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湘江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01版
头版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综合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旧版数据
2012年07月14日 星期六
放大 缩小 默认
“前头捉了张辉瓒”
——长沙县鼎功大塘湾旧事
本报记者 文热心 通讯员 章庭杰 夏声朝

    刻在龙冈的毛泽东词《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为资料照片)

    长沙县鼎功大塘湾张辉瓒旧宅原貌。(蔡祥麟供图)

    张辉瓒墓。

    张辉瓒

    ▲张绵亘

    (本报记者 摄)

    张远谋(张辉瓒之子)

    □本报记者 文热心  通讯员 章庭杰 夏声朝

     1 鼎功张家旧宅

    “这就是张辉瓒旧宅遗址。”7月上旬的一天,做过镇长、书记、局长,在长沙县鼎功长大的王正斌,指着山窝里那片废弃的校舍告诉记者。

    “张辉瓒?”

    “对!就是毛主席的《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一词中‘前头捉了张辉瓒’的那位。”上个世纪60年代,这首词广为流传,张辉瓒由此成了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人物。

    长沙县原三中教师蔡祥麟,修过校史。他说,“这里小地名叫鼎功大塘湾。张家旧宅大约是张辉瓒1928年购下的。这一片原是一个杨家地主的,含住宅、后山及树木、水田(212石租谷)等,(张购时)花去大洋一万多元。买后,于1929年全部修饰一新,其修缮费又花去大洋数千元。修缮竣工后,张亲书‘草庐’二字为宅名。”“这年秋天,张带领100多人马,坐着轿子前来察看,还在‘草庐’住了一晚。”

    “‘草庐’分前、中、后厅的三进厅堂大屋。每厅两边各有两间正房,正房都是楼上楼下两层。前厅到中厅走道两旁是天井,天井各种一株罗汉松,在坍墀另一边各有一小厢房,中厅至后厅为封闭式走道……在两排厢房外各侧面开辟了花园……”,整个“草庐”有房子百余间。    

    听王、蔡“讲古”,看眼前情景,记者脑海浮现出“草庐”风景:庭院宽阔,花木扶疏,设施俱全;院前田畴,院后青山,院左绿水。

    “不过,张辉瓒在这里也只住了一晚。因为此时他是南昌卫戍司令、18师中将师长,部队驻在江西,对付那里的红军,没有更多时间在家悠闲。一年后,张辉瓒命丧龙岗,永息岳麓了。张死后,其妻朱信芳一直住在这里。1949年解放后,这里先是鼎功乡政府进入,后来又搬入协均中学(长沙县三中前身)。1986年,学校扩建,张家旧宅被拆。2000年,学校搬走,这里也就破败了。”蔡祥麟说。

     2 张辉瓒的“出名”

    记者曾读过张辉瓒的一首《过故里有感》的诗:“溽暑遍征意若何,卅年心事梦中过;思亲直觉今犹昔,杀贼差能少胜多;自笑尘劳侵鬓发,尚返归汁理渔蓑;黄莺寄迹依稀认,立马桥头感逝波。”如此,张家老屋应该在长沙县另一个地方。王正斌又带着记者来到离大塘湾约5公里远的神塘张家。张辉瓒是从这里走入军旅的。

    在这里,记者见到了张辉瓒的侄孙张绵亘。性情豪爽的张绵亘谈起张家事,没有任何遮掩。年近七旬的他平日喜欢文墨,对上个世纪30年代“八叔爷”之事,也还基本清楚。 

    在苏区,张辉瓒是被红军捉到的国民党最大的军官。在国统区,他的被捕、他的死同样被新闻媒体“炒”得沸沸扬扬。

    1930年12月16日,国民党对中央苏区第一次“围剿”开始。身为前敌总指挥的张辉瓒率18师并指挥公秉藩的28师向苏区挺进,所到之处实行“三光”,遍贴“剃了朱毛的头”的标语;向部下训话时,也总不离“剃了朱毛的头”。

    张辉瓒的18师长驱直入,没遇到多大抵抗。他不知是计,以为红军不敢恋战而流窜,遂命令公秉藩的28师加速前进,限12月20日占领东固,与他的18师在那里会师。18师走了一天,张辉瓒突然传令休息待命。他有意让公师独自先攻东固,碰碰“硬钉子”。公秉藩不知是计,伤亡了好几百人马,所幸拿下了东固,遂夸大战果报捷。

