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洪水漫过栈道
2019-07-19 10:47:46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作者:阿良]]     [责任编辑:[责编:曾璇]]      字体:【

阿良

湘潭河西原来的防洪堤,如今已改造为沿江风光带。堤面很宽,铺了麻石。堤内堤外四季花卉,绿树成荫,蝶舞鸟栖,为市民节假日休闲的极佳场所。

一大桥至三大桥,堤内修有一条水上栈道,立于水中,高于水面,依堤沿走。每日晚饭后,栈道上来往游人如织。夕阳西下,铺洒满江金黄。一叶渔舟,网落水冲天,几条蹦跳的鱼划破平静的江面,褶皱的波纹驼载着金灿灿的阳光荡漾开来,缓缓向北流去。几只小鸟,一会掠过江面,一会直插天空,为这渔舟晚唱更添几分妩媚。栈道上的游人流连忘返,久久不肯离去。我也经常融入栈道人流中,发自内心的赞叹被一江河水笑纳。

近日,湘江流域连日暴雨,水面看着抬高。水文站的电子屏显示,洪峰过境时水位已达41.40米,流量达每秒2.62万立方米。沿江风光带堤内的林荫小道、树木、草坪、花卉,供游人歇息的石凳,全部泡在水中。洪水漫过栈道,吞噬栏杆。 今年的防汛抗洪保卫战又打响了。我如同战场下来的老兵,又听到冲锋号角,按捺不住冲动,来到沿江风光带一一昔日的防洪堤上。

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我受单位派遣,参加天星堤塅的防汛抗洪工作。十多年里,每年进入汛期,我和单位的同事都会驻守在堤上,吃住在堤上。那时,每年的防汛抗洪关键时期,单位的工作都会暂时停摆,所有人员排班,实行三班倒,轮流上堤守护本单位的责任堤塅。市领导、市防汛指挥部的同志,都会事先不打招呼,突然来到各单位责任堤塅,检查人员、器材的到位情况。领导每到一个点,都会严厉强调“事故疏于细微,洪水猛于老虎,责任重于泰山”。每每洪峰穿过时,上级要求我们昼夜巡堤。我和单位的同事打着手电筒,提着马灯,在外堤堤脚地毯式查管涌。凡堤脚附近的水塘、潭坑、渠道、水田、水沟等低洼处,都要细心巡查。一旦发现管涌,就要及时组织人员堵涌。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小涌不堵,会酿成大祸。

记得有一年,上级通知是百年不遇的洪峰过境。我们在天星堤管所下游的外堤巡查,在靠近堤脚的一口水塘里发现管涌。专家对管涌的解释是,在渗流作用下,土体细颗粒沿骨架颗粒形成的孔隙,水在土孔隙中流速增大,引起细颗粒被冲刷带走的现象。当地村民叫翻沙鼓水。我们看到水塘里翻沙鼓水的面积直径有一米多大,喷涌很高。我还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险情,心里有些发慌生毛。这时已是凌晨3点多,险情被迅速上报区、市防汛指挥部。在专家的指挥下,我们迅速组织人力堵管涌。因是小路,砂石、木材、水泥不能用汽车、拖拉机运载,全是人员肩扛手抬。抢险惊动了附近梦乡中的村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参与了抗洪器材搬运队伍。有的村民已准备好进城送菜,听到信丢下三轮车,也投入了抢险的战斗。那一幕壮阔的抢险场面,使我想起淮海战役中支前大军。当东方泛起一层一层的晨曦,红日渐渐从远山升起,参加抢险的人们个个脸上溢淌着胜利者的微笑。我已退休多年,每每进入防汛期,满河的水都会勾浮起十多年前的记忆。

我从观湘门上堤,沿着风光带堤面朝万楼方向信步走去。堤面上人很多,有垂钓的,有撒网的,有扳鱼的,更多人是来看一江洪水滔滔北去的壮阔场面。自市委市政府倾力把城市十多公里的防洪堤改造为沿江风光带后,市民从此不再担心百年不遇的洪水来袭。信步闲走中,我仍能看到沿堤很多遮风挡雨防晒的布棚,每个布棚里都有3至4人值班。这是沿线单位设的防汛抗洪责任岗亭。我问他们“这堤自改造成风光带后,非常坚固牢靠,还要像过去那样上堤坚守吗?”他们回答我,堤虽如铜墙铁壁不会有问题,但防汛期间仍然要上堤坚守。我问自己,他们在坚守什么呢?他们是在坚守一种精神,坚守一份责任,坚守自己的信仰。我自问自答。

我在通济门处停下脚步,手扶栏杆,眺望河面增宽,流速加快的一江洪水,远去形成的一个一个漩涡,迅即被卷走,很快又消失,禁不住脱口说出:“一河的波涛,一河的汹涌,一河的澎湃,一河的力量。”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