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水·火·酒 【谢枚琼】
2011-07-07 01:53:53 湖南日报     [作者:谢枚琼]     [责任编辑:蔡矜宜]      字体:【

  有人说,人生不能没有酒,否则便少了几分空灵,几分色彩,几分惬意,几分诗情。

  闻得此言,我心里暗道一声惭愧,本人素不善饮,尽管生得一副看上去喝个三五两也不在话下的“臭皮囊”,兼之夜深人静时喜好信笔涂鸦,久之乃被圈内圈外朋友视之为所谓的“半拉子文人”了,是以每逢酒局,没几人相信我真是喝不得酒的,他们自有十分的理由,一则五大三粗的男人家能不喝酒?二则自古以来哪个文人骚客不都是喝酒的祖宗爷?我真是百口莫辩。一两乡下米酒足以将我放个四脚朝天那可是铁板钉钉的事实。难免碰上场面上绕不过避不开的酒事,直让我坐不安宁,吃不安心,心里面便无端羡慕起那些来者不拒、千杯不倒的“酒神酒仙”来了。譬如《水浒传》里好汉武松豪饮十八碗擒大虫,鲁智深乘着酒兴倒拔杨柳,李逵大碗豪饮闹赌场等等。真如作者所说,益醉益有本事。刘欢的那一曲荡气回肠的《好汉歌》在我看来其实演绎的不就是一首风风火火的“酒之歌”吗?

  之于酒文化虽然没有更多的了解,但对诗人艾青说的“酒具有水的外形,火的性格”却是印象颇深。寻思良久,我觉得他真是说得入木三分。常言道“水火不相容”,世界上也许惟有酒这东西才能将势不两立的水与火如此完美地揉合融汇起来。看似无常形之态的水,实则蕴藏了一股绵绵不绝的力量,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可见试图改变或者掌控它的强大的外力在水面前也只能徒唤奈何。《红楼梦》里说女人都是水做的,以我的理解恐怕绝非是那般简单地说女人似水柔情的一面,女人骨子里面的那种从不轻言放弃的韧性,敏感而柔弱的外表下那颗顽强的心灵,便恰恰是一滴水折射出来的精气神了。而火的心是躁动的,它会燃烧一切,毁灭的同时则意味着新的孕育,譬如“凤凰涅磐”说的就是一只丑陋的神鸟经历烈火的煎熬和阵痛的考验而变成美丽的凤凰。作为纯粹的自我,火象征的则是一种超然的态度,在火的燃烧中我们可以看到不畏痛苦、义无反顾、勇于追求的执着。也许正是因为依赖于生命中最本质的精神,存在着极大反差的水与火这两种意象,却通过酒这一种特殊的物质使它们如两性一般相互交融,构成一幅幅动人的故事,为我们呈现出生命艺术的丰富多彩。

  “酒真是个好东西。”这是祖父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在遥远的记忆中,我对祖父喝酒的那份形态印象深刻。祖父一副直肠子性格,做事风风火火,在喝酒这档子事上,亦是痛饮快哉。作为有着十来张嘴要吃喝的大家庭的主心骨,祖父肩上压着沉重的生活重担,许是喝酒能让他释放更多的心理负荷,往往劳累下来,他便要倒上满满一海碗酒,或慢斟细酌,或三下五除二的痛饮,每到微醺时,唱木偶戏出身的他独自击掌而歌,来上几嗓子。然后,似乎浑身的疲劳就烟消云散了。喝酒当是祖父最大的享受。我见过他在大雪纷飞的天气里,咕噜咕噜往口里猛灌上几口酒,就赤膊下水捕鱼。让站在岸上的我看得牙齿梆梆地敲个不停。祖父活到八十有五的高龄,他的一辈子没有离开过酒。我想,真得要感谢酿酒的祖师爷杜康,如果说没了酒这个东西,我不知道祖父是否还有那样一股子精气神拖带着一大家子十多口趟过风雨飘摇、动荡艰难的岁月。

  酒无言,却充满灵性。人生需要的是天使与美好。一杯酒,就是一种人生。人生如酒,百味其中,酒如人生,有涩有甜!酒让人参透人生悲凉,在清醒与迷乱中苦熬岁月;酒让人明白世间真情,人生因此而变得清澈、厚重。在芬芳四溢中,举杯推盏,酒酣耳热之际,掏出的是肺腑之言,流露的是真实性情。一分酒兴,一份豪情,在水的汩汩流淌与火的熊熊燃烧中让我们去品咂生命力的肆意,豪宕,脱俗。

  今夜无眠,汝去酒否?醉的是情怀,品的是人生。然也。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