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出师未捷身先死"鞠躬尽瘁却为何【孙霁岷】
2011-07-11 00:38:20 湖南日报     [作者:孙霁岷]     [责任编辑:周静]      字体:【

  “出师未捷身先死”鞠躬尽瘁却为何!

  -——悼版画家吴成群同志

  孙霁岷

  始料未及啊!吴成群走了,连声招呼都来不及打,就带着天大的遗憾匆匆上路了。他是湖南省知名的版画家。这对于湖南美术界是一大损失。

  就在临走前的三四天,电话里他还雄心勃勃地对我说,他要在2015年之前创作百幅作品,办一次个展,出一本画册,然后携老婆和爱女去朝瞻那浓缩了5000年华夏文化的古都西安,并登临华山,了却一桩久萦心头的夙愿。略显沙哑的嗓音浑厚饱满,语速缓慢而坚定。我也答应他一定尽地主之谊,好好陪陪他们,不料仅几天功夫便传来噩耗,我脑子顿时一片空白。之后多日,他生时的一举一动,音容笑貌皆在我脑子里过电影般回放。

  记得还在文革中,就与他相识了。那时的吴成群鼻梁上架着副黑色方框的眼镜,体魄壮实却显露着一股儒雅之气。

  改革开放后,文联恢复有几年了,有天在院子里突然见到了他,彼此都很意外,一时又都叫不出对方的名字,只简单地寒暄了几句。后来发现同住一座楼,我在顶层居天,他在一楼据地。由于彼此都打“单身”,我总是在他屋里坐坐,还教会了他如何把菜和面一锅煮着吃,省事又营养。后来他高兴地说:“哈哈,太棒了,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于是两人大笑。渐渐的,我们成了朋友,一个是湘西山坳坳里的“苗蛮子”一个是秦地黄土高坡的“西北狼”,都很豪爽,只是在下每见秦人的率真和耿直,成群兄则豁达中略显几许城府。

  我们几乎无话不说,往往纵论天下,慨叹人生,书生意气,忧国情结无不溢于言表。最使我们感情甚笃的原因是我们总能在艺术上作出较深的交流和探讨。吴成群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鲁迅版画奖”的得主。他还有着不俗的文字功底和理论素养。他的版画艺术造诣很深,他所创造的表现石质的方法,无需用刀,只利用在板子上着色的技巧,便能随心所欲的印制出各种石材的肌理效果,颇为神奇。人们通过他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的作品《一线天》便可窥见其上述技巧的一斑。作为一名少数民族艺术家,他深爱着苗乡的大山,他构思了多件以家乡为题材的作品,寄托着他浓浓的苗乡情怀,散发出诗一般的生活美。

  吴成群一旦进入创作,总是全身心的投入,往往还要把我叫去“参谋”,一个诚心诚意地请提意见,一个则毫无保留地送上看法。对于作品那怕是一个细节,总要不停地修改,反复推敲,反复调整,反复印制,不达目的,不肯罢休。那种不依不饶,精益求精的精神,有时把我都看累了,他依然兴冲冲的。这就是艺术劳动,这就是真正的艺术家啊!

  几年前,年近古稀的吴成群,忽然调转船头,选定新的航标,义无反顾地驶去,他一心要在水墨画领域开创新天地,为了不受外界纷扰,把自己关在岳麓山下一个几乎与外界隔绝的地方,打算面壁10年,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2008年春节我回长沙时,他还把初创的几幅作品拿来,要我和金星提意见。

  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吴成群走了,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遗憾和困感。

  他的改弦更张,到底是一种客观需要使然,还是一种无奈,已成了我们无法破解的谜。但是作为一位老迈之人,忘我地杀进一个陌生的所在,就难免为健康埋下了危险的伏笔。吴成群又是一位艺术上不折不扣的“拼命三郎”,当今浮躁之风日盛,他却关起门来,青灯孤影,甘于寂寞,他坚信无论何种艺术,真正不同凡响的“创造”才是硬道理。抱定了“十年面壁图破壁”的壮怀,不料却中途熬干了油,倒下了,倒在了无怨无悔的征程上,他是被累死的啊!留下了万金不换的精神!

  吴老哥,一路走好!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