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版:湖南故事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旧版数据
2014年09月17日 星期三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团长”刘放吾

    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与刘放吾在一起。(本文照片均为资料照片)

    刘放吾骑马照。

    本报记者 文热心 邓明

    通讯员 彭广业 骆国平

    8月下旬,记者沿省道1818线出桂阳县城,过仁义镇不远,被路边一座将军亭吸引了目光。人们告诉我,往东5公里处就是刘放吾将军故居。

    刘放吾,就是2009年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里头“炮灰团”团长龙文章原型之一。

     小青屋,留在大陆的念头

    这是一座四栋三间二层青砖黛瓦小楼。大门上方挂有“刘放吾将军故居”的牌匾,神堂上方挂着刘放吾的戎装照。除此之外,这房子实在不像个“将军第”。

    据村民说,这房子建于上世纪40年代,是刘放吾当团长时寄钱回来让弟弟帮助修建的,不为光耀门第,只为表示根在这里。

    刘放吾戎马半生,后辈子趋于平淡,只挂了个少将参谋闲职,1949年去台后随着老长官孙立人的倒霉,更是沦落到卖煤营生的地步,最后也就在海峡彼岸告别人世,未能住过这所房子。不过,他给儿子留下话,一定要回桂阳看看这所房子。果然,他的儿子伟民三次来到这里探亲,最近一次是今年7月中旬。

    按现在的话说,刘放吾是个“不会运作”的人。他的戎马生涯中有着让世界注目的时刻——解救出被围困在缅甸仁安羌的7000多英军,可历史功勋并没有为他换取生活实惠。

    好在历史终有还原的一天。这个作战过程,被艺术家演绎成“炮灰团”团长率部以“极其惨烈的方法”攻克日军坚强堡垒南天门。虽然,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作为艺术作品,围绕主题进行了细节虚构,把人物塑造得性格鲜明,但其历史背景、历史事实却是真实的。

    刘放吾率部曾在历史的舞台上上演了“真实版”的《我的团长我的团》。其所以“炮灰团”团长原型之一定在刘放吾身上,就因为他的身上表现出了“历史真实度与深刻的历史存在感”。

     仁安羌,谁拯救被围英军

    历史背景就是上世纪40年代初的滇西。这里是中国抗日战争的重要战场。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进军东南亚。

    1942年2月,日本陆军4个师团如狂飙般突进缅甸——英国在印支半岛上最后一块殖民地。英军在毫无情报准备和防御部署的情况下,只能眼看着米字旗被日军狠狠地踩在战靴之下。

    惨败让英国军队丧失了坚守缅甸的意志。但缅甸沦陷对于中国来说,意味着动用了20万人修筑起来的滇缅公路被拦腰斩断,意味着盟国的石油、钢铁、武器、药品失去了运往中国的最后一条通道,意味着3个月后中国抗日军队可能弹尽粮绝,意味着中国抗战的后方——大西南将直接暴露在日军的锋镝之下。

    于是,10万中国远征军挥师入缅作战。但日军速度很快,3月8日仰光沦陷,接着3天向北狂追300公里,将战线推到缅甸中部。

    1942年4月,25万中英部队集结缅甸中部重镇曼德勒,准备与日军主力决战。然而,中英联合作战方案并未付诸实施。特别是在14日,英军第一师竟单独撤离阵地,向仁安羌油田撤退。日军33师团趁势紧逼,一个3000人的联队突破英军防线,隐秘地绕到英军后方,将英军包围。紧急求援,英军把最后的生存希望寄托在中国军队孙立人师长所率的新编38师。

       刘放吾,救出七千英国兵

    接到救援任务后,孙立人立即命令刘放吾率113团驰赴仁安羌。

    刘放吾时年34岁,18岁考入中央军事政治军校第六期步兵科,21岁担任军校教导队学生队排长,24岁即参加“一·二八”上海抗战,与日军首度交手。在以后的岁月里,他一直追随长官孙立人。此时,他身为新编38师113团上校团长。

    战斗打得异常惨烈。刘放吾后来回忆这场战事时写道:“当时我们面对的是战斗力很强、配备也很精良的日军33师团……他们不但有战车和大炮,还有一队飞机。18日凌晨,我的部队在协同作战的英军战车及配属炮兵的掩护下,向滨河北岸的日军采取两翼包围态势,开始攻击。这样一来,日军包围了英军,我军包围了日军,日军腹背受敌,形势不利,但仍恃其精良配备,负隅顽抗,同时以巨炮及飞机向我军阵地猛烈轰射。我军以昂扬战志,必胜信念以及炽热活力,除施以两面夹击外,并向敌正面反复冲杀,直到午后4时,敌军伤亡惨重,放弃阵地,纷纷涉水逃窜(至滨河南岸)。”

