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湖湘自然笔记丨“秋日”最后的时光
2018-11-30 10:05:54 湖南日报     [作者:周月桂]     [责任编辑:曾璇]      字体:【

湖南日报记者 周月桂

11月下旬这段时光有些不真切的美好。这是最后一段不是秋日胜似秋日的美好时光了。

在气象学意义上,湖南还没有入冬。在人体感觉和景观物候的表现上,也明明还是一个秋天,阳光将入冬的进程一再拖后,让秋天最后的时光分外美好。

小区里到处晒满了衣服床单,五颜六色。蓝天轻云,光影历历分明,野菊香气浓烈,桂花重又开了,格外令人恍惚。

麓山游人如织,每个人都贪恋着最后的秋光。

山林依旧一片黛青,只偶尔点缀些银杏红枫。银杏金黄,红枫似火,一树树浮光跃金,华美异常,只是它们的色彩过于整齐划一,过于妖娆艳丽。而秋的韵味是从半青不黄的枫香叶子里透出来的,是星星点点色彩不明确的乌桕叶子渲染的,是由叶缘向中间枯败的法国梧桐叶子带出来的,它们有半明半暗的情绪,有季节走入深处的苍凉,有不甘,也有释然。

林间有酸枣、苦槠与板栗等可供享用。酸枣这种东西生吃太酸,且核大肉薄,却正是秋天的清爽味道,一想到那种酸就要引人垂涎的。当然做成酸枣糕味道更好接受,酸枣煮烂去核,加南瓜紫苏辣椒芝麻等拌匀晒干,滋味丰富复杂。

苦槠也一样,生吃的那一口清苦厚重,像把山林古老的记忆一起食用了。长沙乡下称苦槠果实为苦苦子,从前过苦日子的时候,多少村民就靠着苦槠果实充饥。现在还有勤快的妇人,每每于深秋捡拾苦槠,一粒粒颇费周章地剥出来,然后磨成浆,滤成粉,熬成苦槠豆腐。苦槠豆腐加辣椒、葱花红烧或开汤,入口苦涩,回味却甘,据称祛风湿,自家吃不完,往各家送去,是邻里之间的美好情意。

板栗此时却很难寻到了,大多已被人捡光或被雨水侵蚀。板栗树在植物学上归为壳斗科栗属,栗属植物在湖南常见的有三种:板栗、锥栗及茅栗。

茅栗是小乔木,果实亦小巧,山中最为多见。从前每到秋晴,小孩子们便挎上篮子,带把剪刀上山去捡茅栗。茅栗是不能徒手摘的,用剪刀剪了之后扔在地上,用脚踩开,取出食用。虽然如此,也难免要碰到尖刺,这些刺痛也成为山林记忆的一部分,至今想到茅栗都会感觉到指尖的刺痛。板栗和锥栗为高大乔木,一般野生的多为锥栗,剥开一粒刺果,只包藏一枚饱满的水滴形坚果。板栗是近年因为人工种植才渐渐多了起来,剥开尖刺,有两到三枚种子,形状稍扁。

立冬之后,糖炒栗子的香味便开始弥漫。近来常去的一家炒货店,每天都有人排队等着新出锅的栗子,称栗子的姑娘一颗颗地检查,仔细挑出小的和坏的,确保每一颗都饱满甜蜜。人们在寒风中耐心等着,为这一份本心而暖意融融。

这时节湖南的柑橘也已大量上市,饱含着秋天的阳光,金黄灿烂,甜蜜多汁。

过完11月这个温暖的下旬,阴雨又将现身了。好在,该洗洗晒晒的都收拾妥当了,阳光暖意也都储备充分了,也有信心准备迎接下一段阴雨时光了。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