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瞧这群可敬的“红二代”
2018-07-21 08:17:39 湖南日报     [作者:徐亚平]     [责任编辑:曾璇]      字体:【

7月18日,平江起义纪念馆。 唐新民 摄

湖南日报记者 徐亚平 通讯员 徐云霞 徐敏

90年前的7月22日,彭德怀和滕代远等发动了平江起义。先辈们以热血和生命,为中国革命历史书写了辉煌,铸就了共产党人的担当和品格,锻造了高尚的红色家风。

平江起义90周年到来之际,平江县委组织部向参加过平江起义的老将军、老干部后代发出倡议,请他们讲述老一辈革命家注重家风家教的故事,得到了“红二代”的积极响应,收到书信文稿41件、照片200多幅。捧读这些质朴清新的家风故事,革命先辈崇高的品格风尚扑面而来,如指路明灯,照亮了“红二代”的人生之路,也照亮了千千万万人的成长历程。

“十年面壁图破壁”

“我爷爷欧阳文中将在世时,好读书,爱诗词,在诗词歌赋方面颇有心得。他曾说,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博大精深,传统家风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该择其精华,大力弘扬和传承。”欧阳文的长孙欧阳华告诉记者,“当年我出国留学,90岁高龄的爷爷把自己写的书《战斗的足迹》送给我,并在扉页上题词:‘勤奋学习好,生活自理强;吃苦又耐劳,不贪游戏场;诚心交朋友,互爱互相帮;提高警惕性,严防歪风狂;才力献祖国,中华民族扬。’我学成归国后,现在中船集团工作,为建设祖国强大海军而奋斗。”

欧阳胜英是欧阳文的女儿,历任国家电力审计局局长、国家电网总审计师。她深情地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感谢父亲教我们读书、做人、做事。”《会计师》杂志以“岁月洗练成就如画”报道了欧阳胜英勤学苦钻、成长为著名会计师和审计专家的事迹,以及她铁面无私、为国家挽回亿万元经济损失的骄人业绩。

现年38岁的曹一珊,是中纪委原常委曹瑛的孙女。平江县梅仙镇是曹瑛的老家。曹一珊介绍,她从小受到爷爷“勤读书、勤思考”的谆谆教诲。10岁那年,她写了《我最高兴的事》:“我爷爷今年82岁,我们一起给爷爷过生日。爷爷今天似乎特别高兴,眉头都舒展开了。他笑呵呵地对我说‘珊珊,来吃蛋糕’。1931年,爷爷被反动派捉进了监狱,一关就是5年。但他坚信共产党一定会胜利。‘文革’中,他又被‘四人帮’抓进了监牢,一关又是7年。但他仍充满了对祖国的热爱。我凝视着爷爷的皱纹,爷爷笑了。似乎,这是他最幸福的日子。”

曹一珊回忆说:“爷爷当时看了很高兴,说‘写得有意义,有文采。十年面壁图破壁,将来能学贯中西’。”曹一珊10多年寒窗苦读,后被美国名校录取,实现了爷爷学贯中西的期望。

“俯首甘为孺子牛”

将军子女头顶光环,他们在令人瞩目的岗位上工作吗?

“清晨,在北京军区陆军总医院里,一位穿着洁白工作服的护理员忙碌着:她轻轻地扫除碎纸,又拿起抹布把地板擦得晶亮;然后,去打扫厕所。时钟敲过7点半,她又为休养员送来热气腾腾的稀粥。”这篇《将军和他的孩子》描述的姑娘叫裴静华,是平江县“龙门一井三将军”之一裴周玉的二女儿。产科护士长夸奖裴静华:“护理员的工作比较琐碎,比较脏,也比较累,但她不怕劳累,不嫌脏臭。静华对工作从不挑拣,什么脏活都抢着干。便盆越是脏,她刷得越干净。她总说,我把环境打扫干净了,大家看着舒服,对病人的健康也有帮助。”

烈士后代要照顾吗?

