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要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旧版数据
2019年11月15日 星期五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李白:电波不逝 信念永存

     【红色档案】

    李白写给父亲的家书。原件存于中共一大纪念馆,图为浏阳李白烈士故居展出的复制件。

    孙敏坚 摄

    李白写给弟弟们的家书。现存于浏阳市档案馆。    通讯员 摄

    李白生前使用过的电台及发报机。存于上海的李白烈士故居。    天岸马 摄

    湖南日报记者 孙敏坚 通讯员 颜文展

      【档案故事】

    “同志们,永别了,我想念你们!”1958年拍摄的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里,共产党员李侠的这句遗言,曾感动了无数观众。李侠的原型,就是秘密战斗在“上海—延安”空中通信线上的地下电台发报员李白。    

    越过大洞岭,翻过大围山,汽车一路疾驶,终于停在浏阳市张坊镇白石村的一座院落旁。李白烈士故居静静地沐浴在秋阳里,一如它的主人从容的一生。    

    李白原名李华初,1910年5月出生于这里的一户贫农家庭。因家贫交不起学费,他13岁便辍学到染坊当学徒。大革命时期,在火热的农民运动高潮的带动下,15岁的李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于1927年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    

    今年78岁的李华光是李白的堂弟,其母亲是当年李白从戎的唯一知情者。“华初哥是我伯伯家的长子,家里人并不愿意他去参军。”李华光老人说。于是,李白在前一晚悄悄敲开同院婶娘的房间:“我要跟部队走了,请婶娘帮我多照看着些家里。”第二天一早,李白便背上行囊,沿着蜿蜒的乡间小道踏上革命的道路,再也没有回来。    

    之后,李白参加长征、到陕北、奉命赴上海从事地下工作……他与故乡渐行渐远,仅靠书信与家中亲人联系。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李白要与家人通信,是极不容易的。李华光回忆说,“华初哥的信件一般都是托回湘的友人带回,交到在永和镇开铺子的六叔手上,再由六叔转交给我伯父。”    

    据统计,李白共留下了18封亲笔书信,大部分是写给父亲和弟弟们的。解放后,二弟李华庆在自家的阁楼上陆续找到了这些家书,原件均交国家文物部门保存,故居内展示的是部分复制品。    

    看着泛黄的信笺,记者从这俊秀飘逸的字迹背后,读取李白对家人的柔情、对革命的执着。    

    家书里的李白,谦恭而体贴。他称呼“父亲大人”,自道“男一切好”。在失去家人音讯的日子里他焦急地去信:“久未接到家信,内心实在挂念。男屡次寄回之信,不知收到几何?近来,福体康健否?合家都好么?甚念……”    

    1943年,在被日本宪兵队关押大半年出狱后,李白得空给父亲写封平安信。信中他化名李静安,自称在良友糖果店当店员,将入狱称为“住院”,说“男自住院后,当时因医院阻拦不准家属接见……使大人及合家均为我担心,实感激不尽!”    

    因多年不归,父亲多次写信责怪他“为何不早还乡”,李白只能温柔解释:“我们回家之心,是比大人望我们回来之心还要焦急的。”“只要有可能回家的安全路线及回家后可有一安定的生活时,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会回家的。”  

    父亲重病期间,他很惦念父亲,却不能回家探望,写信嘱托弟弟和弟媳:“不要使老人家心烦,如想吃什么菜或者其他东西,要尽量买给父亲吃。”1947年父亲病故,他只得托人带回30块银元,并在给两个弟弟的信中写道:“我因远居异境,不但没有尽到半点照顾之责,连与父亲一面之缘都没有,实是抱憾终天!”    

    柴米油盐的细琐叮嘱背后,却是永久的诀别。1949年5月7日,上海解放前夕,39岁的李白被国民党特务秘密杀害。直到他牺牲,老家的亲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家书里,他总是一个敬老慈幼、温和友善的普通儿子和兄长。 

    李白不敢也不能告诉家人。1937年起,他受党组织派遣到上海设立秘密电台,用无线电波架起了上海和延安之间的“空中桥梁”。这项工作充满了危险,只要电台一开机,就会遭到敌人的无线电侦察。为了保护电台,李白辗转换了6处住所,先后3次被捕。 

    最后一次被捕,是1948年12月30日凌晨。李白原本完全可以撤退,但在生命与情报之间他选择了后者。他镇定地向党中央传递完国民党的长江布防情报后,从容等待敌人的到来。这封宝贵的电报,助力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渡江战役,突破国民党长江防线。

    酷刑拷打和厚禄劝降都没有让李白屈服。1949年4月22日,感觉敌人可能要采取极端手段,他给妻子裘慧英写下最后一封信:“因路远来时请买些咸萝卜干……炒米粉亦请带些来,此外肥皂一块、热水瓶一只。”“我在这里一切自知保重,尽可放心。家里困苦,望你善自料理,并好好抚养小孩为盼。”在望得见生命尽头的时刻,李白留下的绝笔信,依旧如此平常、琐碎而从容。    

    李白牺牲的消息不久后传到了浏阳老家。“我们第一次知道华初哥所干的事业,既难过又骄傲。”李华光老人介绍说,几十年来,李氏后人都秉持着“要为李白争光,不从李白身上沾光”的祖训,老实做人、踏实做事,争当对社会有用的人。

    离开时,记者坐在故居内的发报机前,轻轻敲下“延安已收到你的电报”代码。李白为革命舍生取义的精神,就如同电波般穿越时空,永不消逝。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证 湘B2-20080017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礼赞新中国 奋进新时代七十年
   第06版:观点
   第07版:要闻
   第08版:经济
   第09版:砥砺奋进 精彩湖南
   第10版:政治
   第11版:精准扶贫在三湘
   第12版:文教
   第13版:市州新闻
   第14版:专题
   第15版:湘江周刊
   第16版:湘江周刊 湘韵
   第17版:湘江周刊 艺风
   第18版:湘江周刊 悦读
   第20版:时事·体育
李白:电波不逝 信念永存
推进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机衔接
“喷气人”首秀天门洞
医用耗材专用高分子材料项目通过鉴定
“湘鹤”展翅
“美丽中国·网络媒体生态文明行”走进常德
临澧集中签约11个项目
《授权委托书》及其他法律关系解除通知书
《授权委托书》及其他法律关系解除通知书
政府采购项目招标公告
工程建设项目招标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