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阳光风雨莽山行【陈惠芳】
2011-07-08 23:55:42 湖南日报     [作者:陈惠芳]     [责任编辑:周静]      字体:【

  又逢周末,直指莽山。

  莽山,莽莽大山。莽山,湘南的一处清凉世界。莽山,烙铁头蛇出没的地方。

  目标可以锁定,但天气与心情都是不能预见的。因为这次莽山之行,出现了很多意料不到的事情。很多趣,很多回味。

  暴雨中看车

  “真不容易啊。”当我抵达莽山时,感慨地说。然后,同事们围上来,也是一句“确实不容易”。真是惺惺相惜啊。

  风里来,雨里去。为了深入莽山,领略大山的神奇,我竟然换了六种车。平生第一次。

  预定在单位门口集合,同事们一起出发。长沙城突降暴雨。的士被阻。更郁闷的是,手机突然出现故障,电话打不通,短信发不出,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络。咋办?只能放弃莽山之行了。

  当的士蜗牛似地在风雨中爬行,电话通了。大部队乘坐的大巴也被阻。带队的领导希望我赶上。我当即换乘摩托。我知道在雨中搭乘摩托,穿行于密密麻麻的车流之中,相当危险。但管不了那么多。

  我钻进摩托后面的雨披之中。一手搂着师傅肥实的腰,一手不停地打手机。大巴在前面,摩托在后面。暴雨中,跟踪追击。信号断断续续。最后,大巴发出指令:停止前进!返回单位,陪一位同事坐高铁前往郴州,再转往宜章。

  好家伙。白白地当了一回落汤鸡。

  当我一身湿透,返回单位时,给那位同事打电话,继续“不妙”。同事并不在单位。他说,到高铁入口处集合吧。这类似于“地下党接头”。我说好好好。打了一个盒饭吃,再给单位车队请求派车。

  的士——摩托——公用小车。一路上,我给司机述说了刚刚发生的一幕。司机安慰我说:“坐高铁还舒服些。”身体的热气,慢慢地将打湿了的衣服烘干。我与同事顺利地坐上了高铁,一个小时就到了郴州。一打听,大巴因高速公路交通被阻,只好转道,还在衡阳一带“转悠”。

  郴州记者站的同志开了一辆商务车接我们,一个小时就到了宜章。苦尽甘来,后来居上。比大巴差不多早到三个小时。所有人到齐,我最后登上了大巴,向目的地莽山出发。

  鬼子寨看树

  莽山是原始次森林,被誉为“第二西双版纳”。看古树,上鬼子寨。

  天气晴朗,没有一丝下雨的迹象。除了几个女同胞带了遮阳伞,男同胞都没有带雨伞。

  鬼子寨除了古树,还是古树。山上古树参天,小溪里倒伏着巨木。幽深的小径上面,还横跨着皮肤粗糙、粗壮的大树。如果忘乎所以,东张西望,脑壳有可能碰出一个血包。

  大山的空气,好得无法形容。大口大口地吸氧,不收一毛钱。与古树相比,人很渺小。最渺小的还是人。蚂蚁不也在活动吗?

  兴致勃勃,但天空突然飘起了小雨。咋忘了“大山的天空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呢?我说,不要紧,不会下大雨的。大家附和着。但天空不会听我们的。

  又是一场暴风骤雨。安心地当落汤鸡吧。我是第二次。两天两次落汤鸡。

  暴雨中,古树依然挺拔。

  天台山看雾

  6点钟出发,前往天台山。几个人背着“大炮筒”,说是去天台山拍日出。我呢?还是一个小小的三星牌傻瓜照相机。

  但天台山有雾,还是大雾。日出很困难。几个背“大炮筒”的,在山脚下吃了一碗面条,就回去了,说是“改行”漂流。我们几个“鸟枪”留了下来。

  天台山风很大,有点冷。我们穿上了黄色雨披,挡风。我打趣说:“真佩服那几个大炮筒。堂堂大记者起了一个大早,就为了吃一碗面条。真给面条面子啊!”

  云里雾里。山朦胧,树朦胧,花朦胧,鸟朦胧。鸟人也朦胧。

  天台山有塔,名曰“万寿塔”。忍者神龟。石龟背负着高大的石塔。天台山有寺,名曰“观音古寺”。观音寺斗大的四个字“忍辱如地”。寺塔遥相呼应。忍辱负重,方成大器。

  穿行于雾中,心如明镜。

  猴王寨看瀑

  跨过铁索桥,我们看瀑去。若隐若现的小溪,被大大小小的石头分割成长长短短的瀑布。清亮的飞瀑,展现着飘逸的绸缎。

  木板路错落有致。或沿溪而行,或跨瀑而过。游人散落在路上、石间。水溅之处,尽是兴奋的游人。看风景的成为风景,风景之后还有偷拍的人们。

  飞瀑两边是层层叠叠的树。石壁上,铺满陈年的苔藓。亦有无名的野花,唱着属于自己的歌。树也可以长在溪沟里,也可以长在石板路上。生长无拘无束。

  我能不能将飞瀑折叠一下,带几段回家?

  铁索桥看漂

  登上莽山,我被反复邀请过,甚至带有那么一点诱惑。但我婉拒了漂流。主要是旱鸭子,不会游泳。主要是肚量不够,喝不了那么多好水。曾经,曾经的曾经,翻船,灌水。心有余悸。

  玩水,玩山,都好嘛。漂流者刺激着自己的刺激。我呢?悠闲地看着漂流者顺流而下,冲浪、回旋,表演水中的舞蹈。

  漂流舟穿过铁索桥,像一群湿漉漉的花瓣。

  同事们滴着水,走过我的身边,炫耀地说:“真过瘾啊。”眼神有点像浪漫诗人。

  山山水水,尽在悠闲中。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