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湘江·楚韵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F1版
封面

第F2版
湘江·文学

第01版
头版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旧版数据
2011年11月08日 星期二
放大 缩小 默认
三湘光复起波澜
文热心

    宣统皇帝逊位诏书。

    图中站立者为宣统皇帝溥仪。1912年2月逊位时,他只有6岁。

    (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为资料照片)

    湖南光复后发行的纸币。

    常德考棚原址。曹先辉 摄

    ▲清朝龙旗︑武昌起义十八星旗︑南北和议后的五色旗︒

    □本报记者  文热心 

    长沙光复,像一颗深水炸弹,在全省激起万千波澜。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中国2000多年君主专制,改朝换代又有几次是起自草莽的人物弄成功的?

    这一次,虽然皇帝还在紫禁城里呆着,可他“下马”也只是时间问题了。这一次,是中国再不要皇帝了,再不要“家天下”了,再不要一人的“金口玉言”了,而是要共和,要民主,要复兴,要富强。这怎么不鼓舞人心呢?

    “光复”,道、府、县州光复,革命党人的行动,有识之士的企盼,百姓的心愿,当然也有人不知它为何事。

    以焦达峰为都督的革命政府,往下派出了各路招抚使、统领,带着兵马下去接收政权;当地的革命党人也摩拳擦掌,准备用武力的或和平的手段接管政权。

      岳州,平江、华容率先反正

    10月24日夜,长沙光复的第三天,平江革命党人李僧、翁确存、秦志高、黄趁意等百余人,响应湖南独立号召,三更时进入县公署,组织军、民两政办公处,主持县政。知县钱葆青、巡警总局长许绍獬逃遁。

    而反正颇有特点的要算华容县。10月25日,长沙光复的第四天,一支起义部队冲进了华容县衙,清廷委派的知县乔联昌事先毫无防备,只好束手就擒。

    华容县政权顿时落入革命党人手中。县城里鞭炮齐鸣、白旗飘飘,人们尽情地欢庆华容县光复。华容也就成为除附廓省垣的长沙县外的湖南光复最早的县分之一。

    起义军的头领、革命党人潘鼎新提审被押入明达学堂的乔联昌。乔联昌在潘鼎新的开导之下,低下了惭愧的头,面对堂上的大刀,又吓得面无人色,只得颤抖地回答:“义军出师名正言顺。大人前程无限,大人前程无限……”接着表示愿意归顺。

    原来,这潘鼎新是个留日学生,在东京时认识了孙中山和黄兴,加入了同盟会,被派回国从事革命联络事宜,担任着华容县城明达高等小学堂的堂长,也就是校长。后来,他又介绍了在华容师范教书的黄荣加入同盟会。武昌起义后,潘鼎新和黄荣分别被焦达峰委为华容统制、副统制。接着,他们便与华容东山以及与毗连巴陵一带的会党进行广泛联络,很快组建了一支以会党为基础的200余人的义军。这支义军也就成了进攻县城的主要力量。在投靠革命的团练张巨卿接应下,顺利地夺取了华容县政权。

    因为事先潘鼎新与焦达峰有约,一旦起事成功便率队伍立即赶往长沙,以巩固省城,所以,潘鼎新等接受了乔联昌的归顺,并责成乔联昌召集华容巨绅,在县城北门南岳庙旁的自治讲习所公开宣布脱离清政府,举行夺印授印仪式,实行改旗易帜。

    几天后,潘鼎新、黄荣为首的革命党人组织了720人的队伍,分乘24只木船顺流而下,向长沙进发。

    但是,他们在洞庭湖中受到了岳阳(时称岳州)守军的阻拦。

    说起来,这岳阳只是比华容早了一天——10月24日光复的。

    当然,算不得是当地革命党人的起义,而是革命党人、被焦达峰的湖南军政府任命为军务部长,此时身为湘鄂义军总司令的阎鸿飞,从湖北搬来援兵,当日驶抵岳阳后的“顺手牵羊”之作。清廷驻岳阳的文武官员见兵临城下,大势已去,决定降服,由鲁镇台、卓道台率领,徒步出城,到堤上迎接义军。顿时,全城家家户户插白旗,鞭炮声不绝于耳,人人喜形于色。投降的清廷官吏们见过阎鸿飞以后,脱下官服,摘下顶子,穿着便衣在主要街道上行走一周,表示已经归诚。可是,在阎鸿飞离开岳阳去长沙的当天晚上,他们潜逃得无影无踪。

    就在潘、黄等人率部开赴长沙途中,长沙发生了杀害焦、陈的政变,谭延闿当了都督。潘、黄等职务本是焦达峰所委,所率的义军又大都是会党成员,自然要受到岳阳军方阻拦了。后来,这支部队参加了武汉三镇保卫战。

     衡阳,一声“呜呼”变了天

    长沙反正了。

    衡阳各属会党纷纷串联,都说:“焦大哥当都督,今日吾洪家天下矣!”