    张辉瓒率18师姗姗来迟,临近东固时正值晨雾弥漫,和公师发生误会打了起来,连小钢炮都用上了,直打到日高雾散,才知是“窝里斗”。张、公互相指责。公放出狠话:“本师长不再受你节制,等打完了仗去南京评说”,带着28师去了富田。

    张辉瓒也负气不再与公秉藩联络。这时,张得到了大股红军在黄陂出现的情报,喜形于色,下令追击。29日,张部进入黄陂不远处的龙冈圩宿营,准备第二天与红军决战。

    30日上午9时许,迟来的冬日从山后升起,雾霭渐散,张辉瓒下令“攻占黄陂”。当18师先头部队52旅艰难攀爬至半山腰时,遇到了红3军7师居高临下的阻击,龙冈之战的序幕拉开。战至中午,52旅仍不能越雷池一步。张辉瓒并不慌张,计出“奇兵”,调53旅从两侧登山包抄红军。然而,53旅受到埋伏在两翼的红军大部队迎头痛击。

    18师死伤累累,至下午3时许已伤亡过半。此时,红军另两支部队又按“朱毛”的事先部署,分别从左右迂回到龙冈侧后,切断了18师的退路,从背后攻过来。18师两个旅顿成红军的“饺子”。

    龙冈一仗,18师师部直属队及两个旅九千余人被俘,长短枪近万支、子弹一百余万发成了红军战利品,张辉瓒躲在一个山洞中也被搜出。

     3 萧克说:“张辉瓒不应杀”

    历史事实是,张辉瓒被俘不久,在东固县被公审处决了。

    张绵亘拿出一份稿子,上有“据说……毛泽东想放了他”之句。毛泽东和张辉瓒也属故交,还是湖南老乡。史料记载:张辉瓒被捉后,毛泽东“趋握张手曰:石侯先生(张辉瓒字),别数年矣,不期相值于此”;还对看守的红军战士说,这是我的老朋友,你们要好好看待。此时的“张默然无语”。另一说,是张、毛见面后,张向“润之先生”求情,拟以钱物换命。

    确实,当时红军最高领导人毛泽东和朱德都不主张杀张。因为不杀比杀对革命、红军、根据地更有利。审问张辉瓒后,朱德想把张放到即将开办的红军学校当教员。毛泽东则诙谐地说:“人家诸葛亮擒孟获敢七擒七纵,我们为什么连两擒两纵也不行呢?我看不能一擒就杀。”

    中共中央也认为,可以利用张辉瓒在国民党湘籍军人中的影响,达到瓦解国民党军队的效果,于是派出代表李翔梧、涂作潮与鲁涤平的代表王信一会谈,讨论释放张的问题。

    就在会谈过程中,张辉瓒头颅落地。

    解放后,“老井冈”萧克将军也谈了对此事的见解。他认为,张辉瓒前期也算个反封建斗士,罪恶主要是随鲁涤平投靠蒋介石之后。在担任南昌卫戍司令期间,杀人不眨眼,人称“张屠夫”。特别是在东固一个多星期,他的军队大搞烧、杀、抢、掠。这也就难怪后来在公审大会上,群众上台揍他,局势失控,最后把他杀了。   

     4 与共产党人也有过合作

    当然,张绵亘并不知道他的“八叔爷”,在北伐战争前期与共产党人也有过合作。

    国民革命军第二军是由谭延闿派湘军改编而成的,所辖第四师的师长是张辉瓒,党代表就是后来延安时期做过中央秘书长的李六如。凌辉等《李六如与〈六十年的变迁〉》中有如此记载:攻打南昌城时,李六如和张辉瓒率部在“距离南昌二十公里的上堪店……遭到敌军的顽强阻击……李六如拿起望镜观看,因炮火弥漫,前沿阵地模糊不清,也同样担心。便要到前线去看看……‘那好’,张辉瓒竖起一个大指头:‘党代表兼督战官,好得很’。”二军在占领南京期间,张辉瓒对蒋介石“蓄意屠杀工农群众运动领袖、迫害共产党人”等行径也表示了不满情绪。就是在武汉方面“分共”后,李六如也还安全地以“四师党代表的公开身份离开了武汉”。不过,张辉瓒和他的主子谭延闿一样,最后跟着蒋介石走了。

