓的相思之歌撒向芳洲。后两句月下待人的情景描写,不是单纯的写景,而是景中蕴涵着女主人公一缕缕的哀愁,就像绕山流淌的资江水一样,无尽无休。末句中一个“挂”字,表现了初恋少女微妙、细腻而又复杂的心理,十分传神。此诗含思婉转,清新活泼,颇富情韵。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