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零工经济“初长成”
2018-08-02 08:31:55 湖南日报     [作者:黄婷婷 刘银艳]     [责任编辑:杨柳青]      字体:【

见习记者 黄婷婷

湖南日报记者 刘银艳

“打零工”绝非新鲜事,但搭上“互联网+”的快车,便呈现出全新的面貌。

今年2月,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发布的《2018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共享经济平台企业员工数约716万人,占当年城镇新增就业人数的9.7%。

零工经济可以看作是对劳动力的共享,是共享经济中的一部分。

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外卖“骑士”、滴滴司机、网课教师、在线旅游定制师……他们以全职“网约工”或兼职的方式,利用互联网和移动技术,按需匹配,贡献自己的脑力或体力劳动。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这支可以多元化选择工作、随意支配碎片时间的零工经济队伍。

“我服务的对象不仅仅在湖南”

暑期正值旅游高峰,言彭涛也迎来了他的“接单”旺季,每个月能接到20多单。

两年前,“90后”长沙伢子言彭涛辞去了朝九晚五的银行工作,成为了一名线上旅游定制师。他把名字挂在飞猪、携程这些网络平台上,“接单、沟通、订机票、行程修改和跟踪……一切都在网上进行。”

这几天他在线上接下了一个单:规划一条8月去斯里兰卡8日自由行的旅游路线。

7月24日,记者见到言彭涛,他向记者展示了他初步制定好的规划文档,航班、签证、包车路线、体验活动等安排巨细无遗。

“直到他们旅游行程结束,我才能放下心来。”言彭涛说,客户旅行开始后,他会一直线上“待命”,随时帮客户“答疑解惑”。

两年时间里,言彭涛线上定制了100多条专属旅游线路,每月收入2万余元。

言彭涛十分看好线上旅游定制的市场前景,“互联网日益发达,信息共享,我服务的对象不仅仅在湖南,还可以是全国,甚至全世界有个性化需求的客户。”

跟言彭涛从事的线上旅游定制工作一样,共享单车维护人员、共享住宿管家、网络授课教师等,都从事着互联网衍生出的新行业。

零工经济的从业者除了这些新型职业外,还包括另一个庞大的群体。

快递、交通、家政、餐饮、医疗、文化产业等众多领域陆续接入互联网平台,许多原本在这些领域中拥有一技之长的劳动者,开始兼职“挣外快”或成为自由职业者,成为零工经济的另一组成部分。

郴州妹子易菲雪是一名专业设计师,2016年,她从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后,进入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她告诉记者,工作任务不重时,会去猪八戒这类的互联网平台上浏览一下,替人设计海报、字体或商标等。

“设计师过去接私活,靠熟人介绍,像是在守株待兔,现在可以直接在平台上寻找业务。”易菲雪说。

据58到家的负责人介绍,湖南是劳务输出大省,有数万名35岁至40岁的女性,在平台上提供保洁、保姆、月嫂、上门美容等“零工”服务。

阿里巴巴集团下属的智库阿里研究院2017年发布的《数字经济2.0报告》预测,未来20年,8小时工作制将被打破,中国高达4亿的劳动力,相当于中国总劳动力的50%,将通过网络自我雇佣和自由就业。

“利用零散的时间做有价值的事”

走进湖南亿谷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看到他们电脑屏幕上的数据在不断跳动着,视频播放量实时刷新。

这是公司的亿谷智慧教育在线学习平台,上面有从小学到高三的完整知识点辅导视频,平台后方,连接着近千名居家网络授课的老师。

湖南亿谷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徐晰说,平台上不乏知名培训学校的骨干教师,还有不少国内“双一流”大学的学生,包括清华、北大这样的名校学生,公司会为他们提供录制设备,让他们可以兼职出任网课教师,为中小学生进行“一对一”的学习辅导,有的大学生每月能挣到几千元。

“零工经济,就是可以让人们利用零散的时间做有价值的事。”徐晰认为,零工经济打破了传统工作模式对时间和地域的限制,使人们的工作方式更为灵活。譬如讲解一个知识点的小微课,上课时间只有几分钟,网课老师录制这样一堂微课,花费时间并不多。选择一堂微课,只需交上一两元钱就能听课,但如果线上选课的学生多,基数大,网课老师的收入还是比较可观的。还有网上直播授课,也有不菲的收入。