    知府禄显是个蒙古族人,按满族与蒙古族的关系,他自然害怕了,便一逃了之。其他如道台和衡阳、清泉知县虽是汉人也害怕“新朝”,纷纷躲藏了起来。

    叫人失望和不安的是,报纸上早已公布湖南军政府已派革命党人刘嵩衡为南路招抚使,也就是说衡阳怎么办得由刘嵩衡作主,可迟迟不见他到衡阳来。

    怎么办?衡州府是湘南重镇,清康熙时置衡永郴道,衡州府属于湖南衡永郴道。衡州府辖衡阳、衡山、耒阳、常宁、安仁、酃县(今炎陵)、临武、蓝山、嘉禾9县和桂阳州,是湘南的政治中心,影响特别巨大。现在省里已经光复,如果这里还没有人倡头、顺从民意接管政权的话,潜藏的变数就会浮出水面,一旦出现乱局,形势就很难驾驭。在这里的同盟会员刘恩甫、王祺等等不及了,与焦达峰派来的革命党人周果一作出决定,发动会党起义。

    10月30日,一支以同盟会员、哥老会成员为主,一般百姓和青年学生组成的300余人队伍,在衡阳筷子洲空坪集合,每人手里拿着白旗,到城内去宣传反正。刘恩甫骑着大白马,率领这支队伍从北门入城向南进发,沿途高呼反正口号:“推翻满清王朝”、“实现五族共和”等,并号召全城商店一律悬挂白旗响应起义,顿时衡州府城一片沸腾。老百姓发动起来了,围观的人群如潮水般涌向雁峰寺前坪。湖南南路师范学堂、衡州府中学、衡清中学等各学堂的学生也陆续赶到了。刘恩甫登上戏台发表演说:“同胞们,清朝统治了260多年,近百年来政治腐败,民不聊生,许多志士仁人发动起义,都遭到了失败,现在孙中山、黄克强领导的革命成功了,推翻了专制,还要建立共和。大家赞成不赞成?”

    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当即,决定宣布衡州反正,决定电告省都督府,公推南路师范学生谢晓东负责发电报,电报费由该校庶务长黄秋芙垫付。并请衡阳、清泉两县知县出面负责维护地方秩序,静候省方命令。刘恩甫宣布散会后,仍然骑着马率领队伍沿河街游行喊口号,回至北门外散去。

    这天,衡州府全城悬挂白旗,男女老少无不面带笑容,陶醉在欢乐之中。

    其后,衡州所属的各县也宣布反正。

     宝庆,3天打下两座城

    宝庆,也就是现在的邵阳市,清末所辖的区域大致是现在的邵阳市和娄底市的范围。这里位于湘中而偏西南,北邻湘潭,南界永州,上通云贵,下接长衡。自古为交通要道,商埠中心,经济发达,文化昌明。

    在湖南省传统的格局里,衡(州)宝(庆)齐名。宝庆的动向如何,对湘南、对全省影响极大。革命党人也深知这一点。不过,这里民风强悍,自古不缺造反者;这里文化昌明,自古也不乏走在时代潮流前面的“先知”。因此,这里的反正也就格外主动。

    10月30日,恰是九月初九重阳节,宝庆革命党人邹永成等率已投向革命的巡防营张贯夫部进攻邵阳县城。在进攻过程中,没有受到任何抵抗,宝庆宣告光复,并当即成立军政府宝庆分府,邵阳县的革命党人谢介僧任军政府都督,邹永成为副都督,谭二式(谭人凤之子)为参都督。

    10月31日,新的军政府分府决议立即光复新化。侦悉得知:新化有一个巡防营,管带为晏金生,拥有不少的枪械子弹,实力较为雄厚。革命党人派人去宣传试探,可晏金生不愿起义。

    谭二式等决定用计取之。11月1日,邹永成、谭二式、张贯夫率军队200余人,突然向新化挺进。他们带着很多木箱,里面塞满石头,佯称用这些“炸弹”轰城。真的要“玉石俱焚”了,新化巡防营官兵、地方士绅被吓得不轻,排队出城五里迎接革命党人。邹永成等当即扣押也在迎接队伍中的巡防营管带晏金生,迫其下令缴枪,并解散其军队,新化便继宝庆而宣告光复。革命军入城后旋即囚禁了原知县张维馨,成立县保安会,维持县城秩序,县人曾继辉任会长。

