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重阳节,打往事里经过
2018-10-19 10:41:43 湖南日报     [作者:韩星星]     [责任编辑:张璐]      字体:【

1

重阳节,我打往事里经过。落叶还迈着多年前的步调,不紧不慢,亦步亦趋。

校园的青石凳,还在搬运时光,上面坐着的两人,多像曾经的我们。他们依偎着,窃窃私语,手里的书还没翻开,秋天就已从指尖滑落。他们看看我,笑笑,继续做自己的事。

青春多好,就像一本迷醉的书,可以翻阅彼此,连秋天都能拒之门外。

我忽地想起,我是来找你的。你不在,我给你打电话,告诉你:我们约好的地点,坐着的不是我们……一个声音打断我:打错电话了。挂机的声音很干脆,如同一个吻。

我不知所以。我想是我迷路了。没有你,我变得身份不明,无法一个人回到过去。

2

我住在27楼,距离小城将近100米。不用登高,一伸手,就可摘星辰。

那90平方米,耗尽父母的一生,预支了我的20年。但我仍没有归宿感,有时并不能把房子叫做家。所以,在这个小城,我像一只流浪的蜗牛,仍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下班回来,我喜欢趴在阳台上,看夕阳步履蹒跚地落。夕阳落处是故乡,但我从不曾看见过。我常常会想起乡下的父母。父亲烧锅,母亲做饭,炊烟像屋顶上的河,流淌着世俗的烟火味。晚归的鸡鸭,围着母亲讨食。那条叫黄黄的狗,趴在门槛上,半睡半醒。

重阳,登高望远,远的不只是故乡的父母,还有小城里的我。上次回家,村里很少有人能认出我。我有些惶恐,在我还没成为城里人前,就已被时光开除了乡籍,成了异乡人。

我用9元钱给婚姻领了证。门上贴着大红的“囍”字,就像我和她,一直很安静。

3

参加同学的婚礼。婚庆公司很专业,氛围浪漫、温馨、动人,却像一场录播的戏。

我认识新郎,我们一个被窝睡过觉、一只碗吃过饭,还一起追过女生。那女生我也认识,有两个酒窝,再浅的笑,都能让人醉得不省人事。只是,新娘不是那个女生。

还是那群同学,还围在一桌,却有一半变成了陌生人。从女友到妻子,从校园到社会,时光断断续续,很少有人能连接上。吃饭,喝酒,说笑,一切似乎都没有变。陌生的妻子还要再介绍一遍,敬酒,那曾熟悉的女友,孤独地在酒杯里一闪,火辣辣入喉。

新郎敬酒:“过去,我们曾一起去过。”我们默然,“人”散后,“们”就剩下了一扇门。

那天,我们一直喝酒,什么都没说。那天以后,我们都成了没有历史的人。

4

重阳节,我打往事里经过。就我一个人,瞻前顾后。菊花像落叶一样奋不顾身地绽放。

我一直以为我在等什么,其实我等的那个人,就是我自己。

一直以为我在找什么,其实我找的那个人,也是我自己。

我在那条青石凳上坐下。我没有怀念什么,只是累了,想一个人躲起来歇歇脚。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