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版:湘江周刊 湘韵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旧版数据
2017年10月27日 星期五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麦 香

    崔建华

    “墨水呢?你的墨水呢?”

    “落在麦地里了……”

    幼时上学那会,写字都用钢笔,所以天天都要端着一瓶墨水上学。一日放学后与同学在麦地里撒欢,四处寻找马豌豆做口哨,墨水瓶随意地放在了一边。结果一路上打打闹闹、走走停停,不知啥时就忘记拿那瓶墨水了,直到回家做作业时才发现没了墨水,作业也没法做了,于是被父母好一顿数落:“两毛钱一瓶的墨水呢,你怎么落麦地里了?赶紧回去找啊!”双亲那失望的眼神和气愤的样子,有种天都快要塌下来的感觉,让我至今都觉得心有余悸。

    当时自己的身子还没麦秆儿高,走在麦地里简直就像是在森林中漫步。麦子漫山遍岭,哪块麦地的模样都差不多。所以,父母非要让我回想那瓶墨水究竟是落在了哪块麦地,我是真的啥也想不起来了。还要我回去找,我上哪找去?焦急的我只好哇哇大哭。祖母闻声过来,问清情况后便牵着我的手走出屋子,笑着说:“走吧,别哭了,我们去代销店再买瓶墨水回来。”

    去离家一里地之外的鲤鱼塘代销店买墨水,依然要走过一眼望不到边的麦地。祖母牵着我的手,七弯八绕地来到代销店。那儿可真热闹啊,店旁碾米坊的柴油马达“突突突”的轰鸣声震耳欲聋,空气中弥漫着柴油碾米机的呛人烟味,以及代销店内糖果、饼干、烟酒的香气和一些不知名的、从未闻过的气息,那种感觉可真有点妙不可言!

    站在高过自己一头的柜台边的我,隔着冷冷的玻璃橱窗,目光并没有去看墨水,却死死地停在了那柜台里1毛钱能买10粒的水果硬糖上。那时的农村家庭,1毛钱弥足珍贵,糖果是家人从来都不会买给我吃的贵重东西。记得我第一次品尝到大姑带来的水果硬糖时,简直只能用如痴如醉来形容,以至于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水果硬糖就是这世上最好吃的东西!

    祖母似乎知晓了我的心思,便轻声问我:“想吃糖?”

    想到丢了一瓶两毛钱的墨水就足以让父母对自己歇斯底里,我心想大人又怎会舍得买水果硬糖给我吃呢?于是我很懂事地吞了吞口水,摇着头大声说:“不要!”

    这下把售货员都逗乐了,连说这孩子懂事啊。祖母也怜爱地笑了,她掏出身上用手帕扎成的钱包,买了瓶墨水,又买了10粒水果硬糖递给了我。接过糖果后,我当即高兴得几乎要跳了起来。

    也许是见我身上的衣服太短了点吧,售货员便笑着揶揄祖母:“孙子这么乖,给他买件衣服啰。”祖母瞄了一眼正在吃糖的我,似乎觉得售货员说得也对,便与售货员一起在货架上好一阵挑选,最后选了一件红背心让我试——尽管那已是店里最小的一件衣服了,但往我身上一披,还是直接拖地上去了,惹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最终在旁人“反正小孩子长得快”的怂恿下,祖母咬咬牙买下了,然后领着我沿着来时的路,回家。

    那件大大的红背心伴我读完了小学,直到上初中时才恰好合身。而那天在归途中,我高兴地吃着水果硬糖,早已将之前的不快忘了个精光。路上我一遍又一遍地对祖母说:“奶奶,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买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给您,买好多好多好看的衣服给您。”祖母似乎很高兴,笑着叮嘱我走路要小心别摔倒,嘱咐我回去后要赶紧做作业,回来时又顺道在后山摘了些油桐叶,说回去做桐叶粑给我吃。祖孙俩说说笑笑间就很快回到了家,祖母用家里的石磨开始磨麦子,我则开始做作业,但心思却伴随着石磨的转动一直盼着吃桐叶粑呢。待祖母用石磨将麦子磨成了面粉,水和了之后再用油桐叶对折包了放到锅中蒸熟,那就是夹杂着麦香和桐叶香的桐叶粑了。

    那天我吃得狼吞虎咽的,祖母笑着说:“慢慢吃,别噎着,桐叶粑还有很多,去年的麦子还没吃完呢,今年的麦子又快要有收成了……”

    那时候漫山遍岭都是南方冬小麦,从上年冬天播种到次年盛夏收获,从韭菜般青翠到稻谷般金黄,我们年复一年地看着它破土、生长、拔节、抽穗,再看着它成熟后被收获。它与我们的生活如此息息相关,人们亲切地称它为土麦子,祖母能够用这种土麦子做面条、做桐叶粑、做漆醋、做麦芽糖,像变魔术一样的利用着它。哪怕是麦秆,也被用来造纸。它的一生和一切,都这样无私地奉献给了我们。而每每回看收割之后的麦地,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位刚生了孩子的母亲一般,肃静、虚弱和疲惫!

    因为产量低、因为劳动力的大量外出,如今已极少有人种植南方冬小麦了,桐叶粑的身影早已难得一见,尤其是手工石磨做出来的就更为稀罕。昨日在菜市场,忽然看到有个摊位正在叫卖桐叶粑,那股夹杂着桐叶香的麦香直冲肺腑,不知怎么的我就忽然想起当年在麦地里对祖母说过的话:“奶奶,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买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给您,买好多好多好看的衣服给您。”但这句当年的承诺,我却至今都未能兑现,因为祖母早在17年前就已经离开我们了!

    祖母辞世时刚过70岁生日不久,她一生拉扯养大了8个孩子,操心劳累,身子在去世之前已经佝偻得不成人形。尽管如此,她的突然离世还是让我们猝不及防,感觉她就像麦子一样奉献了自己的一切,而我们却谁都无以为报。那时自己才参加工作不久,收入微薄,并未对她有任何回报——我总是以为她还会在这个世界上陪我们很久,总以为今后还有很多的时间来兑现自己当年的诺言,可最终,子欲养而亲不待,我已经再也没有机会了……

    闻着似曾相识的麦香,我匆匆走过那个卖桐叶粑的摊位。那刻我的眼泪突然稀里哗啦就流了下来,就像当年在麦地里丢失了那瓶墨水一样!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证 湘B2-20080017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公告
   第06版:奋进这5年 精彩看湖南
   第07版:奋进这5年 精彩看湖南
   第08版:要闻
   第09版:要闻
   第10版:经济
   第11版:奋进这5年 精彩看湖南
   第12版:观点
   第13版:奋进这5年 精彩看湖南
   第14版:政治·社会
   第15版:奋进这5年 精彩看湖南
   第16版:专题
   第17版:市州新闻
   第18版:文教
   第19版:湘江周刊
   第20版:湘江周刊 湘韵
   第21版:湘江周刊 艺风
   第22版:湘江周刊 悦读
   第23版:时事·体育
   第24版:奋进这5年 精彩看湖南
麦 香
鱼、青蛙和渔夫
湘西建州60周年游湘西文化公园
想将月亮挂在心上
有一种信赖叫靠谱
菜畦今日蝶来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