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新晃“画眉经济”期待一鸣惊人
2018-05-25 08:15:53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杨柳青]      字体:【

湖南日报记者 孟姣燕

新晃侗族自治县,被誉为“中国画眉鸟之乡”。

画眉鸟有什么“好玩”的?画眉鸟与新晃有什么渊源?画眉鸟之乡有怎样的来历?这一切都让记者好奇不已。

每逢初一、十五,新晃民间都有赶坳斗画眉的习俗。5月15日,正好是四月初一。一大早,记者前往当地最负盛名的鱼市镇华南村麻雀坳探秘。

“一鸟当先”好运到,斗鸟活动闹民间

车子在起伏的山峦间迂回穿行,林间的鸟鸣百啭千声。

行至盘山道路的交会处,忽然鸟声大作,响彻云霄。麻雀坳到了。

数十笼画眉鸟堆于坳中空地,已摆起架势。四邻八寨的鸟迷们围着鸟笼,把本来不大的坳子塞得满满的。

鸟迷们一边交流养鸟驯鸟经,一边品评着场上画眉的优劣。哪只相貌威武,哪只“歌声”嘹亮。天性好斗的画眉可没这般悠闲,他们在相互争鸣中已经“怒火冲天”“啵啵”的啄笼声,发出的是战斗的号角。

一场画眉的打斗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一只虎背熊腰,受人追捧;另一只虽然身材匀称灵秀,却不被看好。笼门抽启,双方飞扑而出,如有前世冤仇般迅速缠打起来。前者两片嘴甲咬合紧密,没有半丝缝隙;后者爪子如铁刺一般,苍劲有力。它们或狠啄对方双脚,或打“合嘴”,或互相抱头来回翻滚……十几个回合过去,耐力较好的灵秀者略占上风,若不是主人将双方分开,它们非要斗个你死我活。

斗鸟场面刺激紧张,呐喊助威声此起彼伏。斗赢者独享取胜后的荣耀,认为“初一得个好彩头”。

人群中有不少来自贵州的鸟迷,吴金鑫便是其一。“新晃山口好,鸟厉害,麻雀坳为最。”他告诉记者,自己从贵州玉屏县驱车近2个小时而来,就是为了让自己的画眉来麻雀坳一争高下,以“斗”出好身价。

“新晃民间有赶坳斗画眉的习俗,除了初一、十五民间自发的斗鸟活动,每逢三月三、端午、县庆日,协会都会组织大型斗鸟比赛。”该县画眉协会会长汪晃明说,因群众参与度广、参赛画眉档次高,新晃已成为湖北、贵州、广西、广东等地鸟迷们观摩选鸟、切磋技艺的向往之地。

侗家户户养画眉,画眉文化源远流长

“文武双全,秀外慧中。”讲起画眉鸟,新晃当地百姓滔滔不绝。

画眉叫声幽雅动听,堪称鸟中“歌王”。画眉爱山占山,因此天性好斗。

“画眉还是有灵气、有故事、寓意吉祥忠贞的鸟。”县文化馆馆长黄志清说,画眉被视为美丽和勇敢的象征,侗家人历来以养画眉为乐。长期的养雀斗雀换雀活动,形成了饶有趣味的民俗特色。

新晃出产的画眉毛色纯正,体格健壮,单是那靓丽的形体就很是吸引眼球。特别是鱼市镇华南村等,是优质画眉著名产地,很多能鸣善斗的画眉都出自于此。

记者走访鱼市镇华南村的侗寨发现,家家户户都养有画眉,少则一两笼,多则四五笼。“不仅仅是鱼市镇,新晃全县养鸟者保守估计有5000人。”县画眉协会会长汪晃明说,在新晃,鸟与人和谐共存,画眉文化底蕴深厚、源远流长,可追溯到数百年前,民间还有保留着的清代笼具。

在鱼市镇华南村村民吴志彬家中,一只精美的鸟笼挂于厅堂。“鸟儿住得比人好,吃得也比人好。”吴志彬笑称,养鸟快乐心情舒畅,闲暇时的斗鸟成为精神寄托;下地耕种,也会提着鸟笼随行,“听着鸟叫,干起活来带劲儿”。

作为留鸟而非候鸟的画眉,为何偏爱新晃山水?

“一方水土养一方鸟。”吴志彬指着自家对面的马道背、对门坡说道,画眉独爱海拔800米左右的小山头,新晃境内峰峦起伏,沟谷纵横,气候温和湿润,红豆杉等珍贵树种随处可见。这片原始森林,成为画眉栖息繁衍的乐园。

因画眉品质高、爱鸟群体广、文化底蕴深,2003年新晃被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命名为“中国画眉鸟之乡”。

鸟笼卖出千元价,画眉经济正觉醒

在新晃县城烈士公园旁,有家专营鸟笼的门面。老板龙永然自己编织鸟笼进行售卖,因为是传统手艺,他制作的鸟笼美观且质量好,在鸟友中口碑不错,远在北京的鸟友都慕名前来找他做鸟笼。

“以前一只鸟笼卖几十元,现在分档次卖,高的可以卖到一千多元,还可以根据装饰或材料定制生产。”龙永然说,现在鸟笼的订单已排到了下个月。

“事实上,鸟笼编织生产商在新晃并不多,本地的鸟笼主要来自贵州黔东南地区。”县画眉鸟协会会长汪晃明说,贵州丹寨县万达镇就有鸟笼编织户100余户,年销售额近300万元。

除了鸟笼,随着市场的活跃,鸟食的需求日益加大,湖北、山东、河南等地的鸟食占领了新晃市场,本地鸟食加工企业难觅其踪。

“没有形成产业”,当地百姓一边向记者感叹,画眉文化这一富矿如何能够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一边觉得“市场前景可期”,期待跃跃欲试。

“贵州剑河县的斗鸟节,吸引了大量游客,带动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汪晃明说,新晃应提高斗鸟比赛的办赛水平和规格,吸引全国各地更多鸟迷前来,使民间传统的斗鸟活动提升成为品牌节会,通过将画眉鸟文化资源与旅游相结合,扩大“中国画眉鸟之乡”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从而带动产业发展。

人工繁殖有待突破 ,画眉产业化前景可期

画眉能否实现产业化发展?新晃侗族自治县委书记梁永泉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告诉记者:“随着市场需求的增长,画眉产业化,需要政府引导,也需要资本介入。”

“画眉产业化首先不能与生态保护矛盾。”梁永泉表示,尽管新晃的画眉鸟资源稳定充足,但群众的爱鸟护鸟教育意义重大。

“新晃有只画眉被澳门收鸟商出价12万元,然而利益的驱动并没有让新晃百姓滥捕画眉鸟。”汪晃明告诉记者,贵州凯里优质画眉绝迹已是前车之鉴,可喜的是,“三春之鸟归山林”的爱鸟意识已越来越成为新晃百姓共识。

其次,要做好文化的文章。“画眉鸟文化值得挖掘。”梁永泉说,在侗乡,鸟人共存,有独特的民俗魅力,应当搭建平台,让更多人关注画眉鸟,吸引人气,让新晃成为画眉鸟文化交流中心,变“中国画眉鸟之乡”为“中国画眉鸟文化之乡”。

梁永泉指出:“还有一个关键的技术问题,就是画眉鸟的人工繁殖。”

目前,国内画眉人工繁殖正在试验阶段,只有一些模拟野生环境下成功繁殖的零星报道 ,且没有一家能够工厂化大批量繁殖。梁永泉说,天鹅、鸵鸟等鸟类都已实现人工繁殖,画眉人工繁殖终将会有突破。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