    身为苏区国家银行副行长的李六如,也见到了被俘的张辉瓒。上个世纪60年代,李六如为创作小说《六十年的变迁》,带着秘书罗植南来湖南收集“活”材料,除收集了大量关于毛泽东、毛泽民、罗纳川、郭亮等人和平江农民暴动等资料外,也收集了蒋介石、张辉瓒等人的资料。可见,李对张是“印象深刻”的。

      5 张家轿夫吓得“辞职”

    张绵亘当然无法准确解释“八叔爷”的死因。

    张辉瓒之死的大背景是当时国共两党你死我活的斗争,但其中却有极其重要的个人性格因素。朱耀华是张的亲姑侄,龙冈战事时是张的54旅长。他这个旅与另两个旅保持了较长的距离,因而得以逃脱。日后,朱升任18师师长,成为“8·13”淞沪抗战中的英雄。他在评价张在龙冈一战表现时说,姑父“蠢得不能再蠢了”,说他目中无人,刚愎自用。

    朱耀华的评说,既包括张辉瓒战事指挥,也包括张辉瓒的性格。人说,性格决定命运,张辉瓒也如此。

    有人概括张辉瓒的性格四种特征,其中最重要的一种“与人共事主观高傲,专横霸蛮”,“处理公务急躁而专断,部属对他敬而远之”。

    正是这样的性格,让张辉瓒这个进过湖南讲武堂、保定军官学校、日本士官学校,也赴德国考察研究过军事的国民党高级将领,对红军这个新对手的战术毫无认识,更谈不上研究应对,对龙冈之战中红军意图也就毫无感觉;和公秉藩师“分道扬镳”,孤军深入,犯兵家大忌;得知黄陂有大量红军结集后,不是知难而退,而是自投罗网,被“包饺子”。

    正是这种性格,让他对共产党人、苏区民众缺乏闵怜之心,大搞烧、杀、抢、掠。蔡祥麟修三中校史时访问过张家轿夫“洪满豆豉”。洪告诉他,“张八娭毑”(朱信芳)在1930年秋去了一趟南昌,是让洪和另一个轿夫抬去的。到了南昌,见街上到处是尸体,城门挂了许多人头,一问是南昌卫戍司令“张八爷”的“杰作”,吓得个半死,忙求“张司令”给纸“通关”(通行证),放他回长沙。“洪满豆豉”从此不吃张家的“肩膀饭”。此足见张杀人太多,不仅招来民恨,也吓坏手下人,最终死于“民心”。

     6 张辉瓒的丧事

    张绵亘告诉记者,张辉瓒的葬礼上,做孝子的是他爷爷张远涵。因为,张辉瓒的继子张远渠已去德国留学,亲生儿子还是个小学生,孝子的责任就落在张辉瓒生前这个最喜欢的侄子肩上。

    1931年2月2日,驻守吉安的国民党哨兵驾渔船捞起了赣江中漂流的张辉瓒头颅,交鲁涤平辨认。鲁痛哭流涕,一面电告蒋介石等,一面派人将头颅护送至南昌,并命部下买了几段大楠木做棺材,聘请南昌雕刻专家按比例雕手足、做身子,穿上中将军服,将头装上去入殓,棺榇用蓝缎包裹移灵。

    2月下旬,鲁涤平在南昌成立“张公治丧事宜事务所”,下令南昌市下半旗致哀,各界放假一天。

    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键发布公告:“陆军第十八师师长兼湖南省政府委员张辉瓒……灵柩将于三月九日抵省。议决二十九日公葬岳麓山。敬希赴省会悼念为荷。”

    张辉瓒灵柩移九江经水路运至汉口,转火车送到长沙小吴门火车站。张辉瓒家属设灵堂祭奠,请道士做7天7夜的道场。全城10万人参加了公祭,沿路摆设了祭坛,祭幛,燃放鞭炮,焚烧纸钱。张辉瓒棺材由128人杠抬入城,安葬在麓山寺北侧的半山处。

    张辉瓒死后,黄埔七期毕业、已有少校军衔的张远涵失去了叔叔的荫庇,无法实现升官的愿望,只好回乡了。

     7 修复张辉瓒墓

    2008年5月底,一些湖南的新闻媒体报道:张辉瓒墓整修完工,“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进行,基本是按原貌恢复。”

    提起此事,张绵亘笑笑告诉记者:“此事是远仪姑姑写信给省政协领导解决的。远仪姑姑是‘八叔公’的女儿。”

