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重阳,我都会陪你爬山
2018-10-19 10:42:33 湖南日报     [作者:刘希]     [责任编辑:张璐]      字体:【

记忆里,母亲在重阳节没有登高望远的习惯。因为重阳节,刚好是母亲的生日,母亲人缘很好,姐妹也多,小时候,来家里给母亲祝寿的人,是她走得近的那些兄弟姐妹。到后来我们成人后,除了母亲的亲戚朋友,我们四姐妹,无论身在哪里,都要回来给母亲过生日,因而,母亲在重阳节这天最忙。

生日宴是母亲亲手做的,满满的一桌,格外丰盛。吃过午饭,我们要去后山登高望远,插茱萸,而母亲因为太累了,家里又有诸多事要做,她总是没法去,一个人在家忙得不可开交。我们有时候很替母亲惋惜,说她真是一生操劳的命,连个生日都偏偏选在重阳节,过个生日都累得半死,母亲就一脸无辜地说:“我也是没办法啊,生日又不是我选的,这只能怪你外婆。”说得我们哈哈大笑。

登高回来后,母亲亲手做的菊花糕,晒的菊花茶早已摆在餐桌上了。菊花茶,沁人心脾;菊花糕,香甜可口。我们和孩子们总是争着、抢着、欢笑着,理所当然地享受着母亲给我们的爱,母亲在一旁幸福地呵呵笑着。

直到去年重阳节前夕,看到邻家的妹妹说庆祝重阳节,带着母亲到处旅游,我的心咯噔一下。重阳节,也叫老人节,更是母亲的生日,可我在这一天里,为母亲做了些什么呢?除了带着一家四口在母亲那“蹭饭”外,我为她付出的,少之又少。回忆以前的种种,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于是我和姐妹们商定,以后给母亲过生日,不在家里过了,在酒店里摆两桌,让母亲好好地休息一下。母亲听说后,嗔怪我们说:“浪费!”可是在酒店,母亲高兴时像个孩子,一直跟我们碰杯,虽然喝的是牛奶,但是母亲的脸上,泛着少有的红晕。

饭后,我们像往常一样去了后山,登高望远,插茱萸。窄窄的山道上,母亲走在前面,步履蹒跚,我紧跟在她后面,看母亲尽力挺直的脊背,也已经驼了。母亲幽幽地说:“我都好多年没有在重阳节里爬过山了,身子骨真不行了,以前哪能这么吃力,老了呢。”一句话,说着我赶紧别过脸去,生怕母亲看见我淌满了愧疚泪水的脸。

我默默在心底对母亲说:“放心吧,妈,以后每年的重阳,我都会陪你爬山。”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