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关山古镇
2019-01-25 13:32:18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作者:杨罗先]]     [责任编辑:[责编:曾璇]]      字体:【

杨罗先

(一)

关山的变化,在和时间赛跑。

从1998年到2018年,一晃20年,7000多个日子堆积起来的情愫,此刻已经化作浓浓的思念,被日子浸泡过的文字,在斑斓的回忆里,一次次把日子拉长。

年复一年,在心底隐隐作痛。

(二)

那是一年秋天,阳光和温暖成为我唯一信仰的标志。月形山下,我提前领会再见的时候不想说再见的意境。

从月形山到樟树坡,离别是一场相思的雨,淋湿了我的思绪,淋湿了我的情感,也淋湿了我欲言又止的惆怅。

一滴泪,在黄昏的草茎里滑落,湿润成相思的沃土。

(三)

从乌江到沩江,江中这些曲曲折折的河床,江岸这些起起伏伏的山峰,怎样为关山谋篇布局?

千年的古战场来得很快,像雪峰山下飞奔的高铁。千年的流淌来得很慢,像潜伏在深潭里的一尾游鱼。

关山古镇,披一身盔甲,在历史的风云中跋山涉水,自己作词,自己作曲,自个儿成了绝唱。

(四)

金洲,是一道巨大的弧线。莽莽关山,被无数的能工巧匠抬举,沉陷,分开,合拢,浓缩成千年的传说。

一棵古老的榆树,与一抹深沉的翠绿,以怎样的姿态拥抱?一座穿越千年的古镇,与一座现代蓄水的村庄,以怎样的色彩交融?

那么多的学者,那么多的诗人,伫立在关公的塑像前,默默无语。

(五)

宁乡。望城。岳麓。县与县,县与区,县与市,绵延,匍匐,交错。高山,放下了架子;流水,延缓了归期。

关山走过的地方,叫关山,也只能叫关山;关山合并的村庄,叫关山,也只会叫关山。

关山互通连接的路网,有高峰,也有低谷。关山古镇,是一台晚会,如织的车流,就像舞台上千变万化的主持。

(六)

这个冬天,我进入关山,关山的雪还没有融化,关公的故事,在我的脚下吱吱作响,复苏中的古镇,为我打开一扇山门。

有诗友自长沙来,风尘仆仆。关山是一把太师椅,坐在宁乡与长沙中间,让东方与西方在这里合二为一。

关山古道,走不完的路,想象不尽的山峰,几尊雕塑,交织成一个景点的封面。

(七)

我想说说关山,曾经是不折不扣的村寨,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季节更替里,埋下了关山多少魂牵梦绕的幻想。

我不敢说,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可以大有作为,但我见证了一拨又一拨的有志之士,从关山起步,走向更为宽阔的舞台,演绎精彩。

新时代,新关山,总有那么多理由,让你留下。我站在时间的背后,仰望关山;你站在关山的背后,仰望云彩。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