    也正是因为民风强悍和文化昌明,各种思潮在这里都有生存的土壤。反正后,宝庆秩序有些乱,这也就为日后焦达峰、陈作新殉难后,新来的招抚使在这里杀戒大开埋下了祸根。

     常德,英雄付出血的代价

    长沙反正的消息传到常德,立刻行动起来的是两个失学青年——陈孝骞和梅景鸿。他们本是舅甥,召集陈友沅、何祖舜、胡善恒等10多名知识青年开会,商讨起义计划,成立军政府。会上,争相捐钱献物,作为公用。军政府设在常德府考棚(原武陵区公安局院内)。大家将考棚打扫干净后,从家里搬来太师椅、方案、檐彩、堂帐、桌围、椅披、椅垫,将考棚装饰一新,然后各尽所有,捐钱办事。大家把辫子剪掉,燃放鞭炮,大呼口号,上街游行,大造声势,正式宣告起义。同时通知常德府、武陵县衙。武陵知县廖世英表示交出大印,承认军政府;常德知府闻讯逃走。军政府电告焦都督,请求派员来常德指导。

    焦达峰按照“同盟会中部总会”的原议,委派同盟会员杨任为西路招讨使,节制常德,辖沅水以的西常、辰各属县。l0月27日,杨任偕副使凌汉秋、副使兼参谋总长余昭常、同盟会员钟杰(后任军需长)、涂鉴衡、余冰如(后任庶务科长)等以及求职人员145人随行,从长沙乘“江天”、“祥龙”号火轮直奔常德。

    29日晨,杨任一行100多人抵达常德下南门码头。全城商民悬白旗欢迎,献酒肉犒劳。杨抵达后直赴考棚——军政府,把这里作为招讨使署,委派人员,开始办公。常德西路师范学堂(市一中前身)学生,历具革命传统,全体要求参加工作。巡防营右路统领陈斌升亦亲临拜访,伪装顺从革命,暗藏杀机。陈斌升系中路巡防营统领黄忠浩的心腹,统兵5营,独霸常、辰一带。杨到任不久,陈即提议为黄忠浩开追悼会。杨考虑其权势,只得答应,商定于11月3日(农历九月十三)在常德西路师范学堂举行。

    3日上午8时许,陈斌升的巡防营官兵已冲进军政府。24岁的杨任和余昭常、刘汉廷在混乱中被捕,被押解陈部驻地、原提台衙门(现在的常德卫校)大坪杀害,并被断头、敲牙、挖心,连同血尸陈列黄忠浩灵堂前,说是血祭;接着被捕的涂鉴衡、向忠勇等十数人先后解到,被砍死在考棚左侧雨厂坪。倡头反正的陈孝骞在家中被陈斌升巡防兵刺倒,死于家中,时年25岁;梅景鸿砍成重伤,养伤半年才康复。凌汉秋在混乱中越墙逃走,摔伤手足,潜入民家,幸免于难。

    常德反正,革命党人虽然付出了血的代价,但走上共和是大势所趋,陈斌升之类是无法挡住历史前进步伐的。常德的反正,直接影响湘西各县,人心所向,加速着清王朝的灭亡。

    半个月,全省光复如洪流

    自10月22日长沙光复,至11月5日郴州“集会州署,宣布独立”,只半个月时间,湖南除了辰沅永靖兵道所管辖的三府(辰州、沅州、永顺府)一州(靖州)五厅(凤凰、乾州、永绥、古丈、晃州)十四县外,都挂上了共和旗帜。

    湖南的大部分地方光复,标志着革命已深入到基层,共和潮流已不可逆转。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说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岔子、弯路、乱象虽然增加了一些麻烦,可无力阻挡三湘共和的前进方向。

    站在湖南看全国,这里的地方光复节奏响得激越,从某种意义上说起着“领唱”作用——桂、闽、甘等省份正是有着“湖南因素”而加快了反正的步伐。

    正是各省的反正、独立汇成共和的飓风,催生了古老的神州大地第一个全国性共和政权——1912年元旦,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成立。清廷统治的宫殿在风中垮塌——1912年2月12日,清朝皇帝逊位,宣统皇帝的“圣旨”再也不能在紫禁城外发生作用了。

    ■专家点评

    历史的逻辑

    王国宇

    至1912年初,湖南全省先后光复,清王朝在湖南统治的基层政权纷纷坍塌,这就是历史发展的逻辑。在革命的车轮滚滚向前之时,公然反对者,被革命的车轮辗得粉身碎骨;对革命持否定态度的人,只能暗自伤神、流泪;对革命持怀疑态度的人,要么靠边站,要么投机加入革命阵营。总之,时代潮流浩浩荡荡,一切腐朽势力的抵抗都是徒然!这就是“革命风潮”的功效。

    (作者系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本栏目顾问)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copyright © 2008 VOC.COM.CN, Geo Info.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证 湘B2-20080017
   第F1版:封面
   第F2版:湘江·文学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专版
   第05版:读者来信
   第06版:综合
   第07版:市州新闻
   第08版:学习与实践
   第09版:民生专刊
   第10版:国际
   第11版:体育
   第12版:湘江·楚韵
   第13版:国内
   第14版:专版
三湘光复起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