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缪伯英: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
2018-04-16 07:22:45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谭思敏]      字体:【



缪伯英 (资料照片)



缪伯英,一个载入党史的名字。

她的生命只有30个春秋,但她用生命书写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的壮丽“春秋”。

1899年10月21日,缪伯英出生在湖南长沙县的一个世代书香门第家庭。她的父亲缪芸可曾在湖南省教育司供职,致力于“教育救国”,尤重妇女教育,参加创办过好几所中小学校和女子职业学校。在父亲的教育和影响下,缪伯英从小就喜欢读书,并于1917年7月以长沙地区考分第一名的成绩,考取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理化系。不满20岁的缪伯英,奔赴北京读书,开始走上了新的历程。

缪伯英到北京不久,就结识了正在北京大学文科政治系学习的何孟雄。在何孟雄的介绍下,缪伯英经常去北大聆听李大钊的唯物史观、工人的国际运动、社会主义、女权运动史等课程,成了李大钊的忠实学生。1920年3月,在李大钊的倡导下,北大进步学生邓中夏、何孟雄、高君宇、罗章龙、李骏、朱务善等19人发起成立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不久,缪伯英经何孟雄介绍加入该会。9月,李大钊、张国焘、罗章龙、刘仁静等人在北京成立了共产主义早期组织北京共产党小组。接着,又成立了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缪伯英是最早入团的成员之一,参加了10月间在北大学生会办公室举行的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大会。为了充实力量,北京共产党小组从青年团员中吸收了缪伯英、何孟雄、高君宇、邓中夏、李骏等5人入党。缪伯英就成为当时北京地区唯一的女共产党员,也是我国早期共产党组织中最早的一名女党员。

入党之后,缪伯英一直战斗在工人运动、妇女运动和学生运动的第一线,在白色恐怖下,日以继夜地为党工作。1921年8月,缪伯英与何孟雄结婚。婚后,他们一面读书,一面从事革命运动,被同志们称为一对“英”“雄”夫妇。

1923年2月,震动全国的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爆发,担任中共北方区委妇女部部长的缪伯英,与何孟雄、高君宇、罗章龙、李梅羹等人,全力以赴地领导京汉铁路北段的总罢工。为了揭露军阀政府残害工人的暴行,缪伯英与几个同志秘密在北京骑河楼编印《京汉工人流血记》等宣传品散发,还到长辛店等地组织救护受伤的工人,募捐援助失业工人的家属。她不辞辛劳,四处奔走,在革命的熔炉中,锻炼得更加成熟了。

1925年1月,缪伯英、何孟雄夫妇来到省会长沙。不久,何孟雄返回北方,指导京绥铁路的工人运动,缪伯英则仍留在长沙,开展湖南妇女工作。她指导和发动群众运动,成立了女子宣传队、女子纠察队和女子募捐队,奔走于大街小巷、车站码头游行示威。她作为妇女界代表参与领导了驱逐军阀赵恒惕、迎接北伐军入湘的斗争。后来北伐军与吴佩孚部激烈交战时,缪伯英亲率湖南学生慰劳队、红十字救护队和女子宣传队,赴前线慰问,救护北伐军伤兵,发动群众响应国民革命。

1927年10月,党组织调何孟雄、缪伯英到上海工作。缪伯英任中共沪东区委妇委主任。何孟雄则先后担任中共江苏省委委员、省农委和军委负责人、沪东和沪中区委书记等职。缪伯英在华夏中学谋得一个公开的职业,担任物理教员。为了便于开展秘密工作,她化名廖慕群。此时的上海被白色恐怖笼罩,在恶劣环境中缪伯英依然不忘自己身上的重担,千方百计开展革命工作。紧张的革命工作,艰苦的生活环境,把缪伯英本来就不强壮的身体拖垮了。

1929年10月,缪伯英突发伤寒住进了医院,因抢救无效,溘然辞世,时年30岁。缪伯英在病危时,对何孟雄说:“既以身许党,应为党的事业牺牲,奈何我因病行将逝世,未能战死沙场,真是恨事!孟雄,你要坚决斗争,直到胜利!”年轻的革命战士,告别了她未竟的事业、抛下一双儿女走了。可惜的是,3个月后,她的丈夫何孟雄也被国民党杀害于上海龙华刑场。

(执笔:省委党史研究室 肖湘娜 湖南日报记者 孙敏坚 整理)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