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湘江周刊 湘韵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观察·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旧版数据
2017年04月21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牛缘

    小牛

    朋友邀我去一个叫“石牛”的乡下走走,我欣然应诺。也走过不少地方了,名字带“牛”的地方还真没去过,自己名字也有个“牛”,亲切感就来了。去了石牛又知道,自己与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还有奇缘。

    5年前,我写了一部立意环保的中篇小说,讲述一个乡村的干部群众为保护家乡的美丽山水,用勇气和智慧成功抵制上头招商引资开厂采矿的项目,小说被一家大型文学期刊头条推出。故事纯属虚构,却没想两年后在石牛乡上演了真实版:也是为了抵制对环境威胁极大的采矿项目,也是干群齐心协力斗智斗勇,一个已前期投资过亿规模不小的矾矿在即将成型时,硬是被石牛人拉下了马!

    我不能不由衷地钦佩石牛人了,正是有了对家乡山水的深情眷恋,正是有了穿透世潮的远见卓识,才完好地保存了这块藏于深山的璞玉,也才让世人面对这块璞玉无不惊喜于其中的无价蕴含。虽是时间过于仓促,不足两天,且天公作梗雨多路滑,我们的足迹尚不及石牛乡美景的十分之二,但我心已微醺了。穿行于数公里长的李子坪山冲,耳畔悠然回荡古人“千里莺啼绿映红”的佳句;徜徉在无边竹林中,心中静静化出“独坐幽篁里”的妙境;凝望两丝潭瀑布,禁不住想将那个千古名句改为“疑是银河落碧潭”;登上九峰山头,则整个人都有了“荡胸生层云”的豪情;还有滴水洞、迷杉林、鸡头峰、树山水库、鸡冠石水库……一系列景点单听名字就叫人心向往之;而无论走在哪里,那新鲜如野菜汁般的空气都令人贪婪地大口吞咽,双肺好像洗过一般,就恨不得把这嫩鲜空气塞进全身每一毛孔,带回霾压下的城市去。

    陪同的朋友说,作为堪称“南岳少祖”的石牛,弥足珍贵的无疑是其翠山碧水的原生态,但更难得的还是石牛人的山水情怀。这山水情怀汇入时代目光,便有了保护自然资源,发展乡村旅游经济的明确思路,有了请专家参与绘制蓝图的大手笔谋划。我在石牛的山水间穿行时,就看到由石牛人请来的中南林科大的专家在脚踏实地考察,还看到乡政府干部为提升石牛旅游品质而忙碌的身影。朋友也是石牛人,满脸神情难掩自豪,说,石牛人有不同凡俗的远大目光是不奇怪的,这里地灵而且人杰,近代儒家大杰曾国藩就曾慧眼识珠相中这块灵地,将其故去的父母葬于这里;湘军创始人之一、思想家兼文学家罗泽南的诞生地也在这里;这里还是中国医科大学创始人李亭植的故乡;而被毛泽东称为“救命菩萨”的中共首位工人党员李中,也正是从这里走向中国革命斗争大舞台的。朋友神采奕奕地不停挥手比划:既有深厚人文底蕴,又有宝贵自然资源,更有当代奋斗精神,不久的将来,石牛定将以其清纯而秀丽、丰厚而醇浓的更大魅力化身最美乡村,引来游人如织呢!

    我深以为然。除了被朋友的豪迈感染我还有更多感慨:石牛乡为什么名为“石牛”?仅仅是因为一座山头形似大牛?想想,我们的农耕文明历史悠久,而农耕文明的标志性符号无疑就是牛。在城市化成为工业文明重要量化标准的今天,农耕文明被工业文明迅速吞噬已成不可逆性的人类发展潮流。然而当我们一边大把攫取工业文明带来的物质享受,一边恐慌于城市生活带来的健康威胁和心灵挤压时,我们是否发现,远处田野中的牛正用忧郁的眼神注视着我们?当然,人类在现代社会的前行脚步是不能停下了,但现代人在越来越难舍一种乡情,越来越怀念一种乡愁,越来越回味一种乡韵的时候,我们深情的眼神里,那代表农耕文化的牛的形象,是不是也在越来越清晰!

    难怪,石牛乡政府的大门口,就立着一尊硕牛的雕像。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证 湘B2-20080017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观察·要闻
   第04版:要闻
   第05版:经济
   第06版:观点
   第07版:特别报道·政治
   第08版:文教
   第09版:市州新闻
   第10版:专题
   第11版:湘江周刊
   第12版:湘江周刊 湘韵
   第13版:湘江周刊 艺风
   第14版:湘江周刊 悦读
   第15版:时事·体育
   第16版:时事聚焦
银杏树(外二首)
做生命的朗读者
牛缘
遗留在雪峰山的茶香
狗的妙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