她笑称,这些老师和学生,在业余时间实现个人价值最大化,成为平台上的“知识网红”,“随着我们在线学习平台的用户越来越多,他们月入过万也不是问题,零工经济的价值会越来越高。”

而在何勇军看来,“做有价值的事”就是能养家糊口。

2018年初,在他工作的广东佛山一家陶瓷厂倒闭之后,何勇军回到湘潭,当一名夜间保安,他决定抽出下午的时间,开网约车来补贴家用,每个月可以多一两千元的收入。

滴滴政策研究院2017年发布的《2017年滴滴出行平台就业研究报告》指出,滴滴出行平台就业呈现灵活性特性,网约车司机中,每天在线不到2小时的司机占比最高,为50.67%,每个司机每天人均收入超过170元。

在补充收入之外,零工经济充当了稳定就业的“缓冲剂”。

根据滴滴公司的报告,从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共有2107.8万人(含专车、快车、顺风车车主,代驾司机)在滴滴平台上获得收入。其中393.1万是去产能行业的职工,涉及煤炭、钢铁以及煤电、水泥、化工、有色金属等产能过剩行业,超过178万是复员、转业军人,还有133万失业人员和137万零就业家庭在平台上实现了新就业,在加入平台前失业1年以上的司机占比超过12%。

零工经济还是就业扶贫的一股力量,让贫困地区的人们多了一条自力更生的渠道。

58到家CEO陈小华表示,以湖南为例,整个平台有8万来自贫困县的劳动者,其中保姆超过2万名。

对消费者来说,零工经济给人们的吃穿住行带来了显而易见的便利。

徐晰自称是零工经济的践行者,也是零工经济的受益者。

6月初,徐晰在某平台上下单了水电上门维修服务,她发现,预约方便,价格透明,维修工技术过硬,而且,通过平台预约,可以全方位查看其他消费者对这个维修工的评价。

“梦到有人给我差评,梦里都要吓醒”

为徐晰所称道的平台评价体系,却是周建军的梦魇。

7月17日,周建军在长沙38摄氏度的高温下接到单,跑上7楼送完外卖,顾不上擦汗,下楼就开始编辑短信:请您在百忙中抽出时间给我超赞好评,您的好评可以使我多赚1块钱,万分感谢!

这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晒得黑黑的,刚成为“骑士”两个月。

“梦到有人给我差评,梦里都要吓醒。”周建军说,收到一个差评,平台要扣30元。

平台的评价相当于平台上从业者们的“谋生”敲门砖,例如,乘客在挑选顺风车时,可以选择星级更高、评价更好的司机,这种运作模式是零工经济的一大特点,但平台的评价体系完全向消费者倾斜的行为,也被众多零工经济从业者所诟病。

周建军抱怨,他已经遇到2个无礼的顾客随意给差评的情况。

周建军对自己社会权益的缺失也有颇多焦虑,他说,自己没啥能力,送外卖没门槛,但也不想长久干下去,“没有安全感”。

同为外卖“骑士”的李志雄听到周建军的说法后连连点头,他拿出手机,给记者看他的个人管理页面,“前阵子还可以在平台上买每天1块钱的意外险,现在也没了,五险一金、带薪带病休假通通没有,我们天天在外面跑,出了事公司不管,没有任何保障。”

问及高温补贴,李志雄摆摆手,他说,一个月必须跑满260单才有补贴资格,每单补贴3毛钱,“3个差评就没了”。

收入不稳定、劳动争议发生时难以维权、劳动者身份难以界定、平台抽取高额佣金……一边是从业者们高喊“接单”难做,另一边,空姐深夜滴滴打车遇害等事件一次次刺痛着消费者的神经。

孟婷在今年6月刚成为“准妈妈”,但她对网络平台上的月嫂资质很不放心,是否有传染病,有没有犯罪史,让一个陌生人来家里,如何保障家人的安全?

