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众里寻她千百度
2019-03-01 10:34:31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作者:谢季龙]]     [责任编辑:[责编:曾璇]]      字体:【

谢季龙书法作品

谢季龙

练习书法30余年,一直在不断的追寻过程中。

喜欢上毛笔字,是在上世纪70年代初上小学的时候,那时根本不知道书法叫何物。当时中国的农村还是集体所有制,我家乡的农村都是统一出工、集体劳动。每家每户的农具用品都会写上名字,特别是斗笠和油纸伞。大夏天的山坡上或农田中,劳动中的人们头上都戴着一顶斗笠防晒。走近一看,每顶斗笠上都有主人的名字。新斗笠买来后,人们都先在斗笠上用毛笔写上名字,再用桐油覆盖、晒干再用。父亲读过私塾,在村里是算有文化的,经常用毛笔帮大家在用具上写名字,于是我也就有了学写毛笔字的欲望。家里穷,也找不到笔墨和字帖,我就用父亲给大家写农具的笔墨,找一些废报纸胡乱练习。

真正学习书法是1982年进大学以后,学校成立了书法兴趣小组,相当于现在大学的社团,有专门的老师教书法。于是在我的书法启蒙老师匡裕群教授引领下,进入了书法艺术殿堂。在书法的追寻之路上,也经历过一些过程和变化。就书法风格和取舍而言,除了开始的二三年入门打基础外,首先取的是粗犷雄强之美。人说字如其人,也许因为自己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性格也豪放爽快,因此选择了明代王铎的书法作为自己主要的学习方向,临摹他的各种字帖有十几年之久。曾与一些书法朋友交流,他们评我的书法风格时说:要用宋词来形容的话,应该是“东坡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绰铁板,唱大江东去”。

王铎书法虽独宗羲献,但广泛涉猎魏晋唐宋诸名家,又遗貌取神,摆脱古人,形成了一种纵横豪放的格调。王铎在《为啬道兄书诗卷》后说“每书当于谭兵说剑,时或不平感慨,十指下发出意气,辄有椎晋鄙之快”。我非常认同斯言。书法有时与自己的处世哲学会有矛盾。我生性不爱张扬,却偏偏喜欢张扬大气的书法。这究竟是好是坏,自己也没有结论。

2013年开始师从陈羲明老师,在清华美院高研班学习书法,受益良多。老师要求书要高古,学习书法要更往前溯,要往晋代以前看,否则只在明代书风中打圈圈,就难以再提升。于是就写《圣教序》和《十七帖》以及王羲之的手札,几年下来,书风似乎有所转变,从纯粗犷转向粗中有秀,在用笔上更精到一些了。

学书几十年也是临帖几十年,追寻几十年。在主攻王铎的阶段和主攻羲献的时候,也一直在尝试学习历代其他书家的优点。某些时候写得很杂,喜欢魏碑的时候狂写《龙门二十品》,喜欢唐楷的时候又写虞世南的《孔子庙堂碑》,汉碑则常临《张迁》,也常临苏轼和蔡襄的行书,有时还会去写明清祝枝山、傅山的草书。现在回头一看,临得多而杂的时候,个人风格形成就会比较慢。

学习书法是一条寂寞和艰难的路。技与道是不同阶段的重点。技是基础,道是境界。无技而空谈道,只会是野道。书法需要技巧和技能,除了多临古帖,别无捷径。因此要大量的、持续的、长期的训练和练习。当今社会人心浮躁,书法界亦然,太急功近利,且鱼龙混杂,野道者也不少,炫技者亦多。书法不仅仅是技巧的艺术,与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无法割舍的关系,传统文化是书法之根。众里寻她千百度,多了解和钻研传统文化,多读古人的书,才会创作出有灵气、有底蕴、有生命力的书法作品。

近几年在思考,古人作书,常从自然中汲取营养,所以有“道法自然”之语。传说怀素观风云变化而悟草书之跌宕起伏的姿态。然世易时移,社会在进步和变化。比如城市化的推进,城市风格千姿百态,亦可给书法创作的美带来借鉴,书法也要与时俱进。而我居住的长沙作为湖湘文化的枢纽之地,有马王堆的历史沉淀,有岳麓书院的千年儒雅,有湖湘人敢为天下先的文化性格等,书法与城市的风格是否也可以相互影响呢?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