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省纪委省监委通报4起省管干部违规收受红包礼金问题
2019-08-06 09:05:12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作者:张斌]]     [责任编辑:[责编:李 慧]]      字体:【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8月5日讯(记者 张斌)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违规收送红包礼金,败坏党风政风,带坏社风民风,严重背离党的宗旨和优良传统。2018年以来,省委“约法三章”,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整治违规收送红包礼金问题,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加大了查处力度。今天,省纪委省监委通报了查处的4起省管干部违规收受红包礼金问题。

长沙市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李晓宏违规收受礼金问题。2000年至2018年,李晓宏在担任长沙市财政局局长、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副市长等职务期间,违规收受党政干部和私营企业主所送礼金,数额特别巨大,其中党的十八大后收受81万余元。李晓宏还涉嫌其他违纪违法问题,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益阳市安化县委原书记熊哲文违规收受礼品礼金问题。2013年至2019年,熊哲文在担任安化县长、县委书记期间,违规收受党政干部和私营企业主所送礼品礼金,数额巨大,其中省委出台“约法三章”规定之后仍有违规收受红包礼金行为。熊哲文已被免去县委书记职务。

省直机关工委原委员、省委离退休工委原副书记周松柏违规收受礼金问题。1994年至2018年,周松柏在担任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副处长、干部二处副处长、干部五处处长、省产业技术协同创新研究院专职副院长、省直工委委员等职务期间,利用逢年过节、聚餐等时间节点,多次违规收受他人所送礼金,数额特别巨大,其中党的十八大后收受534万余元。周松柏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郴州市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刘志伟违规收受礼金问题。2001年至2019年,刘志伟在担任郴州市城市管理局局长、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副市长、政法委书记等职务期间,和其妻李某共同收受他人所送礼金,数额巨大,其中党的十八大后收受87万余元。刘志伟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通报指出,以上党员领导干部,都是从战战兢兢收一个小红包、一条烟开始,到肆无忌惮收受巨额礼金、贵重礼品,最后走向腐败堕落的深渊。红包礼金往往是腐败滋生链的起点,党员干部、公职人员如果抱有侥幸心理,没有防微杜渐的强烈意识,不能始终坚守纪法底线,就会在温水煮青蛙中蜕化变质。广大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务必要引以为戒,严格自律,主动对红包礼金说“不”,坚决抵制收礼送礼陋习。

通报强调,当前,省委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以严禁违规收送红包礼金为抓手,部署开展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突出问题专项整治。全省各级党组织要切实扛起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认真对2018年4月20日省委“约法三章”以来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情况进行“回头看”,对违规收送红包礼金等顽瘴痼疾进行一次“大清理”“大整改”,推动专项整治取得实效。各级党组织主要负责人要在抵制歪风邪气上发挥“头雁效应”,带头对个人是否存在违规收送红包礼金问题在民主生活会上说清楚。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按照省纪委《关于撤销廉政账户严禁违规收送红包礼金的通知》要求,及时撤销廉政账户,紧盯关键少数和重要节点,加强监督检查,对顶风收受红包礼金的,一律先免职后处理。同时,深入整治违规公款吃喝、变相公款旅游、违规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等突出问题,继续把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作为审查调查重点,对隐形变异“四风”问题深挖细查、绝不放过,坚决防止“四风”反弹回潮,以专项整治的成效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拒收红包礼金没有缓冲区

湖南日报评论员

近日,省纪委监委专门下发通知,撤销廉政账户,并对严禁违规收送红包礼金进一步严明纪律要求,这是推进我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专项整治的一项重要举措,释放出全面从严治党越往后越严的强烈信号。

中华民族是礼仪之邦,亲友之间互赠红包礼品以表达感情,本是一种正常的习俗。然而,领导干部、公职人员在公务活动中收受红包礼金和收受管理服务对象、下属的红包礼金,则是一种变了味的“人情往来”。送的人为何如此慷慨大方?看中的无非是收的人手中的权力。一些送礼者虽然当时没有开口求办事,但实际上是一种所谓的“长线投资”,日后还是要寻求回报的。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围猎者,其动机就是拿红包礼金开道,一步步攻破领导干部的防线。“蠹众而木折、隙大而墙毁”,从查处的案例看,有很多蜕变成腐败分子的领导干部,就是从一顿饭、一个红包开始,由小到大,由量变到质变,在“温水煮青蛙”中浑然不觉,最后坠入深渊。红包礼金污染政治生态、败坏社会风气、滋生腐败现象,是全面从严治党必须攻克的顽瘴痼疾。

设立廉政账户的初衷,主要是为收受红包礼金的党员干部提供一个纠正过失的通道,在促进党员干部廉洁自律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在这几年的实际运行中,也显露出一些弊端。有的平时就有心地“收多交少”,有的听到风声后,急急忙忙交一部分钱,廉政账户成了某些人对抗组织调查的挡箭牌。从纪律法律的逻辑上说,红包礼金不该收,也就没有收了之后再上交这一说。这次撤销廉政账户,就是向全社会表明,在红包礼金问题上,没有缓冲区,没有避风港,也没有任何空子可钻。对红包礼金必须当面拒收,对特殊原因确实无法拒收的,必须及时上交组织并作出说明。

红包礼金陋习积弊已久,不出重拳、不下猛药难以根绝。对收受红包礼金者,要一律先免职再查处;领导干部亲属收受的,追究领导干部责任;对送红包礼金的公职人员,与收受者同样严肃处理;公款送礼的,对相关责任人从重追究责任。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要认清红包礼金的本质和严重危害,防止被裹着“人情往来”糖衣的炮弹所击中,坚决抵制收礼送礼陋习,努力营造清清爽爽的同志关系、规规矩矩的上下级关系、亲清新型政商关系。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