除了人身安全的考量,言彭涛也坦言,网上的旅游定制师良莠不齐,其他在网上接单的行业也是如此,有些平台上的评价甚至是虚假刷单得来的,普通消费者很难分辨孰好孰坏,只能“吃一堑长一智”。

省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邓子纲说,如何既保证从业者的利益,又保障消费者的权益,平台对从业者的筛选和管理,是零工经济给平台企业提出的一大难题。

让“阿姨”和“维修工”能被“追根溯源”

湖南商学院创业教育与实践教学中心副主任王娟认为,家政、网约车等基于体力服务的零工经济市场,门槛低,从业人员多,对劳动者的筛选和监管难度最大。

零工经济的平台方想要破解这个难题,58到家是尝试者之一。

据了解,58到家目前正在建立蓝领征信系统,对每一个进入平台的劳动者进行犯罪记录筛查、身份认证和体检结果验证,让每一个上门去消费者家中的“阿姨”和“维修工”都能“追根溯源”。

同时,消费者在58到家上下的每一单,都包含了家庭财产的安全险、人身安全险。

目前,58到家平台上有70万搬运工和上百万钟点工、月嫂,为保证给消费者提供标准化专业的服务,58到家在全国拥有14个培训学校,位于长沙的培训基地将于8月份建成。在培训体系上,58到家对每一个品类都制定了标准化的服务程序。

在保障消费者利益的同时,随着零工经济从业者的增加,他们的社会保障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记者从省社保局了解到,目前,自由职业者和全职“网约工”可以以灵活就业人员的身份,购买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

邓子纲建议,对平台依赖性弱的兼职人员,平台可给他们购买工伤险或行业险,同时,平台可与专业的人力资源机构合作,让其与全职“网约工”签订劳动合同,保障他们的正常劳动权益。

省人社厅劳动关系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随着新兴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不断涌现,劳动关系更趋复杂化、多元化,新生代劳动者在经济、民主、安全、环境等方面的需求日益增长。

今年下半年,省人社厅将探索建立劳动关系形势分析研判制度,加强对我省劳动关系运行的分析,成立省协商协调劳动关系领导机构,建立和完善劳动关系协商协调机制。

■短评

花样需求“唾手可得”

黄婷婷

家的温馨和可口饭菜不可兼得?线上预约厨师,到家制作大餐;厌倦了跟团旅游又没有时间和经验制定路线?旅游定制师在线一对一沟通,个性打造旅游路线……在美国,还出现了请人陪同出门透气、走路和运动的“遛人师”。

在零工经济的互联网平台上,似乎只有想不到,没有“搜”不到的服务。

可以说,这是人们消费升级催生出的“新花样”。零工经济的发展,让这些新服务更快更精准地“送达”到有需求的消费者身边。

人们的消费需求越来越细化,同时,人们的消费水平有了大幅提升,消费理念上越来越注重品质、服务和体验。商务部数据显示,“三驾马车”中,投资与出口对经济的贡献度逐年下降,消费逐渐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

这意味着,任何一个细分的新工种,一旦有了对接的平台,都将拥有巨大的市场潜力。

依托互联网平台的零工经济,可以集纳来自全球各地、体量庞大、类型多样的人力资源,给从业者发挥技能的空间,同时在细枝末节处迎合人们的花样需求,让消费升级催生出的服务变得“唾手可得”。

■链接

国外零工经济面面观

美国

职业咨询机构MBO Partners发布的《2017年美国自由职业者报告》中显示,零工经济在美国职业市场蓬勃发展。横跨不同人口、年龄段、性别、技能及收入层次的4100万自由职业者,已占据美国私有劳动力市场的31%,而且这个趋势在未来5年内仍将继续上升。

英国

2017年,英国保守党政府发起了一项经济调查,关注包括自由职业和无固定合同的零工经济从业者。这项经济调查表明,英国的零工经济年规模达60亿英镑以上,但很多零工经济从业者不仅没有社会保险保障,通常收入也达不到英国的最低工资标准。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2017年就职一周年的演讲中强调,英国政府将会改善现有的部分劳工政策,从而提高零工经济从业者的合法权益。

日本

今年1月起,日本政府放宽了禁止或限制员工从事兼职的规定。据日本求职公司Lancers Inc.的报告,不少公司对引进兼职员工持开放态度,今年有744万日本人至少打两份工,约占劳动力总数的11%,明显高于2015年的533万人。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