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图 > 新闻 > 正文
浏阳大瑶镇:花炮之源惊艳世界
2018-09-07 08:04:41 湖南日报     [作者:王文隆]     [责任编辑:肖秀芬]      字体:【

2017年6月7日,浏阳国际花炮商贸城。(资料照片) 通讯员 摄

湖南日报记者 王文隆

9月3日,经过全国统一的两个月高温停产后,浏阳市棠花烟花有限公司生产车间恢复了往日的忙碌。一个月后,一场高规格的浏阳焰火大会暨国际音乐焰火大赛,将在浏阳河畔上演,这家位于浏阳市大瑶镇的花炮企业要亮相。

1400多年前,花炮始祖李畋诞生在大瑶,目前这里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花炮及原辅材料集散中心。不仅产品远销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来的历届奥运会、APEC会议、香港迪斯尼乐园、长沙橘子洲所燃放的烟花,均来自大瑶镇。

目前,该镇花炮及相关企业达600多家,去年产业总产值达105亿元,直接就业人数6.7万人。依托花炮及相关产业的带动,近5年来,大瑶镇的财税收入从1.78亿元跃升至2.77亿元。预计今年财税收入将超过3亿元。

尝艰辛,大瑶花炮代代传承

“浏阳烟花响天下,天下烟花看大瑶。”大瑶是世界花炮之源,世界花炮文化的发祥地。

唐初,出生在大瑶东风界(今李畋村)的李畋在竹筒中加入火硝,发明了“硝磺爆竹”,接着以纸筒代替竹筒,做出了鞭炮。李畋的子孙后来又发明了烟花,烟花和鞭炮总称“花炮”。

再后来,花炮由外国使者和商人辗转传播到日本、印度,阿拉伯国家及欧美国家。

远渡重洋的同时,传统花炮技艺在其发源地大瑶代代传承,棠花烟花创始人邱顺明就是传承人之一。他个子不高、皮肤黝黑、身板壮实,近日,记者初见邱顺明,其言谈举止间显现一股倔强气,看不出是年近六旬的人。

上世纪70年代,邱顺明的父亲便在大瑶开起了鞭炮作坊。1981年,邱顺明当兵回乡,跟着父亲入了行。

从当花炮制作工人到自己办厂,邱顺明备尝艰辛。后来厂子越办越大,安全责任也越来越大,前进中的难题是一个接着一个。

凭着对花炮的独特情感与情怀,凭着一份顽强执著,邱顺明和股东们坚持往前冲,硬是将最初出口额仅2.8万元的棠花出口花炮厂,发展成为一家年销售额达5000万元,集研发、生产、销售和大型焰火燃放于一体的大型花炮企业。

“流了多少眼泪,多少血汗,只有自己最清楚。”邱顺明感叹,今年,他辞去担任了28年的企业法人代表职务,由海外留学回来的儿子接棒。

在大瑶,花炮行业像这样的“父子兵”很多,“兄弟连”也比比皆是。怀着深厚的花炮情结,竭尽智慧和汗水,他们把花炮越做越好,越做越精。

敢为先, 全产业链成功打造

浏阳生产的花炮代表全球顶级水平,产量也占全球总量的60%。大瑶则是世界上最大的花炮及原辅材料集散中心,为全球花炮行业提供70%以上的花炮原辅材料。近年来,大瑶转型提质传统花炮产业,形成了烟花爆竹生产、烟花爆竹经营、原辅材料经营、包装印刷、造纸、机械等6大产业集群,花炮全产业链得以成功打造。

邱顺明退伍回乡时,同乡王贤凤已经在县里举办的花炮技术培训班学成归来,开始大展身手。王贤凤帮一家工厂做礼花弹。第一年就赚了一万多元,在当时,全国刚刚出现“万元户”,这成为他日后在花炮科研、生产与经营领域闯荡的本钱。

花炮工厂纷起之时,南山村的杨敏发现了原材料市场的巨大需求。“1987年,我曾经40天赚了700元,当时上班月工资也才几十元。”杨敏对记者说。

善捕商机,更敢为人先,大瑶人不断为花炮发展创造机会。

1992年,大瑶敲响土地拍卖“三湘第一锣”,建起了瑶发街、李畋路,与之前的瑶文路形成一个三角地带。在那里,大瑶花炮原辅材料市场迅速形成,杨敏和同行有了大展身手的地方。当年,大瑶镇财税首次过1000万元,其中花炮产业纳税占了60%。