    19日拂晓,孙立人下令113团渡河攻敌,解救英军第一师。刘放吾率部渡河后,猛攻33师团。日军全力反扑,南岸阵地三次易手,油田上遍地尸丘。日军自知遇到了强劲的对手,更担心被中英部队联手吃掉,于下午5时全部撤出战斗。这一仗,刘放吾和他的800弟兄毙敌1200人,而他的团也损失了一半人马。

    刘放吾以1个团的兵力抗击日军1万余人,迫敌弃尸向马圭逃窜。113团不仅救出了英军7000多人,还救出了被日军俘去的美籍记者和传教士500余人。他们获救后情不自禁地高呼“中国军队万岁”。

    史家评论,仁安羌解围战是“二战”中中国军队在异域御敌首次取得辉煌战果的一次战役,并作为以少胜多、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之敌的光辉战例而载入史册。

     在台湾,英雄团长卖煤球

    刘放吾在仁安羌大捷后,随部队到达印度,并由孙立人保送到陆军大学第七期受训。

    如果说,刘放吾打仗有勇有谋的话,那么对于“经济”之事却显得办法不多。1943年7月18日,他在给孙立人的信中写道:“现职家有七旬余老母在堂,素乏奉养……下有妻儿数口,大者尚不盈十岁,正在求学之中,小者犹在怀抱,嗷嗷待哺,年来全赖几斗军米勉强维持生命以度活……际此困难严重物价高涨数百倍之日,全家大小惟有束手待毙而已。”他虽曾数次向军方求助,竟无雪中送炭之人。

    抗战胜利后,他的生活过得仍然艰难。虽然升为少将,可职务却是参谋,闲职一份,薪水甚少。屋漏偏遭连夜雨。去台湾后,孙立人因为所谓“兵谏”一案而下狱,作为孙的老部下刘放吾也受到了冷遇、排挤和打击,连一枚应得的奖章也迟迟到不了他的手中,留在身边的,只是一纸发黄的奖章执照而已。仁安羌解围战这段历史因为“涉孙”,故只提解救之事,却不提师长、团长的名字。在大陆,就连当年的远征军总司令杜聿明,也记错了解救仁安羌英军团长的名字。

    刘放吾性情敦厚,淡泊名利,沉默寡言,也从来不提“当年勇”。他靠卖煤球维持生存、养家糊口,后来在好心人的指点下,转做油气生意,才彻底解脱生活窘境。在公众视野中消失,刘放吾和他的战功被人们淡忘了。如此,也就让骗子钻了空子,国民党军队里一个姓林的,把自己打扮成当年的113团团长,而且骗取了1942年的英军炮兵团长、后任驻香港司令菲士廷的信任。直至1963年8月东窗事发,姓林的在香港被捕才真相大白。

     最后话:“这一仗打得真过瘾!”

    刘放吾在台湾就过着这种平淡的日子。直到有一天,刘放吾在看过电影《最长的一日》后闷坐家中,眼里挂着泪花。儿子伟民问起,刘放吾这才讲起了心里的委屈。伟民还发现,父亲在1986年8月6日的美国华文《世界日报》上发表的《仁安羌痛歼日寇记》旁边,批注了“杜撰”两个字。再之后,伟民在父亲的战地日记里看到了真正的“仁安羌痛歼日寇记”。重现那一幕真实的历史,当事者最权威。

    刘放吾和他的战功又被人们提起。在“二战”胜利50周年的时候,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向刘放吾致信说:“很高兴获悉在二次大战中您领导中国远征军113团的英雄事迹……感谢您解救500名美国人和数千英军……”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在1992年4月,还专程来到美国芝加哥会见时年93岁的刘放吾,感谢他当年解救了大批英军。美国加州州长皮特·威尔逊则致信刘放吾:“您证明自己是出类拔萃的英雄。”

    在大陆,许多媒体先后推出刘放吾的专题节目,国防大学出版社将刘放吾的事迹编入《中国抗日战争60位著名人物》一书中。而《我的团长我的团》同样是一种对刘放吾的纪念。刘放吾是仁安羌大捷的英雄,是世界的公认。

    作为生命中最闪耀的时刻,刘放吾从来没有忘怀,1995年去世时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这一仗打得真过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证 湘B2-20080017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专版
   第05版:每周评论
   第06版:快递
   第07版:综合
   第08版:综合
   第09版:市州新闻
   第10版:来信
   第11版:健康之路
   第12版:今日视点
   第13版:时事.体育
   第14版:湖南故事
   第15版:湘江
   第16版:美丽乡村
建设茶业强省 打造千亿产业
“我的团长”刘放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