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繁花盛景 “大神”出没
2019-01-27 09:56:47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作者:何淼玲]]     [责任编辑:[责编:曾璇]]      字体:【

蔡晋

流浪的军刀

乙己

极品妖孽

陈韵好

妖夜

漫画/傅汝萍

他们的笔名五花八门,稀奇古怪,如流浪的军刀、愤怒的香蕉、血红、妖夜、极品妖孽,充满个性;

他们下笔万言,倚马可待,每天“码字”数千甚至上万,是名副其实的“快枪手”;

他们年收入少则数百万元,多则上千万元,是作家中真正的“土豪”;

他们压力山大,疾病缠身,风光无限的背后,有着非同寻常的付出和不可言说的累;

他们收获盛名与荣誉,也招来嘘声和质疑。

他们,就是近年来强势崛起的“网络作家湘军”。

——题记

湖南日报记者 何淼玲

他们的故事,他们的梦

作家和写手队伍逾万人,网络作品衍生的影视、游戏、动漫等产业产值约10亿元。一批“大神”级网络作家如梦入神机、妖夜、蝴蝶蓝、血红等在国内外影响广泛,多部网络小说被改编成影视剧、动画等。这,就是近年来“网络作家湘军”强势崛起的证明。

1月6日晚,古城长沙城北某茶楼。湖南日报记者与流浪的军刀、妖夜、蔡晋、极品妖孽、乙己、陈韵好等湘籍网络作家围炉煮茗,分享他们的故事,听梦想开花的声音。

流浪的军刀原名周健良,国内顶尖军事题材“大神”。1972年出生的他早年从戎新疆,被圈内人士呼为“刀哥”。“干网络文学这行,首先笔名要有特色,让读者一下子记住你。”资历最老的“刀哥”先开了口,“我有从军经历,因此取名流浪的军刀。”或许是早年从军西北时被风沙所雕琢,光头锃亮的“刀哥”长相有点凶,脸上皮肤沟沟壑壑,透出男人的粗犷。这倒与他擅长写军事题材相契合。其作品正能量满满,读之热血沸腾。大批年轻人因读他的作品应征入伍。《愤怒的子弹》《双刃》《抗命》等均为经典之作。《抗命》被改编成影视剧,由磨铁电影正在拍摄中。

蔡晋的笔名就是原名蔡晋,这在网络作家中并不多见。毕业于益阳卫校的他曾经开了7年小诊所。因此,他写自己比较熟悉的医疗类题材,代表作有《欲海医心》《极品医圣》《医门宗师》等。2018年,蔡晋年收入突破1200万元。

出生于1996年的严新,脸庞俊秀、身材颀长,给人以玉树临风之感,地道的“小鲜肉”。他读初中时即迷恋玄幻小说,18岁那年开始尝试自己写,一发不可收拾。他擅长写仙侠、玄幻类题材,取笔名曰极品妖孽。其作品《绝世战魂》发表之后便走红。2017年,他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邓谦,笔名乙己,是国内猛犬竞技流小说开创者,代表作有《凶狗》《斗狗赌宝》等。他从小喜欢狗,写狗就顺理成章了。但他对斗狗圈子一点都不了解,于是打入一个长沙猛犬圈子的QQ群。他在群里呆了两个多月,终获信任,得以到现场看斗狗。到目前,他已写完4本关于斗狗的小说,受到喜爱猛犬书友们的热捧。

“创作的故事,大多源于梦想”。妖夜原名黄雄,湖南省网络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对中国古代神话、佛学、儒学、道学颇有研究。他打过工,流过浪,摆过地摊,做过高管,阅尽世态,尝遍冷暖,从未放弃心中的文学梦。2011年10月,他凭借《兽破苍穹》一书,迅速蹿红。

陈韵好是长沙市网络作家协会理事,80后公务员,之前主要在报纸、文学期刊上发表文章。她正在努力转型之中,做好本职工作之余,将全部业余时间投入网文写作,代表作有小说《契约婚姻》《干贝》,以及剧本《李时珍》《房不胜防》等。她说,网络文学活跃作家中,年轻人占主流,85后、90后占到近8成,其中男性作者占到近7成。从写作动机看,大多数人为实现“作家梦”而写,尤其是女性,这一动机更为纯粹。男性作者除为了实现“作家梦”外,还为收获满足感和可观报酬。大家一般写自己感兴趣或者较为熟悉的领域,男性作者首选幻想与职场,女性作者首选言情。

日进斗金、名满天下的背后

住豪宅、开豪车、食有鱼,“大神”级网络作家日进斗金、腰缠万贯、风光无限——

2013年,血红收入1450万元,列当年网络作家富豪榜第3位。梦入神机收入1200万元,列第5位;

2014年,梦入神机收入2150万元,列当年网络作家富豪榜第3位;

2015年、2016年,妖夜分别以1200万元、1150万元的身价列这两年网络作家富豪榜第12位,2017年以1700万元列第13位。

湖南省网络作家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湘籍网络作家有1万余人,年收入1000万元以上的有十来人,年收入100万元以上的约200人,年收入20万元以上的约500人。