此后,中国花炮大市场、大瑶花炮原材料基地、大瑶国际花炮商贸城、李畋彩印包装基地、浏阳花炮文化产业园等一大批平台纷纷问世,成为大瑶花炮产业壮大的有力推手。

抓转型,烟花小镇重新出发

因为花炮,也源于富有“敢为先”的精神,大瑶先后成为全国小城镇建设示范镇、全国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镇、全国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镇等一系列国家级改革示范试点镇。2016年,大瑶入选首批中国特色小镇。

从高速公路进入大瑶镇,收费站是一栋高大的隋唐风格建筑物,展示花炮及花炮之源的古朴厚重。沿着宽阔的迎宾大道进入集镇,孩童掩耳点鞭炮的雕塑、浏阳国际花炮商贸城、花炮祖师李畋广场、中国花炮文化博物馆等花炮元素扑面而来,使人感觉:烟花深处是大瑶。

花炮产业的繁荣,给大瑶镇带来大量的人流、物流。这里新修了全省首条乡镇环线,引来上十家银行设立支行,肯德基、通程商场、苏宁、京东线下实体店、阿里巴巴天猫优品相继入驻。

产业兴城更富民。十几年前,当地就有小车200多辆,村民住的别墅一排排。“村民在镇上银行的存款就有近30亿元。”大瑶镇党委书记周森源说,这还不包括大瑶人存在外面的钱。

富起来的大瑶人,越来越重视花炮的文化价值。“花炮产业给大瑶带来了发展,但转型任重道远,我们大瑶人要更多地去挖掘花炮文化内涵,打造一个独一无二的烟花小镇。”周森源说。

作为全国首家村办博物馆、大瑶镇文化地标之一,中国花炮博物馆开馆已18年。馆内陈列的图片、手推车以及明清时期的花炮印刷版等实物,展示了花炮自诞生以来漫长而复杂、辉煌而壮丽的历程。

“当初我作为汇丰村党支部书记牵头建设花炮博物馆,村民还不太愿意征拆。”中国花炮博物馆馆长刘雨文说,如今,搬迁的30多户村民都靠分到的临街门面致了富,到目前为止,总计近50万人次前来参观旅游,花炮产业正在向花炮文旅转型。

在浓烈的花炮文化气息中,大瑶,这个烟花小镇又整装再出发。

■点评

王文隆

从大瑶镇到浏阳全境,数以十万计的人从事花炮行业。花炮养育了浏阳一方百姓,也成为“自强不息、敢为人先”的浏阳精神之源。

世界花炮之源为什么是大瑶?

不仅因为花炮始祖在这里发明了鞭炮以及全球最大花炮及原辅材料集散中心的地位;还因为大瑶人千百年来与花炮紧相连、共命运,其精神、灵魂、文化早已与花炮融合在一起。

花炮作为一个传统文化产品,它来源于人,又馈赠于人,给无数人以欢乐、抚慰和思考。大瑶人一代一代地吸收着花炮文化营养。

“生曾立地,死更惊天,无须土育肥催,偏向寒霄绽蕾;响若崩雷,迅如掣电,何惧身摧骨碎,乐为黑夜增辉。”

花炮的精神形象,就是大瑶人、花炮人的精神形象。

■域外视野

日本芳贺火工:像做艺术品一样做礼花弹

日本芳贺火工作为全球著名的礼花弹生产企业,从17世纪就开始生产烟花,其礼花弹产品的安全、质量和设计在业界很有口碑。企业每年在全日本有100场以上的燃放,曾多次获得日本全国烟花奖。

芳贺火工能做到这样,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原材料的生产和使用把控非常严格。芳贺火工使用的合金粉纯度达到98%以上,且无杂质,高度的稳定性不仅保证了燃放效果,同时也大大降低了发生事故的几率。

同时,他们非常注重每一道工序,制作工艺非常细腻。工龄数十年的高素质员工很多,他们在操作过程中非常自觉认真,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工作,像做一件艺术品一样手工制作礼花弹。 (王文隆 整理)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