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今日要闻 > 正文
龙京沙:对话古今的山野“玩泥者”
2018-11-30 10:11:46 湖南日报     [作者:李孟河]     [责任编辑:曾璇]      字体:【

龙京沙 李孟河 摄

湖南日报见习记者 李孟河 通讯员 喻阳

自称山野“玩泥者”的龙京沙,“都差点死了好几回”,做了近40年考古的“农民”,霸蛮得很。

龙京沙是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文物管理局副研究员,也是自治州唯一的国家考古发掘领队。11月26日,记者拜访了这位“玩”命的“玩泥者”。

已退休3年、60多岁的龙京沙头发花白,穿着宽松的米色毛衣,戴一副老花眼镜,和记者聊起“洗手惊魂”“救命铃声”“失明危机”等一个个生死瞬间,他的语气却是云淡风轻。

1993年,龙京沙带队在保靖县四方城发掘。前一秒他刚离开去洗手,后一秒墓壁就垮在他蹲过的地方,两名同事被埋在井中。龙京沙立马用手挖土救人,并用口吸出堵在同事口鼻的泥浆,拉回两条命。

“没有那个电话,我将永远与古人为伴了。”2003年,在古丈县河西镇,墓葬清理接近尾声,龙京沙一个人还在几米深的井下工作。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他起身接听电话,“轰隆!”一旁两三米高的墓壁垮塌,泥沙砾石埋了近1米深。

还有一次,在永顺县老司城考古,龙京沙刚睡下不久,感觉有液体流入左眼,阵阵剧痛。他判断是蛇毒浸入,急忙打水洗眼,可疼痛加剧,脑袋肿成球。后经当地治疗无果,随即转到州医院。“你左眼第一层眼角膜烧坏了,再迟点就失明了。”眼科医生说。

田野考古40年来,酷暑寒冬、风餐露宿、早出晚归,不在话下,龙京沙的脚步已踏遍自治州大小村落。在自治州境内(包括原大庸市),他亲自考古调查发现各类古文化遗存数百处,上迄旧石器时代,下至明清时期,弥补了自治州旧石器、新石器和商周、秦汉、唐朝的考古空白,建立了自治州考古学文化序列的框架。

龙山里耶秦简、永顺老司城、保靖四方城……现在都已成自治州宝贵的文化财富。其中,里耶古城遗址“一号井”安全出土36000余枚秦简,被国家评为“2002年中国考古十大发现”。此时,“一号井”挖掘笔记复印件就在他左侧的沙发扶手上,珍贵的笔记原件保存在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当时他连续工作27天,以手当“锄”,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在此之前,龙京沙1999年深秋在永顺不二门洞穴蹲过两个月。工作完成后,他发现自己无法行走,才住进医院。医生皱着眉头问:“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考古人,熬的是时间。节假日不回,还时常过家门而不入,他亲人们常讲:家都成旅社了!有一年的365天,他有350多天都在野外。爱人病重、母亲病危……想起这些,他就内心充满了对家人的歉疚。

他玩命地从泥土里发掘历史的真相,把大爱献给了自治州这块热土。2016年,他获评敬业奉献“中国好人”。

走之前,记者发现他在填写第八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申报登记资料。“用一生的精力去寻找、探索湘西文明的起源。”这是他的追求,余生仍将继续。

■点评:

他是考古专家、学者,也是一个“庄稼汉”,像农民那样辛勤劳作,自治州的崇山峻岭留下了他的足迹。他远离喧哗,远离亲友,40年间,把自己交付给山川和荒野,围绕着残沟断垣寻找考古信号。他肩负着责任,践行着自己的使命,丰满了湘西的文明和历史。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