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市州新闻 > 正文
一个尘肺病患者的乐观人生
2019-02-12 07:12:30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作者:[作者:黄利飞]]     [责任编辑:[责编:谭思敏]]      字体:【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黄利飞

过年这几天,黄二德每天都要跟亲朋好友喝点酒。每次一端起酒杯,家人提醒他少喝点时,他便要嗔怪:“我又不吸烟了,就喝一点点,过年嘛,图个开心!”

黄二德患有尘肺病,经省职业病防治院诊断为尘肺三期,是尘肺病中最严重的一级。因没有出现肺气肿等并发症,平日里他看起来与常人无异。正是如此,他自己对“尘肺病人”这个身份还有些不认可。

“只要不做剧烈运动,天冷时注意加衣保暖,就没什么,好得很!”黄二德张嘴说话,便露出一口黄牙,右手食指和中指指尖被烟熏得有些发黄,俨然一副“老烟枪”形象。

按20多年的“烟龄”算,他的确是一个“老烟枪”。但自从2008年检查出尘肺病后,他便毅然戒烟了。

黄二德是郴州市宜章县浆水乡锁石村人,1米8的个儿,浓眉大眼,脸部轮廓刚毅有型。40年前,他也算得上是全村数一数二的“标致”后生,人长得俊朗,干活也是一把好手。

1978年,他一个17岁的小青年,出工记的分数比得上一个壮年劳力,先后当过大队的保管员、记工员。1980年,他与兄长一道,在村里率先盖起了红砖房。

那栋两层楼的红砖房,坐落在锁石村最高处。站在房前,整个村庄以及环绕村庄的起伏山脉,尽收眼底。

四季循环,红砖房见证了黄二德许多重要人生节点:娶妻、生子、子女成长考大学等;也记录了他长达20年的矿工职业生涯、办大型养殖场的创业经历等。

在亮堂的地方,能发现黄二德的手背、脸颊上“嵌”进了很多煤渣,像一颗颗小痣布满皮肤表层。

黄二德介绍,1990年,家里幺儿出生,经济压力渐大,得知村里有人在煤矿挖煤每月可以拿到四五百元,这比他在村里打碎石做建房地基材料每月赚一两百元要多得多,于是他便跟着村里有经验的人下井挖煤了。

这一做竟然就是20年!期间辗转换了十几家煤矿,做过的岗位包括掘进、挖煤、领班、矿长等。每月能拿到的工资也随着岗位和资历变化而变化:挖煤工大约每月四五百元,领班每月1000多元,当矿长每月能拿到2000多元。

那时候,锁石村几百户人家的壮年劳力,几乎都在小煤矿当矿工,那是家里吃穿用度、供子女上学的所有经济来源。

黄二德说,掘进石灰多,挖煤煤尘大,那时候大家没有意识要保护自己的呼吸系统,小煤矿也没有条件采取保护措施,现在村里尘肺病患者不少。

“现在大家都知道是尘肺,以前哪晓得这么多。2008年我骑摩托车摔了一跤,去医院检查,说可能有尘肺。那时候孩子还在上大学没毕业,哪能休息啊,也没管那么多。”黄二德一边说一边笑,好像顶着尘肺病继续在粉尘环境作业,对他来说是一件再正常不过也不值一提的小事。

2010年左右,黄二德在子女劝阻下,彻底摘下矿帽,不再当矿工了。

忙了半辈子,突然闲下来,他有些无所适从。逮着一个机会,他办起了养殖场。

在农村,养几只家禽是顺手的事;但办一个养殖场,饲养1万多只走地鸡,就是个辛苦活。

“一次性养1万多只鸡,在附近村子都是头一回。”黄二德说,养殖场与企业合办,他负责日常饲养经营,企业负责进购鸡苗、接种疫苗和肉鸡销售。起初还挺有信心,后来遇上恶劣天气,加之肉鸡收购时间一拖再拖,成本增加,最后辛苦大半年没赚到钱。

谈起这次创业经历,黄二德总结:“还是想得不够全面,第一次规模搞得大了点,不明智,一口气吃不成胖子嘛!”

也许是年岁渐长气力越发不济,以往似乎不存在的尘肺病偶尔开始“发威”。黄二德感觉胸闷气短来得比以往更频繁了些。

2015年,架不住子女劝说,黄二德前往省职业病防治院诊断治疗。此时,政府对小煤矿的整顿越来越严厉,很多煤老板转行不知所终,落下尘肺病的矿工无处找人负责,只能自己为职业病“买单”。黄二德首次住院,15天,花费1.3万元左右。

尘肺病不可逆转,医生建议每年定期康复疗养。2016年,黄二德申请到了政府专项医疗救治救助,宜章县总工会组织了一批尘肺病农民工入省职业病防治院治疗。2017年,我省进一步实施尘肺病农民工救治救助民生工程,无责任主体的农民工尘肺病患者只要带着身份证和有效诊断证明,就可到定点医院治疗保养。

据省职业病防治院张贻瑞院长介绍,截至2018年底,全省累计救治救助患者2.5万人次,其中湖南省职业病防治院救治救助7985人次。总医疗费用近2亿元,患者自付费用占总费用4.1%,人均自付仅320多元。

黄二德也是政策受益者之一,2017年和2018年他都按时到省职业病防治院接受治疗。

“脸上手上的煤渣是去不掉了,这有什么关系呢?现在医疗政策越来越好,儿女在城里也都有自己的家庭和事业,日子越来越好,以前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谈及儿女,黄二德满是成就感和幸福感。

即将步入花甲之年的黄二德,已经随子女在县城安家近10年。逢年过节的时候,儿子开车送他回乡下与乡亲们叙旧。

在县城,黄二德也没闲着,他在儿子经营的一家汽车美容中心帮忙照看打理。他说:“年轻人办事有时难免冲动不仔细,我给把把关,出出主意。”店里生意很是红火,今年每个股东分红几万元,黄二德也是股东之一呢!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