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版:湘江周刊 悦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观察·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旧版数据
2017年04月21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诗歌的力量
——读《叶嘉莹说诗讲稿》

    肖晓帆 

    这是一篇迟来的读书心得。但如此才得以观见诗歌精微深幽的力量。

    6年前的那个春天,窗外的花盛开得格外娇艳。忘了是怎样的一个因缘际会,我翻开了这本书,然后,真正地,走进了诗歌,走进了这个世界。

    我开始感到自己前所未有的鲜活,如“风乍起”,不仅“吹皱了一池春水”,也泛起了我生命的涟漪。身体的每一个微小的细胞都时刻准备着张开翅膀,微笑着,雀跃着,有时甚至是震颤着,迎接那富于灵感的欢乐的到来。

    “诗歌中有兴发感动之生命的能力”,无论讲述哪首古诗词,叶嘉莹先生总是会说,“这是中国古典诗歌中最重要的质素”。她不似其他的诗词评论家,将诗歌嚼碎成各自独立的意象晓之以理,而是用最朴素的动之以情将你引入胜境。她还颇为孩子气地说:“古典诗词真的是美妙!你不觉得诗词把我们大自然的景色写得这么美是多么奇妙的事吗?”如同钟嵘《诗品·序》所云“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当世间万物融进心中,当灵魂满溢着生命的欢欣,我们如何才能做到不舞之蹈之地吟咏生活呢?我深爱这句话,每每念及都感到诗歌中涌动着一种生命的热情。无论是冯延巳“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中对短暂生命的无限眷恋,还是辛弃疾“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无处不知音的孤胆逍遥,诗词总是将我们对生活深切的情感和宇宙万物相链接,产生一种共情的美感,有时连可恶的老鼠都变得可怜可爱了。有一年夏天,家中溜进来几只小老鼠,在每日与其斗争的苦闷中,我情不自禁地写下了一首《南吕宫·家有劣鼠》。诗歌总有一种能力,让人感到点滴生活的神妙。

    我也开始感到世界前所未有的深厚:“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在有限的生命中我们总会经历一些痛苦磨难,但都不过是过眼云烟,生命最终指向和谐的宁静。我们将世界放在心中,我们更是生来就在世界的心中。

    “鸟啼花落,皆与神通,都与我们的精神、我们的心灵有着相同之处。”叶嘉莹在讲解李后主《相见欢》时说,“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暮雨晚来风,而这寒风冷雨的吹袭打击,是只对花草吗?那是整个生命所遭受的挫伤。”万物造业,唯有悲悯才能共生。正如诗人塔朗吉的《火车》:“去什么地方呢,美丽的火车,孤独的火车?凄苦是你汽笛的声音,令人忆起了许多事情。为什么我不该挥舞手巾呢?乘客多少都跟我有些亲。去吧,但愿你一路平安。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诗歌是座永不凋零的花园。它使你在严酷的冬天也会感到花的香甜,血的温泉。它使你从促狭来到广袤,了解世界万物的奥秘,遇见自己的灵魂。它也使你飞越束裹的碎片,静守那永恒的自由。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证 湘B2-20080017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观察·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经济
   第06版:观点
   第07版:特别报道·政治
   第08版:文教
   第09版:市州新闻
   第10版:专题
   第11版:湘江周刊
   第12版:湘江周刊 湘韵
   第13版:湘江周刊 艺风
   第14版:湘江周刊 悦读
   第15版:时事·体育
   第16版:时事聚焦
千秋故园
诗歌的力量
《百年不孤》的乡绅叙事
春在唐诗里绽放
观照诗史中的时代轨迹与文人心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