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生命情结的诗性表达【谭仲池】
2011-07-11 00:43:34 湖南日报     [作者:谭仲池]     [责任编辑:周静]      字体:【

  序一

  生命情结的诗性表达

  ——读诗集《梦绕故楼》有感

  谭仲池

  诗歌是文学形式中,年轻人都非常钟情的一种志向、感情和美好想像的最灵捷和充盈、激荡的表达方式。虽然写好诗不容易,就我熟悉的许多著名作家和交往甚笃的同事、朋友、战友,年轻时都喜欢读诗、写诗。诗歌在人生的旅途上,对于心灵的抚慰、倾吐、期盼、寄托,所起到的作用,是独特、静谧而纯美、温馨的。

  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临近了,夜空的明月闪耀的清幽,窗外的丹桂飘拂的芬芳,总在呼唤在异乡漂泊的游子,那颗驿动的心,尽管或许还带着几分苍凉,但却依然会怀着颠簸中收获的属于自己的惬意和幸福,急切地飞回故乡,去亲吻那片久违了曾滋养自己的山水。这种深情和眷恋、怀念和感恩,谁都明白,其实用任何语言去描绘和表达都是乏味和苍白的。

  遥望西去的彩云,

  思乡的情呀,插上翅膀。

  猛力晃荡澧水的涟漪。

  心中升起明媚的月亮。

  乡间小道上,

  留着一对对赤裸的小脚印。

  东方山尖上射出霞光的时候,

  心中的遐思,童稚的理想,

  全写在广阔秘密的天上……

  当我踯躅在湘江河畔,

  眼前闪现着家乡清亮的小溪;

  当我踽踽穿行在喧闹的人流,

  心儿悄悄飞向了恬静的竹木楼;

  双手掬满溇江水,

  魂儿牢拴故乡情。

  ——《家乡情》

  当我在您的怀抱里

  呼吸温馨的鸟语花香

  阅读蜿蜒无尽的山道

  默数千姿百态的树木花草

  我的思绪园里

  滋生着无尽的困惑和想像

  渴望知道

  山外的世界里还有些什么

  当我走出山门

  浏览了山外世界的精彩

  领略了人生哲学的奥妙

  才悟出您的伟大和崇高

  才知道躺在您的怀抱里

  是多么值得骄傲和自豪

  ——《大山,我的母亲》

  读姚子珩先生的诗,我有一种欣慰和激动,那就是他用诗的倾吐,把自己对故乡,对人世,对自然,对生活乃至对雨滴、花枝绿叶、泥土的依恋、挚爱、沉思、遐想都注入浓浓的乡情血脉之中,用字和韵的音符编织生命情结的动人恋歌。

  我的心坎上

  长着一株相思树

  开着一朵相思花

  缭绕在耀如朝霞的十里湖光上

  借助秦汉的笙鼓

  流淌土家汉子的满腔激情

  奏着相思树下一缕相思……

  这树是专为北方的

  一只春燕而绿

  ——《相思树》

  城里人爱把昨天的日子

  扔进洗衣机里转动

  山里姑娘爱坐在溪边

  用棒槌敲打着

  泥香味浓郁的岁月

  山村的全部生活

  浓缩进村姑的棒槌

  ——《村姑的棒槌》

  一棵相思树,一支棒槌,写出了对故乡的眷恋和对故乡生活的回味。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具象,而是浓缩着童年时代那段美好时光的梦幻和纯朴。在人生旅途跋涉的人呵!哪一个脚印不是从故土延伸,哪一寸光阴不是从故乡的绿叶上采摘,正是这深浅不一的脚印和温暖的时光,才凝结成青春的向往和追求的成熟,才盛开智慧的花朵和奏出创造的乐章。

  秋歌掀起金色的波浪

  拍打着沸腾热情的收稻场

  粗手臂光脚杆黝黑的脸

  捧起一抱沉甸甸的稻穗

  犹如抱起一架钢琴

  在田野里弹奏出欢快的旋律

  ——《秋歌》

  即使走遍天涯海角

  心中的缕缕情丝

  总是扯不断

  家乡那片竹林

  地下深盘的根须

  我离不开那片竹林

  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根小竹

  ——《家乡那片竹林》

  中秋的月亮很圆很美

  给所有仰望的眼球一个梦

  是那般丰满

  她点亮所有思亲的胸膛

  照亮着溪流楼房

  让成千上万的家庭

  品赏城乡团聚的甜蜜

  中秋的月亮很雅

  它跳跃在李白的诗里

  它融化在苏轼的词间

  ——《中秋的月亮》

  写诗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是诗人志向、血性、情感和雅趣的一种渲泄和倾诉,诗会在自觉的构建和吟唱之中,把自己对生存世界的感悟、品读,对自身的融入和雕塑,以至心灵的激荡和慰藉,编织出无数生动的浮雕般的有形有色的精神意象和丰富感情的缠绵情结并淋漓尽致、毫不隐瞒,用极富美感的字句韵律和跳跃的具象,云彩般幻化的神境作痛快的诗性表达。

  难道就这么衰老了

  当我从睡梦中醒来

  我发现

  腿脚已不听使唤

  我的额头上急出了热汗——

  黄昏已走到了我的身边

  难道生命真的苍老了

  可人生的轨迹还是这般肤浅

  不,我不能匆匆走远

  我要与黄昏摔跤

  我身上还有一群充满信心与清醒的细胞核

  ——《感受黄昏》

  无色 无味

  无形 无求

  挖出老根考察

  品出原始秉性

  有人在风中悟出一种乖巧

  有人御风 风华正茂

  有人顺风 风流倜傥

  有人抗风 头破血流

  有人逆风 苟延残喘

  有人伴风 风烛残年

  ——《风》

  正如马克思说的:“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但人的根本就是人自身。”姚子珩先生的诗歌满怀激情和真诚的诗性表达,抵达的生活世界与内心河床,生命与精神,灵肉与灵魂的涅pan(上“般”下“木”)升华所铸造的真诚与理性的歌吟,就真正地让读者见其透视自然、社会、人类本质的“彻底”和抒写人性光芒的自觉和纯静。

  当然,作为一个诗人,时代的歌者,生活的思想、探索、创造、品味者,永远都会有自己不息的追求和憧憬。写诗又何尝不经历着这样的弯曲的波浪过程呢!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多么希望姚子珩先生在今后的诗歌写作中,会有更多的敏思和深邃,更多的凝聚和升华,更多的委婉和清丽,更多的挥洒和充溢,更多的想象和飞翔!

  (作者系省政协副主席、省文联主席、国家一级作家)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