    张辉瓒长息岳麓山。他的墓是当时国民政府拨出专款、由时任湖南省主席的何键主持修建的。

    这座墓堪称气派:整个墓地占地1000多平方米,由花岗石建筑。墓东向有高大石坊,设近百级石阶步入墓地,周绕石柱护栏,护栏上嵌汉白玉石碑,上镌刻民国时期军政要人题挽颂词。墓塔下正面刻蒋介石“魂兮归来”题字。另有一青石碑上刻张辉瓒生平简介和家属姓名。墓下方东南侧是仰云亭及墓道大门、墓庐。墓道大门在麓山寺东门北侧,由两根大圆石柱和横梁构成,造型简洁而雄伟,石梁正中匾额“张公墓道”,亦为蒋介石所书。墓庐红砖清水墙,歇山屋顶,盖琉璃瓦,面阔三间,进深二间,两方形石柱支撑外廊,北侧墙脚嵌石碑一块,上刻“民国二十年八月四日奠基”。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作为胜利者的共产党人对张墓并没有不利的举动。但是,它无法躲掉文革时期的红卫兵破“四旧”的风雨。

    2005年12月,身在美国加州的张辉瓒女儿张远仪女士向湖南省政协相关领导写了一封信。她在信中说,身为湖南人,她对故乡非常思念,常生返乡祭父之心,但因张辉瓒墓遭受损毁而无法实现自己的愿望。省、市政协和长沙市的领导随即批示,根据实际情况对张墓进行处理。

    有关部门对此进行了论证,认为修缮恢复张墓是可行的,其主要理由是:对构建和谐社会,扩大爱国统一战线有一定意义;能体现当今社会的开放胸怀和人文关怀;张辉瓒在北伐期间表现良好,要对历史人物有个交待。2008年,整修一新的张辉瓒墓展现在游人面前。

    张辉瓒墓的修复,表现了执政者的大度和对历史的尊重。  

     8 张家儿子是人大代表,女婿是地下党员

    谈起张家“后来事”,张绵亘感到欣慰:“‘八叔公’这一支还算是人丁兴旺、个个出息。”

    张辉瓒继子远渠系张的哥哥所生,因生父早逝,4岁便过继给“八叔”。1925年去德国汉堡大学学医,留德12年,1937年回国教书。后来,开设私人诊所,解放后任长沙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主任。这一支因为住在长沙,也就与张绵亘家常来常往了。    

    张辉瓒生子叫远谋。张辉瓒被俘时,他12岁,在南昌念小学。抗战时,他考入西南联大,攻读化工专业,后来留学法国,又转赴美国,获硕士学位,回国后任天津大学教授。1949年加入民盟,出席过第一次全国政协会议,还是天津市第三、五、六、八、九届人大代表。199l年,荣获政府特殊津贴。1996年4月病故。有关方面对他的评价是,“在艰苦的年代,他抛弃国外优越的生活和科研条件回到祖国”;“在化工领域特别是在工业结晶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取得很多重要成果,在学术界很有影响”;“是一位保持爱国知识分子本色的政治活动家。”   

    张辉瓒生女叫远仪。张被俘时,她才8岁。她先后在西南联大和清华大学攻读英语,后嫁给一位地下党员、建筑专家。解放后,专做翻译,因身体不好,自动弃职,随夫住上海,后定居美国。“前几年,她的后人还来过,在这里吃过饭”,张绵亘说。

    说起张远仪,不由得又提到张辉瓒妻子朱信芳。张绵亘告诉记者,她比张大1岁,是个“细脚婆婆”。朱信芳虽然没有什么文化,却还有点主见。张辉瓒在攻打苏区时,她住在汉口亲戚家。张被捉时,她到处求人救夫。国民党当局其所以愿和共产党、红军谈判释放张,朱信芳的活动也是重要因素。张辉瓒死时,她47岁,随张的灵柩回到长沙。不久,她定居于大塘湾,变卖家产购置田地,吃地租过日子,解放后被划为地主,后到上海随女儿居住。不过,1967年那个特殊时期,她又到大塘湾生活了几年,1970年(86岁)因心脏病发作去世,葬在大塘湾。

    谈到此,张绵亘遗憾地说,2008年他接到张远仪从美国的来信,要回来给父母上坟。正当他作好准备迎接时,得到的却是张远仪去世的消息。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证 湘B2-20080017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综合
   第04版:时事
   第05版:市州新闻
   第06版:理论纵横
   第07版:体育
   第08版:湘江
“前头捉了张辉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