并非人人身价不菲。事实上,网络作家的收入成“金字塔”型,盘踞顶端的极少数收入的确很高,更多处于金字塔底座的收入一般。

收入呈两极分化,因名气有大小之分。名气即影响力,意味着真金白银。人气旺、名声大的网络“大神”,如白虹贯日,又似闪耀在网络文学天空的“星星”。我省的梦入神机和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辰东、唐家三少一起,是当今5大最著名的白金级作家,他们往往尚未动笔,只需公布一个题目,即有千万粉丝响应,被知名网站付费预订。一朝作品面市,立马观者蜂拥、订者云集,财源滚滚而来。而名不见经传的网络作家则如恒河之沙,默默无闻,作品成稿多时,依旧无人问津。更多“菜鸟”,因作品影响力不逮,沦为网络“蚁工”,有的甚至连生活费都挣不回来,无奈之下,折戟沉沙。

“名家成功之路,自披荆斩棘而来。”23岁的极品妖孽回首心路历程,深有感触。5年前,他开始写网络小说,没有任何章法,怎么开心怎么来。结果一连写了6个开篇,共计36万字,最后被网站悉数退回。数年磨练、修成正果后他感悟道,“网文创作前3万字是‘黄金3万字’,相当于一个门店的脸面,如果不能抓牢读者,就会很麻烦。”

“网络文学的‘马太效应’异常残酷——赢者通吃,你不成‘神’,只能‘捡渣’。”邓谦的成名之路,同样备尝艰辛。他于2012年尝试写作时,雄心勃勃,幻想一夜暴富,却不料创作之路“道阻且长”。他第一个月写了15万字,拿了当时网站最低的全勤奖300元,第二个月写了18万字,拿了500元。当时他没有正式工作,租住长沙河西天马安置小区一个顶层阁楼里,房租每月400元。由于经常码字到凌晨三四点,睡到次日中午才起床,“早晨从中午开始”的生活,导致他胃一直不太好。

表面风光的网络作家,也有内心彷徨的时候。在与网站平台等买家签约中,他们屡屡遭遇“霸王条款”,处于弱势地位。而一旦作品畅销,又常常遭遇盗版侵权,维权不易,损失惨重。按惯例,他们与网站签约后,每天需更新3000字到8000字,只能多不能少。遇到特殊情况不能更新,必须向读者请假。次数多了,网站会给予处罚,读者也将流失。日更字数,像一条无形的鞭子,而他们是被时刻抽打的“陀螺”。

冰心说,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这,也是对网络作家的写照。长期超负荷压力之下,他们有的腰椎间盘突出,有的胃病、肝病缠身,普遍处于“亚健康”状态。

有“高原”无“高峰”,困境如何破局

网络文学迅猛崛起,成为现象级课题。2017年,全国45家主要文学网站原创作品总量超过1646万种,年新增作品超过233万部,并以强大的版权价值和衍生能力日渐融入中国文化产业经济圈。

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在连绵起伏的网络文学群山中,令人仰视的高峰寥若晨星。

中南大学网络文学研究基地,是我国首次在网络文学研究领域设置的国家级重大项目,中南大学教授、全国网络文学研究会会长欧阳友权是领衔这个团队的首席专家。他认为,网络文学作品虽然规模巨大、体量惊人,但“量大质不优”、有“高原”无“高峰”现象比较突出。

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商业资本、网络生产传播“低门槛”等原始特性推波助澜的外因,也有网络写作队伍对自身要求不严的内因。其中,片面逐利是主要推手。网站在日常经营中,往往以点击率高低评判一部作品的优劣,以更新频率为标准衡量签约作者是否“合格”,客观上造成创作心态普遍浮躁,急功近利。在IP运营方面,“商业利润为王”非常盛行,导致改编作品风格同质化、内容粗制滥造、口碑扑街等问题迭出。

欧阳友权把网络文学创作之弊归纳为3句话:价值取向狭隘,有的作品缺少人文承担;作品文字冗长,艺术创新不足;商业利益驱动,功利遮蔽审美。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聂庆璞进一步剖析,于文学创作而言,慢工出细活,“一快百病生”。大凡传世之作,多精雕细刻而成。“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传统作家炼字炼句之苦,可见一斑。他们锤炼语言,力求字斟句酌、字字珠玑,出一部书,往往积数年之功。而网络作家大多是“快枪手”,“日更”少则数千字,多则上万字。高速、高产之下,根本无暇仔细打磨,泥沙俱下在所难免。“大神”级网络作家唐家三少每天更新1万字,13年如一日,从未间断,就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我省著名网络作家血红,至今已创作4800万字,如果出版成纸质版的书,早已“著作等身”了。

“网络文学要出精品力作,破解有‘高原’无‘高峰’的困局,必须以理性的刀斧破开现象的丛林,直抵文学的内核。”欧阳友权、聂庆璞为解决网络文学“急功近利”“虚火太旺”问题,开出三剂“药方”。

首先,有关管理部门应进一步加强对网站和网络写手的引导、规范和管理,加大对网站编辑人员培训,严把内容质量第一道“入口关”,鼓励文学平台多传播思想性、艺术性、知识性俱佳的优质作品。对以逐利为根本目的的网站,绝不能无限放任“商业理性”,让网络文学成为市场和资本的奴婢。

其次,网络文学创作者应多积累、思考、学习、研究,努力提高自身文艺素养和基本功,创作时多一点“匠心”,少一点“功利心”,以“工匠精神”打磨作品,变“速度写作”为“精品创作”。

第三,网络文学是对全年龄层尤其是青少年影响颇巨的精神产品,网络作家要时刻明确自身社会责任所在,自觉担当起“文以载道”使命,让作品有力地引导读者向上、向善、求真、求美。惟其如此,网络文学创作才能走得更远、飞得更高。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