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版:湘江周刊 湘韵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旧版数据
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安敏

    八月十五是中秋,是月圆的时候。

    我们家的中秋不过十五,过十六。

    母亲是农历八月十六的生日。可小时候我没见过母亲过生日。我们过生日,就是奢侈地加一枚盐蛋。

    妈妈一生都在新化县吉庆区那贫困的大山里转着圈圈教书,我们兄弟俩就在乡间的小学校里长大。小时候好像很少见过父亲,说父亲在外面,其实是在一个农场劳动,“改造”两个字我就省了。

    妈妈年轻的时候很漂亮,个子不高,但开朗活泼,总是“哈哈”喧天!偶然见她和当地农民打过叫“纸胡子”的字牌,打出兴致时就站起了身子,一个脚踏在凳子上,笑声唬声便走出七八里远。有时父亲在家时板着个脸什么气也不哼,也不搭理一家几口嗑着瓜子啃着干薯片说的闲话,母亲就戏他,说你老气横秋干嘛呀!逗不笑他就笑我们兄弟俩,问我们是从哪里生出来的?要我们回答,是不是从她腋下钻出来的。

    我们一脸茫然,这时父亲就嘿嘿地笑了。

    “你知道笑啊,我还以为你痴呆了呢!”母亲说。

    母亲经常在学校里演戏,演给学生看,演给当地农民看,她一般都是扮很俏的姑娘,比如胡大姐之类的。有一回却演了个旧社会的贫苦母亲,那戏叫《出了苦海见青天》,还要个演儿子的,就把我带上了。每回演出时,我都要用锅底灰把脸涂黑。演出前母亲在家里煮一碗很老的青菜,在台上我抓在手里当旧社会的野菜咽。这让我知道了旧社会的苦难与黑暗,也使我爱上了演戏,在我妈教书的那些乡间还成了名角。演打虎上山的杨子荣时,从乡村老邮递员手上借了顶毛帽子和一件蓝色的中长大棉袄披挂了,又在家里穿了一双长筒雨鞋当马靴,再捡根放牛梢当马鞭,就“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了!

    乡亲们看得如醉如痴,说周老师养了个好崽,那戏唱得!母亲每次都看,在人群里打着“哈哈”乐。

    农民们都跟母亲说得来,晚上收工后,我们一家四口一间房子的那个家,就成了农民俱乐部,附近的农民都往我家跑,扯的都是乡间野语,有时把间小小的屋子吵翻了天,母亲都由着他们。

    这些乡民们来得早的,一进门就扯开我家的锅盖看,看到锅巴就抢。母亲知道他们没吃饱,每次煮饭都有意煮出厚厚的锅巴来。家里有什么我们穿不了的衣服,都给了那些穿不暖的学生,也就是这些乡民的孩子。

    来客人我们就过节了,因为就有好菜上桌。这乡间小学来的客,也就是当时叫区和公社的学校老师或领导,其实我妈只是普通的村小老师,不管接待,但他们一进校门就大呼小叫“周满满”,这些来的老师、领导大多是我妈在方圆几十里各个学校教书时的同事和领导,还有不少都是她过去的学生,都知道周老师热心热肠,都喊“周满满”。那个时候干部们到群众家里吃顿饭是要数钱的,我母亲自然是不要,每次都十分快乐地迎送着他们。

    有一回一个区文教办的老师,也是我妈曾经的学生,吃过饭后攥紧了拳头伸出来,笑着说:“周满满,反正吃你的饭是不要钱的,这次要不要啊?”我妈看着那拳头的握法料准了里边没钱,是说着玩的,就爽快地把手伸过去:“拿来!”那拳头就在我妈掌心里松开了,却变戏法一样掉落几毛钱来。

    我妈知道上当了,那老师却早笑着跑远了。

    其实我家并不富裕,所以好菜都等着客人来。后来,我好多次发现妈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落泪,慢慢地才知道她快乐的表面下内心的辛酸。

    爸爸1957年被打成了右派,开除公职下放劳动,妈妈出身是小土地出租户,也享受“地主”待遇,对生活不可能不绝望过。

    妈妈在那种日子中的豪气竟与她内心的胆小反差这么大,我长大后带她去长沙看病时见识过一次。在县城的马路上走过时,一辆汽车开过来,她竟吓得不知道往哪里躲,尖叫着在马路上乱窜,让司机和我都吓出了一身冷汗!我更多的是辛酸,这是我那个当了30年老师的母亲吗?是那个打“纸胡子”时把一个脚踏在凳子上“哈哈”喧天的母亲吗?

    那时有好心人说为了两个儿子劝她离婚,可母亲坚强地接受了这份苦难,又用笑脸支撑了这个家,用她散给方圆座座校园和村落的春风保护了这个家。后来她把父亲从农场转到她学校当地的生产队落户,乡亲们高兴地接纳了他。

    直到我有了工作,父亲也复了职,才知道母亲的生日。那是一个中秋节前,我对母亲说这两天有事出差,不能在家过中秋呢。妈妈想了想说:“去吧,就等你回来再过中秋。”

    八月十六,我回来了,老爸这天有点高兴,他说:“今天过节还好一些呢,今天是你妈的生日。”

    生日?妈妈生日!我们怎么长这么大了还没见妈过过生日呢?我望着爸,爸不做声;我望着妈,妈望着这一桌饭菜一脸幸福的感觉。

    我不知是快乐还是痛苦,不喝酒的我那天喝了酒,那天我好想醉,想在醉乡里寻找我妈那么多失落的生日!

    这以后我们家每年的中秋就在八月十六过。

    可妈妈还没有迈过60岁的门坎就离我们而去了。好些年了,我们两兄弟的家依然按跟妈的约定过着中秋。在八月十六,炒几个菜,摆几个月饼,给妈摆一双筷子、一个碗,请她回来过中秋,陪她一起过生日。我每次都在心里说:“妈,生日快乐!”

    其实我每次都好想再听一次她的笑语:“你们是从我腋下钻出来的吗?”

    妈妈一生就是这样用笑声来打发了我们的苦难,也养育了我们的幸福。妈妈知道: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证 湘B2-20080017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奋进这5年 精彩看湖南
   第05版:要闻
   第06版:奋进这5年 精彩看湖南
   第07版:砥砺奋进的五年
   第08版:观点
   第09版:经济
   第10版:奋进这5年 精彩看湖南
   第11版:奋进这5年 精彩看湖南
   第12版:奋进这5年 精彩看湖南
   第14版:奋进这5年 精彩看湖南
   第15版:专题
   第16版:喜迎十九大 镜采新变化
   第17版:市州新闻
   第18版:政治·文教
   第19版:湘江周刊
   第20版:湘江周刊 湘韵
   第21版:湘江周刊 艺风
   第22版:湘江周刊 悦读
   第23版:时事
   第24版:时事·体育
凡人追梦之余三定
省会烈士纪念日活动暨升国旗仪式有感
秋夜随想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少荤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