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诗坛两“酒鬼”【何先培】
2011-07-13 22:09:12 湖南日报     [作者:何先培]     [责任编辑:蔡矜宜]      字体:【

  20年前,我在湖南省作家协会组织的一次创作笔会上,认识了诗人袁伯霖。他大腹便便,脸呈红色。这是长期饮酒的结果。散步中,伯霖对我说:“先培老弟,我一生有两大爱好。一爱喝酒,二爱写诗。”可见,伯霖的诗是酒“烧”出来的。

  伯霖因写“森林诗”而享誉诗坛,也因爱喝酒出了名。他嗜酒如命,每日三餐不离酒,每餐必喝半斤以上,且皆为烈性白酒。一次,他喝酒糊涂至极,到了自家住房楼下,竟忘了住在几楼,只得在楼梯上下折腾自己。幸亏夫人赶到,才把他扶到二楼家里休息。这也成了老少皆知的笑话。夫人怕他酒精中毒而又苦于无计,就将他的酒瓶酒杯藏了起来,令其戒酒。伯霖公然向夫人示威“不喝酒就绝食!”于是,夫人的努力以失败而告终。

  伯霖和台湾著名诗人洛夫先生交往颇深,经常书信往来,赠诗唱和。洛夫先生也好酒。上世纪90年代初,洛夫先生回到故乡,探望乡亲,和湖南作家、诗人欢聚一堂,畅叙友情。当时,伯霖正在病中,又地处湘南,无缘与洛夫先生见面。洛夫先生在友人陪同下,到吉首湘泉酒厂参观。王厂长请他饮“湘泉”、“酒鬼”。洛夫先生心情兴奋,欣然题词:“酒鬼饮‘湘泉’,一醉三千年”,将自己戏称为“酒鬼”。洛夫先生回台后,将题词写好寄给伯霖。

  伯霖接到洛夫先生来信和题词,十分激动,写了一首《致洛夫》的诗,将洛夫先生比作“大树”,将自己比作“小草”。 伯霖还把自己创作的充满浓郁酒气的诗《豪饮王村》,一并寄给了洛夫先生。伯霖的《豪饮王村》写得何等豪迈、何等动人、何等阳刚!“我不知湘西有多少醉乡,/我到的王村就是醉乡。/包谷烧,标准的湘西土烧,/醉了还想。/不要用小碗,用大碗吧,/家家都可以抬来几缸。/看不到细声细气讲话的日子了,/岁月不再会酒醉似的颠狂。/我们王村,/有太阳一样金灿灿的包谷米,/有月亮一样清粼粼的酉河浪,/我们就凭着太阳和月亮的颜色,/酿造光明的醉乡。/请满饮此碗吧,/并且不妨把碗碰得山响。/醉乡的酒就是一杆秤,/称出了气魄,称出了希望!”

  洛夫先生接到伯霖的信和诗,挥笔给伯霖写信,对伯霖的“海量”大加赞赏,赞叹伯霖“好酒好诗,真是诗人气质”,说自己“也喜欢饮两杯,但不足以言量,小溪而已”。

  洛夫先生与袁伯霖诗词唱和,成为佳话。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