80岁的涂明涛,是“平江惨案”中烈士涂正坤的儿子,在乡下干了几十年,曾任副乡长。他说:“我们一家,奶奶、父亲、姐姐、哥哥三代4位烈士。父亲牺牲时,我才9个月大。”

涂明涛的老伴余细华告诉记者:“我5个小孩分别在乡粮站、电站、供销社、工厂工作,有一个买断工龄、一个下岗。明涛从来不向组织开口,不找任何人。”

有困难为啥不向组织倾诉呢?涂明涛说:“妈妈教育我们,要公道正派勤俭,老老实实为党工作。我也是这样教育子女的。”

张忠是平江起义领导人黄公略的外孙,他说:“外公离开我们有80多年了。我们虽然没有见过他,但他影响着我们家族一代又一代人。我母亲黄岁新是新中国第一代计算机专业领域的责任编辑。她告诉我们,要像外公一样俯首甘为孺子牛,用生命做标杆,认真工作、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黄公略的外孙女张献华感慨道:“我们兄弟姐妹和配偶中有做医生的,有搞科研的,有做编辑的,有搞教学的,有做基层管理的。我们都在平凡的岗位上兢兢业业,收获着自己的快乐。”

“不给组织添麻烦”

李六如出生于平江县加义镇,曾任最高人民检察署党组书记、副检察长。对于个人得失,他总是置之度外。他在平江老家的儿子、儿媳一直务农。儿子带着烈士的后代去北京找父亲,希望父亲帮他在城里安排一份工作。李六如劝儿子继续回家务农,却帮烈士的后代安排了工作。他的儿子、儿媳也听他的话,老老实实坚守在老家,当了一辈子农民,直至清贫去世。

“人遗子孙以钱财,我遗子孙以清白。”开国上将李聚奎的女儿李卫雨回忆,“父母总对我们兄妹说,要夹着尾巴做人,注意影响。”

她坦言:“‘注意影响’4个字,是我们兄妹听着长大的,开始还有点抗拒,听多了,其中的深意也慢慢地悟透了。小时候认为:注意自己的言行,遵守纪律、遵守制度,按对的方式做,不让别人戳后脊梁,不给父亲抹黑,就是注意影响。长大了,‘注意影响’渐渐成为一种习惯性的、自然的思维方式。近年来,很多腐败分子被绳之以法,我们才悟到,‘注意影响’是父母对我们深深的关爱。领导干部对自己、对家人的所作所为一定要有要求,一定要有底线,一定要‘注意影响’。”

“方方,车是妈妈办公用车,不能为私所用。这是规矩,我们要模范执行。”彭德怀的侄女彭钢对私自要车的女儿袁方谆谆教诲。袁方称:“母亲一生正直坚强,像外公要求她一样严格要求我们,不给组织添麻烦。”

2008年10月24日,是彭德怀110周年诞辰纪念日。“应外公彭德怀老部下和多方面请求,母亲决定开一个小型纪念会。这次活动共花费20余万元,部队和外公当年的老部下提出分担活动费用,都被母亲谢绝了。她说:‘中央有规定和要求,纪念会是我为纪念伯伯举办的,经费应由我自理。’母亲用自己的工资存款支付了所有费用。”

钟水霞是开国少将钟伟的孙女。她在村里当民办教师时,曾去安徽找爷爷,想请他帮忙找份好工作。钟伟说:“不要走后门,那是可耻的。回去自己考大学,考不上就回家种田。”钟水霞牙一咬、脚一跺,回老家潜心学习,后来考上师范学校,当了公办教师。爷爷来信祝贺:“好孙女,你打了大胜仗,爷爷要给你庆功!”

“人皆因禄富,我独以官贫。”现年78岁的钟安屏是开国中将、独腿将军钟赤兵的女儿。她说:“父亲没给我们这些儿女谋取常人心目中的好单位。我爱人钟戈辉是开国少将钟伟的儿子,北大毕业后在长春制药厂工作了20年,1989年才转到北京制药厂工作到退休。现在我们全家8口人住着建筑面积80多平方米的房子,人均仅10平方米多点。”头发花白的钟安屏推了推眼镜继续说:“讲实话,是有些拥挤,但我们从小受父亲严格家教成长,不与人攀比。”

钟伟将军临终前,曾留下遗嘱:“我死后不必给我补发什么薪金;我的电视机与冰箱都作为党费上交给党;不要给我举行追悼会和灵前告别,把我的骨灰撒在平江天岳书院。”现在,这份遗嘱成了钟家的传家宝。

斯人已去,家风犹存。家风是盏灯,照亮前行路;家风是条路,陪伴奔光明。将军故里厚重的革命历史文化与红色基因,激励着老区百万干群同心同德,砥砺奋进。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