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与水彩的远行
2020-07-17 09:37:50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作者:蒋正杨]]     [责任编辑:[责编:姚茜琼]]      字体:【

蒋正杨

每次外出写生,对我来说更像是一场水彩带领我出发的旅行。手眼心获得的解放感如出走到另一个世界一般,释放出无尽的意趣。每到一处,都是让人兴奋的新鲜对象,妙不可言而又尽在眼前。

水彩带我走过北方的深秋,大地并不是我想象中一派萧瑟肃杀的荒凉。闭上眼睛全是温暖的调子,金黄的玉米,紫褐色的油葵,橙红的梨树,连杨树林在阳光下也闪烁着斑驳的暖色。那些颜色是喜悦的,是欢愉的,是丰收的。对于画画的人来说,那一定是一种高明度的诱惑和想去表达的冲动,刺激着潜伏在潜意识中的创作欲望。

水彩带我走过隆冬的苗寨,灰绿色的阴天调子是属于这个季节的,清晨的薄霜在地面上漫步显得空灵剔透,宁静的寨子里升起袅袅青烟,山林高处墨色的老屋在雾霭中若隐若现,神秘悠远的深山野水有着强大的吸引力。置身在清冷的空气中,一边画一边忍不住搓搓手哈口气,虽然艰苦,但获得这种当时当地现场感的快乐却十分让人着迷。

水彩带我走过盛夏的中原,黎明和黄昏是最美的时分,天空有时是粉红色的,有时是紫红色的,有时是橙红色的,金色的阳光照在干而坚硬的黄土高坡上,显出蓬勃的力量感。窑洞里的人家过着平静的生活,老人在树下跟我们聊着天,院子里的枣树在七八月的时节已经挂上了果实,热情的老乡搭着梯子把它们打下来请我们吃,于是画面上的那棵枣树也变得充满了人情味,烟火气和山岚气交织在一起,香甜就要溢出画面一般。

水彩带我走过初春的南方,湿漉漉的水汽里,那些风景也变得诗意起来,闪闪烁烁的细雨,渗透出新芽泛着萤光的嫩绿,还有被雨浸润后粗壮树枝显出固有的深黑。在朦胧的空气中,每一个不同距离的观看都能带来惊喜,铺开画纸,那些雨丝打在纸上落在身上,不知不觉地画着,竟也有种天人合一、物我交融的奇妙感受。

水彩写生总会在不经意中牵引出大脑中天机感性的部分,还有那可遇不可求的妙笔翻澜的瞬间。当我们面对无限开放的对象时,可以从任何角度中进入,又可以从任何角度中出逃,而每一笔却都在截取最打动自己的部分,这种面对自然对象的漫游和对话,常常带来意外之趣,微妙不测。在我的体验中,复读对象时竭尽全力去感觉的那些微小细节和独特气息,最后一定都会转化成画面中可见或不可见的内容。即便是偶有来不及深思熟虑画下的几笔,倒又显出几分天真自由的生动。

每每念起水彩带我走过的旅程,只觉所有相遇过的风景都来自于时光的馈赠,都是有迹可寻的创作体验,画笔下时空中的一瞬便成永恒。每每收起返程的行囊,心早已在去往更远的远方,迫不及待的去追赶那些未知的风景。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