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二月浅浅春
2019-03-22 10:22:19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作者:刘丽华]]     [责任编辑:[责编:曾璇]]      字体:【

刘丽华

别以为乡村二月,千花未放妍,没什么可看的。其实,早春也是春,未必要桃红梨白才有春意,才有看头。我就挑个清闲的日子,去感受了“袅袅柔芳浅浅春”,也别有一番春的韵致。

周末,走在通往婆家的村道上,乍暖乍寒,行人三三两两,一个个像我一样还裹着笨重的棉袄,并没有二八月里乱穿衣的。一路细雨蒙蒙,我打着小伞,环视这片正在韬光养晦的乡野。

路边,翠绿的小草蠢蠢欲动,尖尖的嫩芽,似昨夜冒出来的。有人说:春风不到,草芽不发。微微的风,正从东南方向吹来,水雾中夹杂着青草味,还有新翻的泥土味,初春的气息,滋润人的肺腑,也滋润村前院后的枝丫,那杏枝桃枝李枝上有了浅浅的春色,开始含苞打朵。牛棚里,闷头闷脑的老黄牛,在有一声没一声地哞叫。雨小一阵大一阵的,春雨不下,春花难开。山坡上,迎春枝上吹起了嫩黄的小喇叭,在蓄势报春。

雨停了,鸭子成群结队,越过一蓬蓬青翠夹红的丝茅草,争先恐后地下水,“春江水暖鸭先知”,旱了一冬的鸭子,兴奋得在小溪、大塘里扑腾,清洗一身被圈养弄脏的羽毛。吃厌了饲料的鸭们,忙着找鱼虾,那些小鱼小虾才是它们的美食大餐。

一进婆家的门槛,炕桌上,摆着一碗蛋炒饭,那是婆婆给我准备的,蛋里撒了很多的葱花。我端起那个大花瓷碗,还没扒上一口,就闻到我熟悉的香味,蛋香、葱香、豆豉香、猪油香。婆婆说吃鱼虾的鸭子下的蛋特爽口,平时一般舍不得吃,一个一个攒着,用来腌咸蛋制皮蛋的。此时,小妹磕破一个咸鸭蛋,用筷子剥开蛋白,将黄灿灿油汪汪的蛋黄倒进我碗里,我咬一口,又粉又香。对了,在来的路上,遇上提着一篮子鸭蛋上城的李家大嫂,一打招呼,大嫂笑呵呵地说走亲戚。原来,早春的鸭蛋,是农家人的底气,特拿得出手。

饭后,太阳出来了,小妹带我四处乱窜。矮墙下,谁家栽的一排观赏茶花?朵朵火红,抢迎春之先把春报了,给村庄添了一抹喜庆。几只小鸟在枝头叽叽喳喳,准是谈论春天的大事。穿过几畦长势正旺的油菜地白菜地,到了自家的草莓棚,翠翠红红一垄,鲜尝春天第一果,一颗,两颗,三颗,酸酸甜甜脆脆,中医讲,红色入心,多吃几颗红红的草莓,让胸腔里那个蹦跳的小脏腑更有生命力。走过几条田埂,看到了星星点点的紫红花草,一大片一大片的,撑在隔年的稻茬里,摇曳生姿,惹得莺飞蝶舞。近看,小花瓣上还缀霜带露。哟,早春喜色还有这开得细细碎碎的紫红花朵!小妹管它叫红花草籽。我们欢天喜地采了一大把带回家,找出一只粗陶瓶插上,像许多小火炬闪闪烁烁,一下,点亮了婆家的堂屋,惹得梁上筑新巢的燕子欢快地歌唱。

午后,村庄春烟四起,那是农家人备肥,以烧草木灰混着猪粪牛粪羊粪等鸡鸭鹅粪积的肥,是庄稼最好的“营养钵”。透过前方的蔬菜大棚,看到在棚里忙碌的东家夫妇,戴着手套捏粪团子,一个一个拍圆,捏成椭圆形池状,整齐排列在翻过的地里,将辣椒、茄子等瓜豆蔬菜籽点在粪团的凹陷里,盖上薄膜;西家几口也正手忙脚乱,老老少少在移栽绿茸茸的瓜豆秧苗,一铲一颗移植,松土,培土,施肥,浇水,每个程序都不马虎。

一辆小四轮出现在了村口,沿着新建的公路进村来了,看上去,满载而归,那是去集镇上购买种子和农耕设备的村民回来了。车一停,一袋袋稻谷、玉米、小麦等蔬菜种子卸了下来,一些维修好的农具卸了下来,一卷卷地膜卸了下来,一台小型的旋耕机卸了下来……一幅生机勃勃的打田、撒肥、播种的春耕景象好像就晃在眼前。

远处,几个放学娃手牵自制的纸风筝,在草地里疯跑,无拘无束,跑累了,从兜里抓一把豆子花生往嘴里塞……那不是清代高鼎笔下的“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的《村居》图吗?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